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1024
音樂出版號:276.326.1491
演 出 者:

隆信真
隆愛真
Long Duo

Title 
Mozart to Mexico




摘自 水晶格格閨房部落格

數過來自同一位母親的心跳節奏,併肩讀過太平洋寫在花東海岸的旋律,隆氏姐妹的默契,在生命最初就已經形成。曾獲美國艾利斯雙鋼琴大賽首獎、全美音樂獎、美國現代作品最佳演奏獎,隆信真、隆愛真聯手呈現雙鋼琴合一且抗衡的多變風貌,醞釀1+1>2的浪漫。

隆信真、隆愛真姐妹自1997年以優異表現獲得美國國家音樂學會聯合會舉行的Ellis Duo Piano Competition首獎,打破這個項目從缺六年紀錄;同年,再度連袂拿下American Music Award頒發的美國現代作品最佳演奏獎,從此兩姊妹聲名鵲起,美、亞各國的演出邀約不斷。

隆氏姊妹的演出曾被艾利斯雙鋼琴大賽主任評審委員尼爾森先生Allison Nelson讚為:「頂級的演出,散發出渾然天成的平衡感。」美國首府華盛頓郵報的樂評亦讚譽二人「開創了雙鋼琴演奏的新境界」。

摘自 My Music Park音樂公園有限公司

享譽國際的華裔雙鋼琴家隆信真與隆愛真,1997年榮獲美國音樂協會聯合會舉辦的全美艾利斯雙鋼琴比賽首獎後,隨即又獲得美國現代作品的最佳演奏獎,樂評家並以「成功結合音樂意義、精準技巧與高尚透明度的演奏」高度讚揚隆氏姐妹。此後各方邀約不斷,每年於全美各地、歐洲、亞洲舉辦的音樂會超過三十場,至今持續創造許多精采演出紀錄,以及電台的轉播與報導,包含知名的國家公共廣播電台與達拉斯WRR古典音樂台。《華盛頓郵報》更讚賞「隆氏姐妹開創了雙鋼琴演奏的新境界」。

隆氏姐妹的近期演出,包括卡內基獨奏廳、林肯中心愛麗絲特莉廳、達拉斯美術館、菲立普畫廊、華盛頓大使館音樂會系列、查爾斯頓國際鋼琴音樂會系列、布蘭諾交響樂團與拉瑞多交響樂團的系列演奏會、加拿大卡城演奏廳、中國武漢與瀋陽音樂廳等地的表演。此外,隆氏姐妹曾經回台參與國家音樂廳舉辦的「傑出華人系列」,也於2005年受邀舉辦巡迴音樂會。

除了在雙鋼琴領域的亮麗表現,隆氏姐妹也各有傑出的獨奏事業。

畢業於寇帝斯音樂院的隆信真,師事賀蕭斯基、富萊雪、傅聰、葛拉夫等名師。她曾是克里夫蘭國際鋼琴大賽、卡薩德煦國際鋼琴比賽、青年鍵盤藝術家協會國際比賽的贏家,個人演奏的足跡遍及中美洲、東南亞、法國、比利時、瑞士以及美國各地,令人矚目的表演經驗則包含芝加哥拉維尼亞夏日音樂節、法國楓丹白露音樂節與台灣的總統府音樂會等。另外,她也曾與許多知名樂團合作,如巴爾地摩交響樂團、墨西哥國家交響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法國茱拉交響樂團、拉瑞多交響樂團、紐約阿姆斯特丹管絃樂團等。她的演奏猶如美國雜誌《唱片指南》所形容的「在許多層面都有令人驚訝的表現」!

師承沃登斯基、維亞爾多、徐頌仁、卓靜純(隆氏姐妹之母)的隆愛真,畢業於北德州大學音樂博士班,並獲得該校「最佳論文獎」及「最佳演奏獎」。她曾是美國東南州立奧克拉荷馬大學的駐校藝術家,並於堪薩斯州泰博學院與麻薩諸塞州西原州立學院擔任副教授多年。近年來,隆愛真與亞裔美國青年管絃樂團於達拉斯邁爾遜音樂廳演出,也與達拉斯室內樂團合作。她曾獲得的大獎包括金斯維爾國際青年演奏家比賽、夏曼交響樂團獨奏比賽的首獎,以及米德蘭奧德賽交響樂團舉辦的全國青年藝術家比賽等。 除了致力於獨奏及雙鋼琴的事業發展,隆愛真還活躍於室內樂、現代音樂以及其他領域,也曾在美國與台灣演出。在波蘭,她的演奏被稱為「充滿難得的靈活性與音色、明確的韻律感和創新的想像力」。日前,更為台灣十方書有限公司翻譯Franz Mohr 所著的《與鋼琴大師為伍》 。

摘自 自由電子新聞網 2004年 6 月 15 日

當我們看到台灣來的音樂家﹐在林肯中心﹐或在卡奈基音樂廳演出時﹐我們心中常常感到很驕傲。這些音樂家其實是台灣值得炫耀的‘產品’﹐很多時候﹐也是我們可以閃過‘政治’因素﹐而提出‘台灣’這個名稱﹐毫不氣餒的時刻。

