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2342
音樂出版號:TOCE-90019
演 出 者:

杜普蕾
巴畢羅里
倫敦交響樂團

Title 
艾爾加&戴流士
大提琴協奏曲


HQCD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艾爾加不僅是英國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他的管弦樂創作更公認是歷久彌新的經典。「謎語變奏曲」巧思獨俱,展現大師的風範;一共五首的「威風凜凜進行曲」是影響後世的慶典作品,其中第一號是他最為普及的作品;「大提琴協奏曲」完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充分反應他悲天憫人的情懷,此曲也是艾爾加被廣為歌頌的經典鉅作。

出生於倫敦的巴畢羅里,處理管弦樂尤其出色,他以演奏英國作曲家的作品聞名於世。1927年他首次演出艾爾加的作品,艾爾加曾經公開表示,巴畢羅里是少數他能夠信賴的指揮家之一,晚年身體狀況不佳時,他更曾請求巴畢羅里代他上台指揮。巴畢羅里獨特的詮釋手法,將絃樂之美表露無疑,善於將個人情感投注音樂之中的他,十分講究與樂團的默契。

巴畢羅里與英國傳奇大提琴家杜普蕾合作於1965年的大提琴協奏曲,這段錄音有著不容挑戰的經典地位,錄音當時杜普蕾剛滿20歲,在巴畢羅里的激勵下,年少的她以鮮明突出的個人風格,與巴畢羅里攜手完成後世至今無法超越的標竿。

英國只有兩位弦樂家曾經獲得舉世的明星讚譽:一位是享受了長久而圓滿生涯的蘇格蘭小提琴演奏者威廉.普林姆羅斯,另一位便是如劃過音樂穹蒼的彗星一般的杜普蕾,而她的閃耀燃燒卻短短不過十年。而正如同另一位更早世代的悲劇名人:凱塞琳.菲瑞爾一樣--對英國的愛慕者而言,杜普蕾並不單單只是一位音樂家--她根本就是音樂的聖靈。然而她生命中的反諷卻在於--盛名如她,卻因為在那極為殘酷且終於奪命的惡疾初臨時、她所展現的勇氣而獲得更大的讚賞。杜普蕾1946年1月26日生於牛津一個相當重視音樂的中產階級家庭,在即將年滿五歲之時,之前已經顯現音樂天賦的她從收音機裡聽到一段大提琴音樂,從此確定了她一生的追求。1956年,十一歲的她便已獲得蘇季雅大獎;之後在1961年,她成功的舉行了在倫敦的首度公演。1962年,她首度與管絃樂團合作、首度在倫敦著名逍遙音樂節演出,兩次都是演奏艾爾加的協奏曲,同時也是那時,她開始為EMI錄音。而在她錄製艾爾加協奏曲的1965年之前,她已經是個巨星。

英國大提琴女傑杜普蕾在一九八七年辭世時,只得年四十二歲,但早在她過世前,她的大提琴琴音就已經早一步辭世,在七零年代初期就已經消失在世上。這是因為她罹患了多發性肌萎症所造成的結果,她最後在一九七三年二月赴紐約演奏完布拉姆斯的雙重協奏曲後,從此封琴,因為這罕見疾病讓她指尖無法感受琴弦,也無法感受弓的重量,連打開琴盒都很困難。但在這之前,杜普蕾原本是六零年代和馬友友一樣崛起,被公認為當時最有希望接下羅斯托波維奇、史塔克和托泰里耶等天王大提琴家寶座的代表人物。而在她一生中最具代表性的演奏,就是艾爾加這首大提琴協奏曲。杜普蕾是靠著這首大提琴協奏曲在一九六二年正式向樂壇宣告她到來的,隔年她在以此曲登上逍遙音樂節,其出色的演出,讓她被該音樂節連續三年邀請,也因為這樣,讓EMI邀請她在一九六五年她二十歲那年錄下此曲,也就是這份錄音,為她打開了國際知名度,日後更成為此曲的決定版,此錄音從發行至今,始終不曾絕版過。

留聲機雜誌:「杜普蕾在這首樂曲中,和音樂融合成一體,亦步亦趨,卻始終保持一步之遙,沒有讓自己陷溺在其中,並在每一樂章中找到各自的優點和凝聚力。這份錄音絕對不能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