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17382
音樂出版號:5 57853 2
演 出 者:

傑利畢達克
慕尼黑愛樂管絃樂團

Title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
天方夜譚





摘自 博客萊音樂館


在愛樂者的心目中,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交響詩「天方夜譚」
只是一首再通俗不過的樂曲。但是在指揮家和樂團的心目中,
這首尋常可以聽到的作品,其實卻是音樂史上最高難度的管絃
樂曲之一。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問題,主要出在林姆斯基高沙可
夫在配器上採用了許多個人而創新的手法,而且幾乎是總譜每
翻一頁就出現一些,讓指揮家每一頁都要頭痛費心去思考如何
處理這樣的問題。也因此,歷來凡是能將此曲指揮得活靈活現
、超凡入聖的人,都會在指揮史上留下美名。其中史托可夫斯
基,一生灌錄此曲不下六次,就因此贏得了「指揮棒上的魔法
師」之譽,更讓許多後進指揮家在詮釋此曲時一一效尤。不過
,這是在他們沒聽過傑利畢達克的指揮之前。

早在傑氏指揮司圖嘉特廣播交響樂團灌錄此曲的錄音問世時,
他那讓人迷惑又陶醉的新觀點就已經讓許多愛樂者和指揮為之
神往。而在這份一九八四年的慕尼黑愛樂現場演出中,他們的
合作則又另創新局。傑氏依例在他晚年的指揮中放慢了此曲的
演出速度,慕尼黑愛樂的所有團員則宛如出自他大腦牽動的演
奏木偶一樣,細膩地吹奏每一個和聲和獨奏樂段。

不同於德國藝術沙文思維的推論,傑氏心目中最好的十九世紀
配器作曲家中,俄國人居於首位、其次則是義大利人和法國人
,德國作曲家如布拉姆斯、舒曼之流並沒有排在前三。而傑氏
自己因此在指揮柴可夫斯基、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上往往也因此
別具慧眼和用心。對於林姆斯基的整體作曲才華傑氏雖不賞識
,但在指揮到這首天方夜譚時他總是嘴角帶著一絲淘氣的笑容
說:這麼笨的作曲家居然寫得出這麼出色的曲子。傑氏曾在慕
尼黑大學演講時提到此曲:聆聽音樂只有任憑直覺去感受,而
不應受到外在的任何附會去感受其中的真實美感。如果有人覺
得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太過甜美,那就是患了音樂會的糖尿病。
而這份誠摯動人的演奏,則是傑氏開給這些音樂會糖尿病患者
的音樂胰島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