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352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Jascha Heifetz

Title 
海飛茲大全集 Vol. 22
西比流士小提琴協奏曲, 作品47



摘自 博客萊音樂館網站

以原始LP封面包裝設計,豪華硬紙盒裝,全球限量發行!

260頁精美硬皮裝訂解說冊,內含多幅珍稀照片、集結了由約翰&約翰.安東尼.馬提斯(John & John Anthony Maltese)撰寫唱片解說的專文,以及海飛茲完整專輯列表。

首度收錄海飛茲1934年到1964年之間從未發行過的錄音,曲目包含了協奏曲、奏鳴曲以及室內樂等,收錄在三張Bonus CD。

套裝裡除了珍稀收錄長達三個小時從未發行過的錄音之外,內容總共有103張專輯以及一張的Live演出DVD。解說冊以精美硬皮裝訂,刊載了多幅珍貴的歷史照片外,還集結了由約翰&約翰.安東尼.馬提斯(John & John Anthony Maltese)撰寫唱片解說專文以及海飛茲所有唱片錄音紀錄等史料。

海飛茲是個不折不扣的傳奇人物,他的影響力至今仍深深影響著全世界學小提琴的人。美國小提琴教父艾薩克.史坦(Issac Stern)說:「海飛茲是二十世紀小提琴界中最強力而深遠影響」;另外一位小提琴大師帕爾曼(Itzhak Perlman)對海飛茲只是短短地說了:「小提琴界的『神』」。

綜觀大師的一生,海飛茲的名字代表的就是: 『超乎完美』!海飛滋生前曾經演過好萊塢的一部電影,也經常性地在廣播上出現,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為從軍的軍人做大規模地巡迴演出讓他的聽眾迅速大量累積。很難想像看起來嚴肅的古典音樂大師海飛茲也曾經寫過一首嘻哈歌曲叫做「Jim Hoy」,與他有同樣,在另一種音樂類型,深具影響力的歌手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說:「他從聆聽海飛茲的演奏中學習如何分句表達的技巧。」

時至今日,即使在海飛茲舉行最後一次獨奏會已經過了40年,他的影響力仍然繼續影響著;當紅的小提琴家凡格羅夫(Mzxim Vengerov)在2009年接受「The Strad」雜誌訪問時,表示:「海飛茲留下無法形容的影響力在我的音樂生命中…我會從頭到尾反覆地聽他的錄音,尋找出小提琴為什麼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響。」

海飛茲五十五年的演奏生涯中遺留下來了大量的錄音,從1971年他為Victor 錄製的首張專輯,當時他在卡內基首度登台的大受好評,到1972年的最後一次公開獨奏會。曲目十分廣泛,從協奏曲、奏鳴曲到室內樂,還有許多是世界首度錄音的協奏曲例如:西貝流士、普羅高菲夫、康果爾德、華爾頓、卡斯特努佛-泰德斯可、葛努伯格和羅莎等。其他小品也因為海飛茲獨一無二的詮釋演出而深具特色。海飛茲本身改編的樂曲也頗負盛名,例如他唯一的立體聲錄音就是改編了蓋希文的『乞丐與蕩婦』選曲。

套裝裡面的專輯以原始的LP包裝呈現,集結了海飛茲在RCA、Columbia Masterworks, and Vox cum Laud旗下的錄音,原始的封面以及品牌Logo就如同當年最初發行時一樣重新放上去。Bonus的三張 CD 則是收錄了1934年到1964年之間有從未發行過的錄音,有協奏曲、奏鳴曲以及室內樂等,其中,收錄他與指揮家庫塞威茲基(Serge Koussevitzky)指揮波士頓交響樂團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是他在同樣正式錄音版本前一年半錄製好,卻遲至今日才收錄在這套大全集面市。

這套精美包裝、精心策劃的套裝,讓新世代有機會重新發現海飛茲的神奇魔法,也讓我們重溫這位偉大小提琴家的技藝,就如同樂評家提姆斯.泰勒說的:「海飛茲的競爭對手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自己。」

摘自 魯道夫布落格網站

20世紀最偉大的小提琴演奏家海飛茲,出生在帝俄時期Vilnius的猶太裔家庭,這個地方現在是立陶宛共和國(Republic of Lithuania)的首都。關於他的生日,官方記載是1901年2月2日,某些說法稱他應該出生於1899或1900年,因他的母親想讓他看起來更像個神童,所以才把他的生日報為1901年。他的父親是一位地方小提琴教師,海飛茲3歲開始由他的父親啟蒙學習小提琴,7歲時他就以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in E minor ,Op.64)進行他的第一次公演,被譽為神童。

