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63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Alexandre Tharaud

Title 
屋頂上的牛
搖擺巴黎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網站

過去法國鋼琴家薩洛一向以細膩的鋼琴獨奏風格吸引樂迷,他的巴洛克音樂彈奏和演奏薩替的作品,都讓許多人深深著迷,薩洛對於薩替同時代的法國音樂,有一種很能抓住那個紙醉金迷年代的幽默感,和道地的法國式享樂主義。或許是因為他的靈魂裡,和那個年代有某種關聯,也或者是因為他的祖父在當時也是很活躍於各種音樂場合的小提琴家,這讓從小就聽祖父講述當時故事的薩洛,對當時的音樂和音樂活動感到興趣。

這張專輯的名稱,是以二零年代開設在巴黎的一間小酒館為名,這間小酒館名為「屋頂上的牛」,用的是當時法國作曲家米堯的同名作品,這家小酒館是當時許多藝文界名人常常造訪的地方,因為當地有當時巴黎人最風靡的美國爵士音樂,包括詩人考克多、作曲家拉威爾、畫家畢卡索等人,都經常造訪此地,共同浸淫在爵士樂的氛圍中。當時,屋頂上的牛有位駐店鋼琴家,叫魏納,畢業於巴黎音樂院的魏納,是米堯的學生,也是薩替的工作夥伴,後來成為經紀人、作曲家和鋼琴家。

他和另一位鋼琴家杜賽組成鋼琴二重奏,兩人經常改編古典音樂旋律融入爵士樂的節奏和趣味,在當時成為一種新的「輕古典」,紅遍歐美,他們的錄音至今還經常為人搜尋。魏納後來在一九四五年停止二重奏演出,專心作曲,薩洛八歲時見過他本人,而且從小就對他的雙鋼琴錄音非常著迷,也就是因為他對魏納音樂的著迷,讓他興起了重現當時屋頂上的牛小酒館中音樂的念頭,這張專輯中,他特別錄了四首他從魏納和杜賽二重奏錄音中聽寫下來的鋼琴曲,另外專輯中他也請到多位音樂界友人,有流行樂界也有古典樂界的名家,與他一同演出,包括花腔女高音娜塔莉德賽、美國歌手瑪黛琳蓓荷等都各自在專輯中貢獻自己的演唱。

摘自 Art 911 - 藝術急救站網站

鋼琴家中沒有鋼琴,怎麼得了!法國鋼琴名家薩洛(Alexandre Tharaud)十年前把鋼琴踢出家門,至今尚未把鋼琴搬回家。他說,自己這種超乎常理的舉動,是為了解救自己:「有鋼琴在側,我每分每秒都忍不住想觸碰它,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

薩洛今年四十歲,是法國中生代的鋼琴好手,曾獲慕尼黑ARD音樂比賽第二名。五歲學琴的他遲至廿歲才決定以鋼琴為業,「我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馬戲團的魔術師,可惜從未學會魔術。」

薩洛的風格不拘泥小節,泰然自若中,帶著奔放自由的性格。「我很欣賞鋼琴家顧爾德、吉爾利斯等人那種非常自我的風格,我是他們的追隨者。」也許正是因為追求音樂中的自由,十年前他決定「丟琴」,因為家中有琴,薩洛就像罹患強迫症一般,不碰琴身心就受不了。「當你的生活是自由的,你的音樂才會活起來,鋼琴與鋼琴家的關係有點像夫妻一樣,小別勝新歡。」

現在的他,想練琴就去敲朋友家的門。「我總能找到十至十二位家裡有琴的朋友,願意讓我到他們家練琴。平時我會隨身帶著八至九把鑰匙,想練琴時,就打電話問那位朋友會不會在家,不在家的話就可以開門進去鍊琴,通常一次可以練習三到七個小時。」薩洛強調,在不同的地方練琴,有時還會不同的地區加強了作品的特質。例如彈奏蕭邦作品時,他就盡量打擾住在巴黎第九區的朋友,因為蕭邦住在巴黎期間落腳於此,住過的房子達廿多個。「這區暱稱做蕭邦區,每當我彈奏時,就會想像蕭邦走在附近的情景,頓時感覺特別親近。」

蕭邦作品正是薩洛的拿手曲目,他之前才完成蕭邦廿四首前奏曲的錄製,此外,他也致力於法國作曲家的作品,包括庫普蘭、德布西、拉威爾等。在薩洛眼中,庫普蘭雖然是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家,音樂呈現的色彩卻是非常現代。

