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269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irian Conti

Title 
Danzas Fantasticas


摘自 外灘畫報網站 / 文蔡宸亦

專訪阿根廷女鋼琴家米瑞安.康提--在巴赫、肖邦的時代,作曲家都是大牌明星

南美音樂的精髓在於節奏,而節奏體現出不同地方的人對時間和空間的度量單位。來自阿根廷的女鋼琴家米瑞安·康提是南美現代鋼琴作品的權威詮釋者。她相信,即便是亞洲人也可以彈奏出地道的南美音樂。

女鋼琴家米瑞安·康提(MirianConti)相貌平平,乍看就像一名普通鋼琴女教師。事實上,除了執著于拉丁美洲、西班牙與美國古典鋼琴音樂作品之外,康提也確實是一位任教于茱莉亞音樂學院的老師。

她來自阿根廷,從姓氏來看,祖上又有義大利的血統。坐下來與她交談時,很容易被她的“雙重激情”震驚。她語速飛快,擅長反問,又略有些健忘。她手上拿著筆,採訪過程中,動不動就下筆疾書。聽記者說到電影《春光乍泄》是在阿根廷拍攝的,又採用了不少巴西音樂時,康提激動萬分,連忙記下名字,一本正經地說“明天我就要去看看”。在說明音樂節奏的問題時,康提不時唱歌、打拍子,好奇心十足的她說:“這幾天在賓館看中文電視,發現了許多中國民樂與中國話之間的聯繫。”她哼了幾聲,解釋說,因為普通話本身就有4 個調,所以中國音樂比較強調曲調;而在拉丁美洲,除了巴西人說葡萄牙語之外,其他地區基本都說西班牙語,西班牙語擲地有聲,節奏明快,於是那堛滬絳痐]如出一轍。葡萄牙語同西班牙語差別很大,“如果你聽過‘Fado’等葡語民謠,就知道語言對音樂影響有多麼深遠了”。

1月下旬,米瑞安·康提在上海音樂廳舉行了個人演奏會。演奏會的上半場是清一色的美國現代爵士樂曲,下半場則從北美過渡到南美,進入到舞曲單元,埃內斯托·阿爾夫特(Ernesto Halffter)的《哈巴涅拉舞曲》、赫拉爾多·馬托斯·羅德里格斯(Gerardo Matos Rodriguez)的兩首阿根廷探戈、曼努埃爾·龐塞(Manuel Ponce)的兩首馬祖卡,還有馬利奧·伯德爾斯(Mario Broeders) 的米隆加舞曲。一場音樂會彈那麼多節奏變化微妙的舞曲,一般人一定得小心翼翼,但康提卻彈得行雲流水,精準細緻,顯然,她對每一種舞步的特性都瞭如指掌。對音色的處理上,康提演繹出松木吉他般的輕快明亮色澤,令人感受到拉美人發自內心的快樂。

康提灌錄了很多經典的專輯,用她的話來說,“我是全世界唯一在彈這些曲子的人”。阿根廷鋼琴作品集“LookingSouth”(Albany Label 發行)受到了包括《留聲機》及美國各大古典音樂頻道的高度評價,2008 年的專輯“DanzasFantasticas”(Koch International Label發行)則是收錄有法雅、羅德里格、埃爾貝尼茲等人作品的西班牙舞曲集。

康提認為,“西班牙作曲家,總體上講,被嚴重地忽視了”。在前往馬德里拜訪華金·圖堹(Joaquín Turina Pérez,1882-1949)的家人時,康提發現,圖堹ワ狾釭獐离苤B書信以及所有鋼琴作品都只被保存在他的家人手中。在西班牙,根本沒人知道它們的存在。康提同當代作曲家的私交甚密,許多南美以及西班牙重要作曲家的鋼琴作品都是由她擔綱首演,如拉羅·席佛林(LaloSchifrin)的第二鋼琴協奏曲,就是由她在洛杉磯世界首演。康提說:“其實作曲家同演奏家有點相互激發的意思,有時候作曲家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這時候就需要演奏家為他出謀劃策,我就給大衛·溫克勒(David Winkler)等作曲家佈置過‘作業’。”康提表示,大多數拉美作曲家都是大學堛漲悎v,“作曲這行,除非成為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這樣的大明星,或者是像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那樣寫電影音樂,否則很難賺到錢”。

“南美音樂的精髓在於節奏,而節奏體現出不同地方的人對時間和空間的度量單位,”康提說,“在地形呈長條形的阿根廷,隨著緯度的變化,每個地方的音樂特性都在變,阿根廷是一個蘊含豐富音樂元素的地方。”上世紀20-30 年代,阿根廷的文化發展一度達到了相當的高度,巴倫博依姆和阿格堜_便出自阿根廷。但後來,老一代音樂家去世了,很多已經成名的人又不願意回去,外加政治動蕩不安,現在阿根廷的音樂發展情況相當糟糕。“只有我還願意回去給孩子們講講課,至於演出則很難保證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