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2385
音樂出版號:TOCE-90090
演 出 者:

舒瓦茲科芙
費雪狄斯考
克倫培勒

Title 
布拉姆斯
德意志安魂曲


HQCD

摘自 玫瑰大眾購物網站

指揮家克倫培勒雖然被視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指揮,但是他的肯定和名聲卻來得非常晚。早年他在德國發展時,曾被馬勒視為忠心的接班人,馬勒還曾經推薦他去布拉格工作,馬勒第八號交響曲的首演克倫培勒也是助理指揮。但是他在德國的指揮生涯在二次大戰納粹崛起後就被迫中斷,他因此前往美國發展,在美國有如斷了根的他,無法繼續原本在德國的主力:歌劇,但在音樂會的曲目又大量不足,使他被迫開始大量學習新的音樂會曲目,偏偏在這裡他又被誤診成罹患腦癌,而接受腦部開刀,更因此造成半身癱瘓。他因為患有躁鬱症,經常在演出前焦慮而告失蹤,更造成他在美國的指揮事業搖搖欲墜,等到戰後回到歐洲發展,也只能在東歐的布達佩斯歌劇院指揮,這時的他已經六十五高齡了,戰前原本是最有希望青年指揮的身影,早就半身癱瘓,任誰也不敢指望還會有機會大展鴻圖,沒想到卻因為在一九五四年被指揮家李格相中,來到倫敦錄音並帶領愛樂管弦樂團演出了幾場後,意外大受觀眾和樂團歡迎,他才在自己七十歲時,初次享受到國際聲望和指揮大師的推崇。

就這樣他帶領著被卡拉揚棄守的愛樂管弦樂團,一路打造了自己生命中最後黃金的十五年指揮生涯。這份六一年完成的布拉姆斯安魂曲,是克倫培勒在這黃金十五年中留下最經典的一份作品,這時的他採用非常慢的速度呈現這首作品,這樣的速度即使在當時,也已經被大部份指揮家所揚棄,也只有像克倫培勒這樣老一輩受過十九世紀德國浪漫指揮學派洗禮的指揮家才會使用,但是他使用得就好像世上只有這種方式才是最正確一樣的充滿自豪和堅定,也才讓全曲繫於不墜且那樣輝煌。

留聲機雜誌:「費雪迪斯考這份演唱之所以比其他人出色的原因,在於他對於歌詞的掌握。這不只是在他咬字清晰上,而是在他對於情感掌握的拿捏上…我也希望將來還有機會,能聽到能夠像克倫培勒在此所指揮的,那麼的讓人滿意的演出。」

摘自 VeryCD網站

這首19世紀傑出的合唱作品,表達的是慰藉和溫暖。克倫佩勒這一版本曾被不少人批評為演繹過冷。的確,克倫佩勒的速度及節拍非常嚴苛,但他於處理旋律上的細緻流暢感,他於締造極富形態的強弱度方面,其節奏是層層推進的,但同時允許了許多溫柔情感溢現。這個演出是充滿人性的溫暖與慈悲之心,合唱團在咬字及音質混和方面經過特別苦心的經營,演出水準極高;而舒娃茲柯芙和菲舍爾-迪斯考的組合是眾多版本中最傑出的,他們在聲音技巧上表現出一派自然神態,令其他所有版本的獨唱家們為之失色。

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在安魂曲音樂中的特殊的地位,在於它不但是以德語演唱的(" 德意志" 在此有" 德語的" 及" 德國的" 雙重意義)、唱詞擺脫了傳統的拉丁語經文的規範,而且精神上更富于人性,從天主教的神性轉向自馬丁。路德以來在德國興起的新教的精神(在這個意義上是" 德國的" )。

《德意志安魂曲》開始創作於1857年(時24歲)。到1861年,安魂曲已經寫了四個樂章。1865至1866年間,為悼念母親的去世,又增加兩個樂章。1868年寫出有女高音獨唱的第五樂章,此曲才告完成。全曲創作歷時11年。最終版本的《德意志安魂曲》共有七個樂章。

勃拉姆斯是個虔誠的新教徒,《德意志安魂曲》的唱詞是他自己從路德翻譯的舊約和新約聖經中關於死亡、信仰和永生的段落中精心挑選編綴而成的。

全曲大致分成兩部分:在第一至第三樂章的前半部分,與第四至第七樂章的後半部分中與田園詩般的第四樂章分開。前半部分哀悼的情緒與後半部分慰藉與安寧之間,以第三樂章最後的賦格曲巧妙地完成過渡。第一樂章中不用小提琴,用中、低音弦樂與豎琴極好地襯托寧靜的哀傷;第二樂章中兩個葬禮進行曲管絃樂部分的變化向眾贊歌轉化,第四樂章木管和圓號以溫暖的音色融入合唱和對另一世界更美好生活的渴望,都表現得極有特色。

由於勃拉姆斯極其熟悉《聖經》,唱詞編來渾然一氣,不落痕跡,只就文字來論,已是大手筆。他寫的音樂和他挑選的唱詞配合得天衣無縫,在這裡雖然也有哀悼,也有悲傷,但是沒有傳統的關於末日審判的恐怖,沒有奉獻、贖罪、超拔的內容,而是代以一種不同的關於生與死的信念: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如花,草必凋殘,花必謝落;但是有信仰的,死亡並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他們會從上帝那裡得到安慰。如果把這裡的" 上帝" 換成" 信仰" 二字,就有著更廣泛的涵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