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16067
音樂出版號:CDS 5 57173 2
演 出 者:

蓋爾姬兒
阿藍尼亞
倫敦柯芬園皇家歌劇院

Title 
托絲卡
歌劇電影原聲專輯





摘自 CDHI網站 石雄智

也只有當我們同時對音樂與電影有強烈欲望時,才能相互撞擊出亮麗的
火花。

繼義大利的維斯康提、日耳曼的卡拉揚、及盎格魯薩克遜的羅西之後,
法國人似乎是對將歌劇拍成電影最感興趣的民族。從五年前轟動一時,
由弗德烈克.密特朗(Federic Mitterand,法國前總統密特朗之姪)利用東
方旖旎風景與異國情調拍攝的《蝴蝶夫人》,無心插柳地捧紅了黃英,
到1999年由法國出資,在歐洲以外的地區沒沒無聞,由明考夫斯基
指揮,威廉克萊恩拍攝的韓德爾的神劇《彌賽亞》。在21世紀的第一
年,我們看到了從六、七○年代崛起的法國名導演班諾瓦.賈科,與當
今歌劇界令人矚目的銀色夫婦阿藍尼亞與安琪拉,和老牌男中音萊蒙地
合作的普契尼著名的劇碼《托斯卡》。這對不論是歌劇迷或法國電影迷
,都不啻為一項好消息。

不過,什麼是歌劇電影?顧名思義,可解釋成將歌劇電影化,也就是利
用電影的角度,搭配歌聲來拍攝歌劇的故事。這和直接從舞台上拍下來
一場歌劇的實況演出並不相同。

我們可以再嚴格一點來看,比較卡拉揚的《波西米亞人》、《蝴蝶夫人
》或《卡門》等和羅西的《唐喬凡尼》,前者可說是錄製成影片的歌劇
(縱使其場景並非搭在舞台上),後者才是真正電影化的歌劇電影。雖
然卡拉揚的製作已懷有超越歌劇舞台單向角度限制的野心,企圖拍攝出
比表演實錄片更劇情化的「歌劇電影」,不過卡拉揚終究未脫表演紀錄
的框架。特別是當音樂缺少魅力的時候,一切變得比直接觀賞舞台演出
還要更難耐。

在「歌劇電影」裡,我們不一定需要非常完整的背景與裝潢,看到的也
不只是有場景角度的運用、鏡頭的切換、畫面的架構與演員細部的表情
等而已。更重要的是導演並非純然地詮釋作品、詳細地交待、搬演出整
個故事發展即可,他更需要藉由電影的美學與技巧,帶出劇情的張力、
抽象的音樂韻律、與讓聲樂家平面的歌唱動作活出來。而班諾瓦.賈科
的《托斯卡》,正是最新一部傑出的歌劇電影。

托斯卡》是普契尼四大歌劇中,故事主線與場景都最清楚明瞭的一個。
強大卻簡單的戲劇性、個性刻劃分明卻數量少的主角。也正因為如此,
《托斯卡》擁有比其他歌劇更優於拍攝成電影的條件。第一幕的教堂,
第二幕在斯卡皮亞的處所,第三幕的行刑場,這些實景都容易取得,不
像Leos CARAX在拍攝《新橋戀人》時,為了無法躲避的觀光客與車輛
,只好到南部的Montpellier郊區,建造一模一樣的巴黎塞納河兩岸建築
物正面。

