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17384
音樂出版號:5 57855 2
演 出 者:

傑利畢達克
慕尼黑愛樂管絃樂團

Title 
蕭士塔高維奇
第1, 9號交響曲





摘自 博客萊音樂館


對很多負責詮釋音樂的音樂家和聆聽的觀眾而言,很難純粹單
獨就一首音樂作品的美學價值去審視它,而不去考慮其創作者
創作此曲的過程、背景、心態和時代氛圍。有很多指揮者因此
選擇迴避了納粹時期為納粹創作的作曲家作品、也有很多指揮
因此在一九七二年蕭斯塔高維奇過世前,因為誤以為他是蘇維
埃政權同路人,而選擇無視於他眾多傑出的交響作品。像指揮
家蕭提就是這樣,雖然曲目廣泛,但他對蕭氏的態度一直到蕭
氏的自傳「證言」在他死後問世發行,讓他許多作品中表面看
似順服的樂念被解碼出來,展現他作為一位藝術家的誠實企圖
後,蕭提才在晚年將蕭氏交響曲納入演出曲目中。至於傑利畢
達克的作風則不同,他雖然出自同為共產國家的羅馬尼亞,並
因此出走西歐流亡終生,但他卻不因意識型態的不同迴避蕭氏
作品,相反的,本片這兩首交響曲從問世以來就一直被他納入
指揮曲目中,他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在音樂美學上,這是兩首
傑出的作品。

這兩首作品,分別寫於蕭氏因為第四號交響曲和穆森斯克郡的
馬克白夫人爭議出現後,樂風逆轉之前和之後,但是作品中爭
議處,卻是同樣的不可避免。第一號的問題不在政治意識,而
在古怪的配器,尤其是第二樂章最後開始出現的鋼琴、三角鐘
和小鼓。尤其是後者,許多指揮家都因為風格太過古怪,將之
刪去【泰米卡諾夫】、而傑氏則採取將其音量減小的作法,這
讓他的這份詮釋在蕭氏交響曲詮釋史上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第九號交響曲是蕭氏在戰後完成最具爭議的作品,這次的爭議
在於他表現得太過屈從,但是在一九九零年傑氏詮釋此曲時,
蕭氏在曲中夾帶的反諷史達林的樂念已經透過許多研究文獻浮
現了,傑氏在這份現場演奏中,要將這些潛藏的樂念表現得讓
台下的聽眾瞭解、卻又不能違逆作曲家當初完成此曲時的意圖
(不能為人所知),那就是一種極高的難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