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280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大衛•辛曼
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

Title 
馬勒
交響曲全集
V.8 第8號交響曲


SACD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大衛•辛曼在 1985 年接下巴爾的摩交響樂團( 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 音樂總監一職,等到 1998 年離開時,這個樂團已經從地區性的管弦樂團躋身美國一流樂團之林,此時,辛曼也早已以 92 年指揮葛瑞基《悲歌》交響曲,享譽全球,同時,在辛曼的指揮下,也進行了很多作品的全球首演。但是辛曼在錄音上的成績,則是起於 1995 年接任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音樂總監。

大衛•辛曼在完成灌錄廣受好評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之後,自2006年開始,他帶領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挑戰交響曲史上重量級的曲目-馬勒交響曲全集,經過四年的錄製,終於在2010年終於完成。對一個指揮家來說,絕對是個人指揮生涯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大衛•曼自從一九九五年被聘為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音樂總監至今,讓該團一下子躍升為國際矚目的知名樂團,正因為這樣,該團也將他的總監合約延長至2010年。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是歐洲歷史相當悠久的樂團,創立於一八六八年,歷任指揮中,曾有過肯培(Rudolf Kempe)、艾布萊希(Gerd Albrecht)等鼎鼎大名的指揮家,鋼琴家艾森巴哈第一份指揮工作也是落足於此。而過去這一百五十多年,該團更先後有過布拉姆斯、華格納、李察史特勞斯、亨德密特等作曲家親臨指揮,增加了該團在歷史傳承上的重要地位。

對於一首完成於一百年前的作品,一位二十一世紀的指揮家在指揮上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他能夠使用來形塑這首樂曲的元素和風格,在過去一百年間幾乎都已經被探索盡了。即使是像馬勒交響曲這種在完成五十年後才開始慢慢被喜愛的作品,雖然其肯定來得比大部份知名作品慢,但是從六○年代,伯恩斯坦等人開始逐漸為世人揭開這些音樂神秘的面紗後,很快的,隨著接踵而來的各版本錄音,這些音樂的各個層面,以及各種可以嘗試的詮釋角度、手法,也逐漸被用罄。更教現代指揮家吃力的是,名為「千人交響曲」的第八號交響曲,是馬勒九首交響曲中,最難被採用不同角度詮釋的一首,為什麼?因為這是一首將後浪漫樂風發揮到極致,不管是編制、音樂語法,都是極其戲劇化和浪漫化的一首作品,這樣的寫法,就等於先天上禁止了指揮家對此曲使用過多處理現代音樂的方式去詮釋它,不像馬勒的第七、第九那樣,擁有室內化的織體或是強調不和諧音程的作法,可以幫助解構樂曲表面的後浪漫風光。第八號交響曲不適用,它是一首和聲、織體、旋律、歌詞和編制環環相扣的作品,它是作曲家浪漫思維極大化的無羈創作。

選在這首交響曲首演一百年後的今年推出這份錄音,指揮家辛曼深知他所要面臨的挑戰和比較,但是現年七十四歲的他,一生前後指揮過三次的馬勒交響曲全集演出,他自知,這次的演奏和錄音,可能會是他一生對馬勒音樂蓋棺論定的終極之作,不可能不全力以赴,作為一位指揮家,絕對需要奮力一搏,這是他之所以不畏挑戰,特意選在今年發行這份錄音的原因。過去四十年來,從沒有懈怠於對馬勒的研究與詮釋的他,終於在晚年離鄉背景,在蘇黎士找到認同,這份知遇之恩,也讓他益發願意在這個樂團上費心耕耘,這整份馬勒交響曲的成績,可以說就是他最好的回報。對於馬勒,辛曼一向就傾向採用現代織體的呈現,他不喜歡像前輩指揮家那樣給予馬勒太多的浪漫附會,但是面對龐大的第八號交響曲,辛曼費了更大的功夫去抽絲剝繭,要耙梳出這音樂裡真正的現代意圖。這份錄音,沿用辛曼「馬勒全集」中一直以來所採用的SACD高規格錄音技術灌錄,其目的正是要服膺辛曼對這套交響曲中的室內樂看法,只有運用這樣的最新技術,才能在不減少樂團編制的情況下,依然維持每一聲部細膩呈現的音響要求。

這套馬勒全集,在辛曼的帶領下將這種對弦樂較少揉音的古樂概念,帶進馬勒後浪漫的編制中,因此樂曲較為簡潔而透明感,不像早期伯恩斯坦那樣豐沛而飽滿的音色追求。

這套馬勒交響曲全集全數以SACD規格錄製,總共有15CD加上一張DVD,以及82頁的精彩內頁解說。DVD是「違抗命運的軌跡-馬勒:第六號交響曲」。主要紀錄大衛.辛曼指揮蘇黎士音樂廳管弦樂團演出馬勒第六號交響的各個階段,包括他們在排練、音樂會和錄音期間的種種經過。片中辛曼親自講述馬勒的生平和情感,以及他創作此曲的心情轉折。我們看到樂團和指揮如何雕鑿一首交響曲到幾近完美,也聽到辛曼為我們解釋這首交響曲背後的精神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