1910年他進入聖彼得堡音樂學院接受Leopold Auer的指導,之後他到了歐洲與Fritz Kreisler會面並獲讚賞。1912年他在Arthur Nikisch指揮下與柏林愛樂合作演出。

1917年俄國革命爆發,此時他來到美國,10月27日在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舉行演奏會,並大受歡迎。1925年他獲得美國公民身分,1942到1944年間他也參與了二次大戰期間的勞軍活動。直至1972年洛杉磯音樂中心他的最後一場演奏會之前,海飛茲一直是位活躍的小提琴演奏家,他的演奏生涯長達60餘年。此後他仍繼續從事音樂教育工作。

1987年12月10日海飛茲病逝於洛杉磯的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

摘自 璀璨的弓弦網站

西貝流士一生所寫的唯一一首小提琴協奏曲,是當今最受歡迎的小提琴曲目之一,不過在一百多年前剛完成時(1903年),卻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當時幾位重量級的大師,如奧爾、姚阿幸、伊易薩、薩拉沙特等人,對這首曲子都抱持著不太看好的態度,所以西貝流士只得另尋其他當時剛露頭角的年輕音樂家來替他發表這首作品,在經過一番奇妙的變化後,他最後將曲子獻給了匈牙利小提琴家威切伊(Franz von Vecsey),我們可以從已出版樂譜的第一頁的最上方看到這個名字,不過當時在創作初期,西貝流士心目中最獻予的小提琴家並不是威切伊,而是另外一位德國小提琴家威利.布爾邁斯特(Willy Burmester 1869-1933),有趣的布爾邁斯特雖然非常肯定這首作品,可是到他過世前從未演奏過這首曲子。

1869年5月16日威利.布爾邁斯特(Willy Burmester 以下簡稱為布氏)誕生於德國漢堡(Hamburg),從小就展露出音樂天份,4歲時本身也是小提琴家的父親送給兒子的聖誕節禮物就是一把小提琴,當時布氏雖還不會演奏這把樂器,可是已能簡單地奏出一些簡單的兒歌旋律,父親看到這種情況便決定成為布氏的啟蒙老師,之後由於進步神速,三年便以神童的姿態登台演奏,並立刻受到注目。12歲那年受德國大師姚阿幸的賞識考入柏林音樂院,兩年後受邀請到葡萄牙演奏,不過因布氏的理念與姚阿幸不符,所以只和這位當時柏林音樂界的大老學了四年的時間便離開,之後他就靠著『自學』闖蕩江湖,19歲那年他在家鄉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當時作曲家也在場,布氏本人也非常喜歡這首曲子。1892年布氏擔任赫爾辛基交響樂團的首席,一直到1894年為止,而他離開後便決定想要製造一項前所未有的空前紀錄,就是演出整場帕格尼尼的作品,這算得上是歷史上的第一人,當然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開始閉關苦練,據說當時一天的練習時間長達9-15個小時,同年的10月他將自己的極苦修行呈現在柏林的愛樂者面前,之後立即造成極大的轟動,當地的樂評給與極好的評價:【布氏演奏的音色寬厚而堅實,他的技巧甚至超越了薩拉沙特。】

隔年他首次在倫敦登台,也同樣獲得極大的肯定,不過卻在之後的巴黎首演遇到挫折,當時演奏的曲目是史博爾(Spohr)的第七號小提琴協奏曲。布氏是改編簡短曲目的始祖(比克萊斯勒還要更早),他當時也是靠著這些曲目而能立足於柏林音樂界,儘管卡爾.弗萊什(Carl Flesch)在回憶錄中對他的作法極不苟同,不過這些改編曲目也被留了下來,統稱為“布爾邁斯特小曲”(Burmesterstücke)。他在演奏極盛時期也被列為與姚阿幸同等級的演奏家,當時的德國作曲家雷格(Max Reger)還將自己的第四號小提琴獨奏奏鳴曲(op.42)獻給他,不過布氏並不把它當一回事,當然也從未演奏過這首曲子。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布氏的演奏事業被迫中斷,大戰結束後,布氏雖曾力圖振作,甚至遠赴美國及日本演奏,希望能夠東山再起,不過卻已時不我予,最後布氏變得非常潦倒及貧困,1933年的1月16日與世長辭,他曾經將一生的經歷寫成書,書名為【藝術生涯50年】(Fünfzig Jahre Künstlerleben),為了解這位傳奇大師最直接的歷史資料。

