館 藏 編 號 :C015840
音樂出版號:CDC 5 56972 2
演 出 者:

拉圖 Rattle
柏林愛樂

Title 
馬勒
第10號交響曲




摘自 博客來網路書店

馬勒原來採用五樂章型式譜寫「第十號交響曲」,不過寫完第一樂章後就
提早撒手人寰,因而留下了相當多的爭議。後世的指揮明顯分為兩大派,
一派認為只有馬勒親筆的第一樂章才真正替馬勒「明志」,所以灌錄全集
時只錄第一樂章;另一派則是接納英國音樂學者庫克的「五樂章完整版」
,在馬勒冥誕100週年的1960年演奏,不過庫克自己先後就改編出
三個版本出來,指揮們則看自己的認知而定。早在七○年代,拉圖剛在伯
明罕市立交響樂團奠定根基之始,五樂章的馬勒「第十號交響曲」就是他
頻頻演奏的曲目之一,還有錄音傳世;而現在在確定接手柏林愛樂之際,
拉圖還是利用這首交響曲培養他與柏林愛樂的默契,同樣地有音出現。當
然,經過二十幾年,拉圖的指揮技藝自然更加純熟,客觀來說柏林愛樂的
整體水準比起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也好上一大截,因此這張唱片能囊括許
多大獎,不是沒有道理的。(文/徐鵬博)

一直以來,馬勒專家們很少會深入這首有如聖經一般的「第十號交響曲」
,不管是伯恩斯坦、華爾特、卡拉揚等人,馬勒第十號交響曲似乎是一個
專家的禁忌,就如同「死亡」一詞對馬勒一樣,這是一個不容觸碰的痛點
。然而,如今,第一次有一位鑽研馬勒多年的指揮家,進入這套樂譜,並
且大膽的採用一份由後世作曲家共同商討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馬勒第十
號交響曲在他生前只完成了草稿,但這份草稿卻是一份完整的、從頭至尾
的草稿。創作這首交響曲時,正是馬勒心情最複雜的時刻,他的第八號交
響曲剛首演大獲成功、卻偏偏發現妻子與著名建築師葛洛皮勒斯的情愫,
他為挽救婚姻還特別前往荷蘭求助於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就因為這樣,
第十號交響曲才沒有機會從樂念已經完整的草稿完成為管弦樂配譜完整的
樂曲。

音樂學者德瑞克.庫克依這份草稿所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歷來就被視為
最接近馬勒原意的續作。在一九六零年,這份續成稿在廣播演出之前,被
馬勒遺孀艾瑪出面阻止,並發出禁令,命人從此不得演出此作。但在她死
前,她無意間聽到這份續成譜,感動之餘,撤消了自己的禁令。這位同樣
擁有作曲家身份的遺孀所作的決定,肯定有相當的意義,這或許證實了庫
克的續作真的有其可信度。

在這首交響曲中,我們聽到許多感人而私密的感人心聲,像是詼諧曲樂章
中,我們聽到一段圓舞曲,馬勒在最後的鼓聲上方樂譜寫道:艾瑪,只有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份樂譜經過拉圖與作曲家戈許密等人共同商討完
成,由他指揮柏林愛樂演出,打破了知名樂團和指揮不演奏此曲的禁忌,
讓我們終於有機會聽到這整份樂譜完整的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