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17386
音樂出版號:5 57857 2
演 出 者:

傑利畢達克
慕尼黑愛樂管絃樂團

Title 
義語歌劇序曲




摘自 博客萊音樂館


指揮家傑利畢達克與聲樂作品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處於愛恨的
兩極。他非常喜歡指揮有聲樂演唱的作品,只要是有幸看過他
指揮聲樂作品彩排的人,都會被他對聲樂技巧的了解和對歌手
的支持所震撼。不過,這只限於舞台上指揮的聲樂作品,對於
歌劇,他卻是感到非常不耐的,原因不外乎歌劇所要牽涉的參
與者和事務太多,已經離音樂演出太遠了。他曾說,光光指揮
樂團就已經讓指揮家左支右絀,要是再加上歌劇演出所要面對
的種種問題:傲慢的歌唱家、不懂音樂、卻偏偏權力慾大得要
命的製作人、還有到處跳來跳去的芭蕾舞者,這結果所製造出
來的音樂怎可能教人滿意。

年輕時的傑利畢達克也嘗試過指揮歌劇,可是所遇到的歌唱家
總是教他失望,這讓他中年以後就望歌劇而怯步。而對於義大
利歌劇他更是頗有微詞,雖然對這些音樂極為欣賞,卻沒有辦
法忍受當代義大利歌劇演出的傳統。尤其是劇中對於女高音和
男高音的抬舉已經到了超過音樂而如同偶像般的待遇,讓他深
惡痛絕。他就說二十世紀末幾位知名男高音簡直就是歌唱運動
員,完全不懂音樂。這樣的話都是出自一位對音樂要求幾近潔
癖、完全不妥協的指揮家口裡,其原因當然是出自對於音樂近
乎完美的理想所產生的,但還不只如此,還包括了一位音樂人
對於所謂音樂的哲學觀念,在傑氏的心中,音樂之至美是當人
融入音樂中後,產生的無我、無樂的狀態,但是歌劇因為有劇
本的限制,終究不能到達這個地步,而始終讓聽者和演奏者被
劇情牽動。也因此傑氏後來所指揮的聲樂作品幾乎都只限於像
莫札特、布魯克納的彌撒和布拉姆斯的安魂曲。因為這些作品
中雖有歌詞,卻都是免除了人世情感、人性共通的崇高層面。

因為這樣,我們唯一能聽到他與義語歌劇的演出就只有這些歌
劇作品了,而他自己也相當喜愛這些樂曲,因為這些曲子正是
古典和浪漫時代的代表作。他曾說過:在羅西尼序曲和布魯克
納交響曲之間,不管你能夠從何者中獲得提昇,那都會是一種
超越世俗的性靈提昇,無分軒輊。而一如往常,被傑氏樂念所
沾染過的音樂似乎就會褪去那流俗的息氣,重新煥出讓人耳目
一新的光彩,就連片中最廣為人知的威廉泰爾序曲中的清晨和
騎兵樂段也不例外地一洗其被人戲謔引用的舊標籤,重獲給人
體會音符在作曲家創作當時的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