但是當這些演奏者﹐在舞台上享受掌聲時﹐有多少人想到﹐他們要站在台上分享他們的才藝﹐是走過多少辛苦路﹐集合多少家人的心血才得到的。

參與籌劃並演出這次‘ Taiwan Connection 2004: Music and Musicians from Taiwan’節目的隆信真﹐就是一位傑出的鋼琴演奏者。是在花蓮長大的花蓮人﹐與妹妹隆愛真是這次音樂會裡﹐雙鋼琴演奏節目的一對姐妹。

隆信真與隆愛真在一九九七年時﹐得到美國Federation of Music Club主辦的雙鋼琴演奏比賽第一名。這是這個每四年才舉辦一次的大賽裡﹐八年來第一個第一名﹙以前從缺﹚。當時華盛頓郵報 (Washington Post) 曾稱讚她們‘給予雙鋼琴演奏新生命’。她們也因為這項榮譽﹐得以享有主辦單位提供的﹐兩年為她們經紀演奏會。

這其實是一項很不容易得到的獎﹐因為彈雙鋼琴﹐本來就難﹐尤其兩位演奏的人﹐要有一樣高的水準﹐還要加上完美的默契﹐才能演奏得好﹔以前得這項大獎的﹐幾乎全是夫妻檔﹐從未有過姐妹得到這個獎。最難得的是﹐住在新澤西的信真﹐很少有機會與住在德州的愛真練習﹐而她們居然還可以衝破‘玻璃門’﹐抱了這個大獎回家。

信真開玩笑的說﹕‘主辦單位大概認為我們不像夫妻一樣﹐會鬧離婚﹐因此就把這個大獎給我們了﹗’ 其實這是信真一向的態度﹐總是很謙虛。她家四個姐妹﹐從小都是身為鋼琴老師的母親教導的﹐她的母親嚴格的教導﹐啟發了她及愛真自小認真學琴的毅力。雖然兩人所受的音樂訓練不太相似﹐但是出色的表現是相同的。

隆信真小學二年級時﹐她母親覺得她需要去台北與更好的老師學習﹐但是二十多年前﹐從花蓮到台北是一段遙遠的路﹐坐車、換車、又坐火車﹐往往一趟路就耗去十個小時﹐她又會暈車﹐因此每次的奔波都很辛苦。雖然當時台北花蓮有飛機﹐但是機票錢是不小的負擔﹐因此她的父母就想出一個方法。就是一個父母先坐車去台北﹐另一個父母再從送她一個人上飛機﹐從花蓮飛到台北﹔那個在台北的再去機場接她﹐帶她去上課﹐然後再送她到松山機場坐飛機回去花蓮﹐由花蓮的那個接回家去。雖然這樣的方法省了一張機票錢﹐但有一次卻因為飛機飛出松山機場後﹐因為天氣的關係又折回﹐而她的爸爸送她上飛機後﹐已坐車回花蓮了﹐結果才小學二年級的隆信真被趕出機場時﹐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在台北街頭流浪了一陣子﹐才被警察帶到派出所‘保管’。

信真每講到從小父母犧牲自己給她的栽培﹐就會感慨又感激的久久說不出話來。

當年她想出國再接受更好的音樂教育時﹐剛好教育部取消了天才兒童保送辦法﹐因此雖然她曾得了兩次全省鋼琴比賽第 一名﹐仍得千辛萬苦的﹐自己想辦法出來做小留學生。

她先在費城的Curtis 讀 College﹐再進Peabody( 琵琶音樂學院 )取得Master學位。在Peabody時﹐受教於Leon Fleisher﹐因為表現不錯﹐留下來在Peabody繼續教書。

但是卻在那時﹐因為回台灣參加蕭邦音樂比賽時﹐得到傅聰的賞識﹐邀她去英國與他全心學了幾個月的鋼琴。雖然因此放棄了Peabody的教職﹐隆信真仍是覺得那是一段很值得的學習經驗。

傅聰的教法﹐跟西方音樂家不同﹐譬如他會用畫畫裡留白的觀念﹐比喻談琴時﹐段落的重要﹔用中國的詩詞﹐啟發她想像音樂裡的意境。跟傅聰學琴﹐給了她一個音樂廳堂的新窗戶﹐到後來許多年﹐都還受用不盡﹐在她後來彈蕭邦、德布西、拉斐爾作曲家的作品時﹐有很大的幫助。

這次音樂會的開場﹐就是信真、愛真姐妹彈奏拉斐爾(Ravel)的舞曲﹐雖然只是十分鐘的曲子﹐卻像個豪華大舞會的開始一般﹐很盛大、引人。

她們還要再彈奏一首Bartok 的Sonata for two piano and percussions。這是號稱二十世紀最好的﹐也是最難的雙鋼琴曲子﹐它的難度在於每一音節九拍裡﹐常常切分成不規則的節奏﹐對於兩個人﹐要配合得完美而彈奏的雙鋼琴﹐實在是一大挑戰。

不過﹐這對姐妹﹐好像是天生的鋼琴演奏者﹐很多難的曲子﹐在她們手中﹐總讓人有‘彈指間’﹐弦音裡已帶來了動人的樂曲了。

隆信真與隆愛真這對雙鋼琴姐妹﹐只是很多在美國已立足的台灣音樂家之一﹐她們的經歷﹐也許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故事。但是從這些小故事裡﹐卻也讓我們看到音樂家的訓練不易﹐台灣能有這些散居各地的‘寶’﹐實在是該好好珍惜﹐台灣人也應該盡量支持他們﹐讓他們用舞台下的掌聲﹐為我們的台灣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