場景雖易得,班諾瓦卻處理得相當獨特。所有的鏡頭,他都唯美地採用
了古典金三角的均衡架構與色彩美學。他追隨了盧米埃兄弟的光影遊戲
(這也是法國繪畫、攝影與電影的傳統);第一幕幾何性的教堂強烈的
對比著聖潔的光明與吞沒人的黑暗,如果說卡拉伐多西是個光明磊落的
漢子,斯卡皮亞就是難以對抗的惡勢力。而我們在托斯卡鮮黃的長裙托
曳下,班諾瓦端出最豐盛的視覺享宴。第二幕在斯卡皮亞的掌控下,班
諾瓦將場景調成幾近全暗的黑,只閃爍著壁爐中火焰的微光。安琪拉換
上一身另人不禁聯想到「倩女幽魂」的朱紅長袍。而這「紅與黑」巧妙
的共呈,班諾瓦傳達的是斯湯達爾的欲望與罪惡。不過「紅」更帶表了
熱情,於是我們在〈為了藝術為了愛〉這一曲,才藉由火紅的烈焰中看
清楚了托斯卡的臉龐與堅定的意志,拿起那把原本已沾上牛排鮮血的餐
刀(隱喻斯卡皮亞足下的亡魂),刺進斯卡皮亞的心臟。第三幕中,班
諾瓦更拍案叫絕地運用那似乎代表希望的黎明殷藍光色,及遲遲未見昇
起的曙曦,預示了托斯卡一切成空的等待。行刑的過程,我們看到托斯
卡幾近歇斯底里的狂喜,與她在卡拉伐多西應聲倒地後的絕望與瘋狂的
悲傷。而太陽最終昇起在托斯卡跳下城牆的那一刻。

除了精美的畫面與設計之外,班諾瓦還將錄音實況巧妙地穿插在影片當
中。特別是在每一位歌劇演員的出場處,我們最先看到的,是他們在錄
音室裡的演唱神情,讓人想到關錦鵬的《阮玲玉》。這裡不得不提的是
班諾瓦對安琪拉的出場設計經典而別出心裁:在阿藍尼亞第一次唱到「
托斯卡」這名字時,畫面由教堂轉換成安琪拉在錄音室中宛如畫像的側
面特寫,美麗而又純真,讓人永遠難忘。另外,在許多純管弦樂的行進
處,班諾瓦或用來介紹場景,或使用行進的畫面,並沒有硬塞進任何其
他牽強的詮釋。只不過,太多的鏡頭切換,與一些不必要的場景鏡頭(
例如在唱到那口井時,畫面就帶出一口類似貞子爬出來的井),讓音樂
的表現力大打折扣。而過度特寫歌手演唱的神情,除了讓觀眾看出歌手
對嘴對得很辛苦外,音樂的內容也變得單調起來。

提到對嘴,不少觀眾,特別是有過現場歌劇聆賞經驗的觀眾,常常無法
調適歌手們近鏡頭對嘴唱歌的畫面。這也是歌劇電影與現場演出的最大
不同,對歌手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他們多半是劇場而不是電影演員,
一般演出中,肢體動作遠比面部表情來的重要。從這一點來看,萊蒙地
是老手,他的卡斯皮亞拿捏的相當不錯。班諾瓦並沒有要將卡斯皮亞塑
成戈比演的壞到骨子裡那般,因為這樣一來,他因為托斯卡而心軟的那
一部份有些說不過去。阿藍尼亞的卡拉伐多西相當自然,不過他和安琪
拉之間愛情的互動,不知是否兩人已是老夫老妻而沒那麼生動。對觀眾
而言,看一對夫妻演愛情戲也沒什麼趣味,特別是兩人的接吻鏡頭不斷
。安琪拉的表現相當讓人驚豔,除了刺下那一刀的部份,她是一位相當
有可塑性的歌劇演員。

但既然歌劇成了電影,聲樂還重不重要呢?電影面對的觀眾遠比到歌劇
院觀賞的人數多了許多倍。根據法國票房的統計,《托斯卡》在上演第
二個星期後,便近有八萬名觀眾欣賞過這部影片。想想八萬名觀眾,就
算在全世界最大的布宜諾賽利斯歌劇院,也要場場坐無虛席,也要阿藍
尼亞與安琪拉連續唱個20天不休息才能達到這個數字。然而這八萬名
觀眾每一位都是聲樂迷嗎?就算是歌劇迷前來觀賞,電影院裡的音響設
備也難以展現理想的音場。所以當阿藍尼亞的嗓音開始出現難聽的聲音
,凝聚力開始渙散時,大多數觀眾注意的,還是安琪拉向萊蒙地刺下那
一刀時,那接近可笑的不真實感。所以若要評論聲樂技巧,還是留給聲
樂專家在聽CD的時候來評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