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16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傳聰

Title 
詩情蕭邦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在能夠獲得國際聲譽的華人音樂家中,馬友友是當今古典音樂界最紅的大師級大提琴家,而鋼琴家傅聰是享譽最久的「鋼琴詩人」。

生於1934年,以超人的天賦和勤奮,傅聰於50年代就成?傑出的青年鋼琴家。1955年參加在華沙舉行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名列第三,並且獲得「馬祖卡」最佳表演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爾門海塞在聽過傅聰演奏的蕭邦作品後說,傅聰是「真正的蕭邦,是華沙時的蕭邦,海涅時的蕭邦。」而傅聰豐富的人生、深厚的中國文學詩詞涵養,及在哲學與美學上的思想,使他被西方音樂家尊崇為最能表現蕭邦詩情的藝術家。

為祝賀傅聰的七十壽旦將近,新力音樂特別推出此套亞洲限量發行之典藏珍選,收錄傅聰親自監督製作之蕭邦「夜曲」、「幻想曲」,以饗樂迷,同時專輯中還有蕭邦曲目中少有錄音流傳之「紀念冊曲」、「帕格尼尼的回憶」變奏曲,是喜愛蕭邦的您絕不可錯過的精彩音樂。

傅聰小傳
傅聰一九三四年出生於上海,父親為中國著名的文學翻譯家傅雷。在雙親刻意培養下,傅聰從七歲半開始學習鋼琴,十四歲因舉家遷到昆明而停止學琴,三年後才又重拾鋼琴,向俄籍女鋼琴家伯朗斯坦夫人學習鋼琴,十八歲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

一九五三年,傅聰獲選代表中國參加在羅馬尼亞舉行的「第四屆世界青年與學生和平友誼聯歡國際藝術比賽」鋼琴獨奏第三名,賽後到德國、波蘭演出。由於傅聰傑出的表現,波蘭政府正式邀請聰參加一九五五年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傅聰在蕭邦大賽得到第三名與「最佳馬祖卡演奏獎」,成為第一個在國際性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人,並且得到獎學金進入華沙音樂院。

一九五九年,傅聰因政治因素出走英國,一九六四年入籍英國,並且在岳父曼紐因的幫助下,迅速得到國際樂界的注意。除了蕭邦,傅聰也擅長演奏莫札特、德布西的作品,近年除了演出,傅聰也經常舉辦大師班。

名家推薦 - 葉綠娜~著名鋼琴家
聽傅聰彈蕭邦,就好像讓人聽見了當年流浪在異鄉,熱愛祖國,歸去不得音樂詩人的深痛感觸似的!有誰能比傅聰更能夠道出一整個時代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這是一位深刻體驗了生命,洞察東西方文化的中國文人,以最敏銳纖細的方式所敘述出的音樂!

名家推薦 - 賴偉峰~資深樂評人
聽過傅聰彈的蕭邦,才發現中國與波蘭的心靈距離如此靠近。

儘管受完整的西方學院訓練,但傅聰一輩子都無法褪去自己中國人的血緣,以及身為傅雷之子的事實。

中華文化在傅聰身上,結晶出兼具深厚與飄逸的美感;傅家的人格養成,更讓他博學多聞,視野不只侷限於音樂領域。

傅聰的鋼琴,觸鍵細膩且純粹動聽,有種中國山水畫的空靈感受,重意境輕效果,運指與呼吸重視線條流動之美,與西方鋼琴家的表現方式相當不同。彷彿有條看不到的線,把手指接連到黑白鍵。

傅聰的蕭邦,清麗瀟灑且不流俗套,有股溫文有理的浪漫詩情,重感動輕華彩。無論是夜曲、幻想曲、船歌或是波蘭幻想曲,聆聽時音樂所呈現的真摯情感,彷彿一股電流通經心頭,讓人驚覺原來中國與波蘭的心靈距離,竟近在咫尺。

曲目解說
「夜曲」在羅馬時代有「夜神」的意思,而這種音樂型式是由英國的費爾德所制。在低音部和弦伴奏下,高音域奏出如夜一般的寂靜、如夢一樣優雅的旋律,而費爾德之所以把這樣的曲風稱為「夜曲」,很可能是來自天主教會的「夜禱」。蕭邦一共寫有二十一首夜曲,而且正如哈聶卡所說,蕭邦「把費爾德築高、吹進戲劇的氣息與熱情使之壯大。費爾德的夜曲是樸素的牧歌,蕭邦的夜曲不只是單純的表達,而是經過裝飾、陰鬱而且帶有東方氣息。」蕭邦音樂中最迷人的部份就是夢幻般的旋律與熱烈的情感,而他的「夜曲」就像在清涼的夜晚仰望星空一樣舒適快意。

從地獄般的馬堯卡島回到法國後,蕭邦與喬治桑居住在諾昂特。喬治桑把蕭邦安頓在一樓的房間,不但有陽光還能看到窗外整個花園美景;隔壁房間則放著一架鋼琴。喬治桑曾經說:「蕭邦和我正在享受單純而又安靜的生活。我們在戶外用餐,朋友來訪的時候則一起抽煙、閒聊。朋友走了以後,蕭邦會在黃昏時候彈琴給我聽,然後像個孩子般乖乖上床睡覺。」就在這樣輕鬆悠閒的氣氛中,蕭邦寫下多首馬祖卡、夜曲以及第二號鋼琴奏鳴曲、F小調幻想曲等。

或許是鄉下的陽光、友人的造訪與甜蜜的愛情,諾昂特時期的蕭邦創作力相當驚人,F小調幻想曲卻被公認為蕭邦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這首作品以奏鳴曲式寫成,並且帶有一些敘事曲的風格,但是形式更自由,曲風交雜了熱情、冥想、憧憬、戲劇等幻想風的感覺。《搖籃曲》也是蕭邦諾昂特時期的作品,而以表現威尼斯船夫之歌的《船歌》,還有《波蘭舞曲-幻想曲》創作於蕭邦與喬治桑的感情瀕臨破裂之時。因此,曲中有蕭邦當時的孤獨與悲傷感。特別是《波蘭舞曲-幻想曲》它可說是蕭邦的最高成就之一,在「幻想曲」的標題之下,蕭邦把波蘭舞曲的節奏融入所有的主題,風格大膽華麗但又有令人無法承受的苦痛。完成這部作品之後,蕭邦的創作幾乎就完全停頓了。

「蕭邦很自我,個人的痛苦與喜樂都非常重要,他在音樂中把(這些情感)誇張到最大」,傅聰這麼說。不過,「蕭邦的靈魂非常熱情而且有深沉的哀痛,但是沒有一點感傷或是無病呻吟的味道」,所以聆聽傅聰的蕭邦夜曲,會訝於其明淨無瑕,華美又細膩,柔和且富有詩意的的詮釋手法。另一張蕭邦鋼琴獨奏選輯幾乎可說是傅聰評價最高的專輯,特別是《帕格尼尼的回憶》變奏曲,具有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與獨特的風味,令人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