西貝流士原本打算將他於1903年所完成的小提琴協奏曲(第一版)的首演權交給布氏,並在同年的秋天與原布氏約定在1904年的5月首演,可是因西貝流士理財不當,為了經濟問題必須提前到2月,當時演奏事業如日中天的布氏根本沒有時間,所以只要將首演權交給當時任教於赫爾辛基音樂學院的捷克籍小提琴教授諾瓦切克(Viktor Novacek),首演於2月8日在赫爾辛基舉行,由西貝流士本人擔任指揮,赫爾辛基交響樂團協奏,後來又分別在2月10日及14日加演了兩次。

首演的樂評並不太好,所以西貝流士做了一些修改(成為今日大眾所聽到的版本),布氏雖然錯過第一次的首演,不過他對演出修改版的興趣仍很高,並寫信對西貝流士說:【我25年的演奏經驗應該有足夠的能力來演奏這首曲子,我非常樂意在赫爾辛基演奏這首曲子,並且讓這個城市留下您的足跡。】西貝流士對布氏的再次熱忱也非常高興,並打算讓布氏演出修訂版,1905年6月西貝流士應完成修訂版的樂譜,並在年底前完成演出,可是當時的樂譜出版商缺背著西貝流士將這份樂譜給了李察.史特勞斯,並帶到柏林演出,而布氏在1905年秋天的演奏在行程早已被約定,並已滿檔,所以布氏又再次錯失了演出的機會。

1905年10月19日在李察.史特勞斯指揮柏林交響樂團的伴奏之下,由當時的樂團首席哈利爾(K.Halir)擔任獨奏,完成了修定版的首演,布氏知道這件事情後,他不舒服心情的是可想而知的,雖然事後西貝流士雖然仍還是希望維持原意將曲子獻給他,不過布氏已對這件事情感到非常失望,並不再對這首曲子有興趣,終身也未演奏過這首作品,最後西貝流士找到了匈牙利小提琴家威切伊,除了請他演奏這首曲子之外,並將這首作品獻給他,而布氏成為這首曲子無緣的原獻者。

摘自 雲林科技大學 - 聽覺藝術欣賞網站

一位傳記作家說,西貝流士這首曲子是要獻給自己。

此話怎講?樂曲初稿於1903年完成,由小提琴家諾瓦切克(Viktor Novacek)擔綱首演,由於演出情形有那麼一點糟糕,西貝流士遂加以重新修改。修正版於2年後出爐,此刻由另一名小提琴家哈里爾(Karl Halir)在大名鼎鼎的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指揮柏林愛樂之下初演,頗受好評。

但事實上,不管是初稿或者是修正稿,西貝流士都曾經承諾要讓一位名為布爾梅斯特(Willy Burmester)的小提琴家進行首演,未料這名音樂家卻兩次皆被刻意的「擦身而過」。西貝流士的傳記作者Erik Tavaststjerna 在解釋這段軼事時便表示,西貝流士根本沒有要為任何演奏家創作這首曲子,而該曲其實是要題獻給他自己、或是一名想像中的巨匠。實際狀況也不出此推論,西貝流士本身拉小提琴,也曾有志成為一名優秀的小提琴家,因而在這首樂曲的創作過程中,完全一手包辦,不似布拉姆斯、布魯赫、以及孟德爾頌等人必須另請高人指點。

西貝流士早期的音樂訓練受到德奧浪漫樂派、以及柴科夫斯基、鮑羅定等俄國作曲家之影響,但隨後即發展出以祖國芬蘭民族性為根基的獨特音樂語法,因而長期來一直被歸類為「國民樂派」音樂家。如此的性格從其第四號交響曲之後愈見明顯,除了民族音樂元素的加入外,初期豐富的管弦樂法亦漸而為單純的發展部所取代。

這唯一的一首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屬於作曲者較早期之作品,創作年代介於第二與第三號交響曲之間,雖在曲風的發展上尚未明顯出現後期的獨特風格,但卻也可以在其中發現西貝流士亟欲擺脫傳統曲式的強烈企圖。尤其在龐大無比的第一樂章之中,西貝流士瀟灑地擺脫了奏鳴曲式的框架,於呈示部中放進了三個主題樂段,並以華麗的裝飾奏取代發展部部份,儼然已有後期音樂的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