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569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郎朗

Title 
郎朗21世紀DG錄音全輯, V. 9
柴可夫斯基A小調鋼琴三重奏



摘自 WIKI網站

郎朗(1982年6月14日-),滿族,出生於遼寧省瀋陽市,郎朗,國際著名鋼琴家。曾被數家美國權威媒體稱作「當今這個時代最天才、最閃亮的偶像明星」,他是受聘於世界頂級的柏林愛樂樂團和美國五大交響樂團的第一位中國鋼琴家。曾被《人物》雜誌稱為「將改變世界的20名青年」之一。

郎朗出生於瀋陽一音樂世家,父親朗國任當時在瀋陽空軍部隊歌舞團任專業二胡演奏員,全家所住院子里都是文藝工作者,每家孩子都學樂器。在這種氛圍下,幼年的郎朗很早的表現出了音樂上的天賦,兩歲時看動畫片《湯姆與傑利》中貓彈奏著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捉老鼠那段讓他入迷,他看完後跑到鋼琴前把那幾個音彈奏出來了,讓郎父吃驚,當即找來幾個專家試郎朗的反應、耳朵靈敏度。在得到幾位專家對郎朗音樂天才的首肯後,郎父開始了對郎朗的鋼琴培育計劃。郎朗3歲便師從瀋陽音樂學院朱雅芬教授學習鋼琴,5歲時在瀋陽鋼琴比賽中獲得第一名,並於同年舉辦第一次公開獨奏,7歲第二次獲瀋陽鋼琴比賽第一名,9歲獲全國星海鋼琴比賽第一名。9歲郎父辭去工作(瀋陽治安特警支隊一科科員)帶郎朗來到北京,考入北京中央音樂學院,師從趙屏國教授。

11歲獲第四屆德國青少年國際鋼琴比賽第一名,並獲傑出藝術成就獎。13歲獲第二屆柴可夫斯基國際青年音樂家比賽第一名(金牌)。同年他應邀與新組建的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合作,在開幕式音樂會上擔任鋼琴獨奏,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作為嘉賓出席。14歲考入著名的美國科蒂斯音樂學院,師從著名鋼琴大師院長格拉夫曼。3個月後,與國際著名的IMG演出經紀公司簽約,從此走向了職業演奏家的道路。兩年後又簽約了世界著名的環球音樂旗下的德國DG唱片公司,成為最受重視的藝術家。

1999年,17歲的郎朗在納維尼亞音樂節上代替身體欠佳的安德烈·瓦茲(André Watts)與芝加哥交響樂團合作登場,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當最後一個音符演奏完畢,聽眾全體起立歡呼,如雷般的掌聲經久不息。從此他開始了與丹尼爾·巴倫波伊姆、洛林·馬澤爾及詹姆士·列文的音樂會之旅。

他開放的風格使他成為古典音樂與青年人之間的使者。他這樣說道:「我的夢想是,當我二十年後在街頭步行時,覺察到所有人都熟悉古典音樂。」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12片CD,收錄郎朗2000年到2009年為Telarc與DG唱片錄音全輯。

約200頁精裝圖文書介紹郎朗的崛起過程與錄音紀錄、演奏生涯資料等。

2010年是蕭邦誕生兩百週年,在這一年,郎朗將更多蕭邦的作品納入他的演奏會曲目中,在北京國家大劇院的演出,特別安排演奏蕭邦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此外,他並受邀參與了3D電影《夢幻飛琴》(The Flying Machine)的演出,在劇中擔任鋼琴家,帶領一位英國母親和她的孩子們,穿梭於現實與動畫的世界中,在蕭邦生前走過的地方尋找家的意義。電影的配樂便是郎朗所演奏的蕭邦練習曲。

2012年6月14日就是近年襲捲歐美的中國鋼琴家郎朗30歲生日。郎朗在世界樂壇揚起一陣旋風,引領出鋼琴演奏的新風潮。古典音樂界因為郎朗的出現形成一股當代的鋼琴風潮,他很健談,也很隨興。很難想像一位古典音樂家可以跨界演出, 卻又不失古典音樂原本的角色。同時他也擁有一堆創新妙點子,可以說他改變了古典音樂的面貌。他的崛起讓中國年輕音樂學子,進一步展現積極的學習動力。因此2000年到2009年,也算是郎朗的黃金10年。

不論以「中國的莫札特」或「黃河之子」來稱呼郎朗,他所創下奇蹟式的各種第一,相繼被世界各國政要與樂壇讚頌。2003年美國Teenpeople雜誌票選中,更將他列為「20位將改變世界的年輕人」。

本輯收錄Telarc唱片兩張專輯與DG錄音專輯,加上Bonus CD共計12片。配上200頁原文精裝書,採用限量發行,不僅是郎朗30有成的紀念,更是喜愛收藏樂迷的至寶。



郎朗第一張室內樂錄音

莫斯科音樂學院創辦人尼可萊•魯賓斯坦是柴可夫斯基的老師,也是早年推廣柴可夫斯基作品的重要人物之一。由於尼可萊•魯賓斯坦的引薦,梅克夫人才答應幫助柴可夫斯基。因此,當才四十五歲的尼可萊•魯賓斯坦於1881年在巴黎逝世時,對於柴可夫斯基不啻為重大的打擊。

1882年二月九日,柴可夫斯基以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完成這部鋼琴三重奏,上面題著「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雖然柴可夫斯基沒有寫明這位藝術家是誰,但是大家都明白是紀念逝世將滿一年的尼可萊•魯賓斯坦。

輓歌般的曲調彷彿在訴說失去朋友的悲傷。繼數張個人獨奏與協奏曲專輯後,郎朗首度推出室內樂專輯,與雷賓、麥斯基這兩名俄羅斯音樂家合作,挑戰拉赫曼尼諾夫早年的傑作《悲哀三重奏》,以及柴可夫斯基著名的鋼琴三重奏《紀念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無論在錄音室或是音樂會舞台,郎朗都絕少演出室內樂。《南德意志報》形容,演出室內樂「就像看到一個新生的郎朗」,再加上雷賓與麥斯基這兩名高水準的合作夥伴,讓整體演出水準達到新的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