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197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霍洛維茲

Title 
霍洛維茲
1986年柏林傳奇音樂會現場錄音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睽違半世紀,霍洛維茲於1986年再度踏上柏林音樂廳現場時況錄音。

霍洛維茲1982年因個人因素,讓他隱退;兩年後他又宣告復出;這次的復出,整個重頭戲都落在1986這一年,時年八十二歲的霍洛維茲因為精彩地讓鋼琴響起宏量的聲音,完全聽不出年紀的精確技巧和華麗彈奏,這場實況由西德廣播電台在一旁進行現場轉播,得以保存。

整場音樂會最神妙的演出則出現在下半場:尤其是李斯特的「佩托拉卡十四行詩」的第五號和蕭邦的「英雄波蘭舞曲」演譯。

首度在世人面前以CD型式發行。

專輯內頁詳載三份詳盡的解說,分別是當年漢堡和柏林音樂會的籌辦人、柏林音樂節主任、德國知名樂評人兼霍洛維茲專家;內容詳述這場音樂會、霍洛維茲的一生和事前籌辦的經過經驗。

為了保存演奏會的真實感,所有的掌聲也都獲得保存,讓我們感受到當年柏林聽眾對這位鋼琴大師的愛戴與仰慕之情。

柏林是霍洛維茲來到西方發展演奏生涯第一個來到的城市,首度柏林演奏會後,他陸續在柏林開了幾次演奏會,但在二次大戰開始後,他就再也沒有回到這座城市,時間長達半世紀之久。對於霍洛維茲而言,重返這座城市和重返鋼琴舞台,都要求格外的勇氣。他在一九八二年因為開始服用抗憂鬱藥物和酗酒的問題,造成他的演奏不斷出現忘譜的情形。這讓他決定隱退,這次的隱退,很多人都預期應該是永別,沒想到的是,兩年後他又宣告復出了。再度復出的他,克服了藥物和酒精的問題,更成為他畢生演奏事業的高峰。這次的復出,他先藉錄音來鎮定精神並證明實力,體力的衰退沒有影響他的演奏,反而讓他更懂得善用超技和節省體力的演奏方式,這讓他不會過份仰賴超技,轉而專注於早前被他忽略的樂曲內涵,加上一生浸淫音樂的洗練和經驗,這時候的霍洛維茲彈出的音樂,可謂迴光返照,不到四年後,他就與世長辭。

這次的復出的重頭戲落在一九八六年這一年,同年他回到故鄉,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舉行獨奏會,他的現場錄音專輯更穩立告示牌雜誌榜首長達一年以上。同年五月間來到了柏林,對霍洛維茲而言,德國是他從二戰開始就拒絕入境的國家,但是,經紀人巧妙的安排,說服他在這次復出,重訪自己早年發跡的幾個重要地點,於是莫斯科、聖彼得堡、漢堡和柏林,這四個他早年發跡的城市,就很自然具有最大的說服力。於是,他在一九八六年五月十八日來到柏林舉行獨奏會,音樂會因為有西德意志廣播電台在一旁進行現場轉播,因此得以保存下來。

整場音樂會最神妙的演出則出現在下半場:尤其是李斯特的「佩托拉卡十四行詩第五號」和蕭邦的英雄波蘭舞曲。前者霍洛維茲驚人的超技再度閃現,後者,他則以前所未聞的斷奏處理了樂曲開始的三度音上升過門,非常的獨創與不理會樂譜,年輕時那個被稱為「吞火人」鋼琴家的霍洛維茲在這裡復活了,八十二歲的霍洛維茲,精彩地讓鋼琴響起宏量的聲音,完全聽不出年紀的精確技巧和華麗彈奏。霍洛維茲顯然相當滿意柏林愛樂廳的音響以及柏林樂迷,演奏會後他對經紀人說了一句話:我竟然會闊別這群樂迷長達六十年,想到真是叫人心痛!於是,他臨時決定,隔週再開一場演奏會,其中有半場的曲目更新,同時只收半價的演出酬勞。

這份錄音是在世人面前首度公開以CD型式發行,專輯內頁詳載三份詳盡的解說,分別是當年漢堡和柏林音樂會的籌辦人、柏林音樂節主任、德國知名樂評人兼霍洛維茲專家分別就這場音樂會、霍洛維茲的一生和事前籌辦的經過為我們一一詳述這次難忘的經驗。為了保存演奏會的真實感,所有的掌聲也都獲得保存,讓我們感受到當年柏林聽眾對這位鋼琴大師的愛戴與仰慕之情:在這場演出最後的「煙火」彈完後,他們全體起立,足足鼓掌了十五分鐘不停,才等到霍洛維茲再度回到舞台向他們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