摘自 A博的夏康路線網站

村上春樹在他最近出版的散文裡曾經提過,普朗克的音樂應該在星期日的早晨放來聽聽。我可以立刻想像那個活靈活現的畫面:柔和的晨光灑落在書房、爽口的法式早餐,那股充滿朝氣、同時乾淨優雅到有點潔癖的氛圍,的確是普朗克鋼琴小品最適合冒出的時刻。我百分之百贊同村上桑的形容,而我相信,如果放上Alexandre Tharaud的版本,一定可以讓那興味發酵地更徹底。

沒有人能夠否認,巴黎是一個以美妙音符建構出來的美妙城市,是當代音樂系統最健全、藝術呈現最為高竿並且整齊的重鎮之一,翻開市區小攤販售的當週文藝節目冊一看,在巴黎市區,每天至少有十幾場古典音樂會在進行著。Tharaud從九零年代起,便以他獨特的樂風及選曲,在這個充滿最挑剔賞樂者的城市裡,蘊釀著一股清爽的風潮。而今風潮正緩緩襲向台灣,11月8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以及 11月11日在台中中興堂,這位第二度抵台的「法國鋼琴王子」將要帶來庫普蘭(漂泊的幽靈、戰爭的噪音、西特爾島的鐘聲、滴答振動)、拉威爾(鏡)、蕭邦(升c小調夜曲、幻想曲op.49、幻想即興曲、馬厝卡舞曲op.17 no.4、夜曲op.9 no.2、第一號敘事曲op.23)等人的作品,散發最迷人、最忠於原味的法國意象。今年下半年台灣的鋼琴演出活動相當蓬勃,國際級大師一個接一個抵台獻藝,我私自以為,Tharaud是其中最不能錯過的一位。

1968年出生的Tharaud,今年正好邁入不惑之年,但是看他的外表,猜他少個15歲或許也不為過吧?!有趣的是,就他這幾年的錄音聽來,也十足像個永遠不老的小精靈揮灑著各式音樂色彩,俐落無比。當然,Tharaud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這兩年相當暢銷的庫普蘭「滴答振動」,這也是Tharaud這幾年現場音樂會常拿來當做安可的小品,原本以為當代俄國奇才蘇可洛夫(Grigory Sokolov)以極高超的技巧把這小品耍玩得夠透徹了,Tharaud卻以一種驚人的圓融與詼諧,將這曲子遊戲出另一個更意想不到的精巧境界。您還沒有聽過Tharaud的任何錄音嗎?現在請上Youtube,輸入「Tic Toc Choc」,聽聽那像是施了開心魔法的琴音,你就可以理解Tharaud是如何在歐陸成為當紅炸子雞的。

Tharaud1985年在競爭激烈的巴黎國立高等音樂學院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其間Marcelle Meyer、Robert Casadesus、Yvonne Lefébure等人的典範影響Tharaud甚深,而他在慕尼黑ARD國際音樂大賽拿到第二名之後正式出道。以Tharaud在Naxos的五張普朗克室內樂作品集錄音,以及在Arion的三張夏布里耶鋼琴作品錄音來看(這幾張唱片當時獲獎連連),稱他「新一代法國作品專家」並不為過(另一位是Eric Le Sage),而他也因此獲得法國權威雜誌「音叉」1997年年度錄音大獎。但直到與Harmonia mundi簽約而成為該廠專屬藝人,尤其在2001年發行了拉摩鋼琴作品集之後,Tharaud這個名字正式崛起於樂壇,公認是法國新一代鋼琴家之中的翹楚。至今Tharaud於harmonia mundi已發行十數張專輯,室內與獨奏各半,難得的是,這些專輯沒有倉促或應景的發行,每張都是熟思之作,百分百展現這位個性派新銳鋼琴家的藝術藍圖。

其間不難發覺,Tharaud在室內樂的表現是相當高段的,無論是早年他在naxos一系列普朗克室內樂錄音,或者這幾年與大提琴家Jean-Guihen Queyras頻繁地合作,Tharaud皆保持它樂音靈巧的高品質,不僅架構明晰,同時重視與合奏者之間的對話,也不至於過份搶眼。這樣的特質使得Tharaud與Queyras的舒伯特琶音琴奏鳴曲濃而不沉、甜而不膩,成為新世代的經典版本。

另外,Tharaud是一位非常愛惜羽毛的鋼琴家,他知道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發揮長才的作品,而非一股腦地往經典曲目靠攏。雖然Tharaud在舒伯特、蕭邦等人作品上也繳出亮眼的成績單,但他很清楚,畢竟法國作品才是他的歸屬,其中法國巴洛克與法國當代樂的兩個極端,則是他鑽研的重心。如果想要輕鬆地認識Tharaud的音樂,建議您可先從拉摩與庫普蘭兩張獨奏專輯下手。正是老一輩Marcelle Meyer的錄音使Tharaud獲得靈感,讓他在Harmonia mundi灌錄了一張可說是承繼豐富而偉大法國鋼琴傳統的拉摩專輯;而庫普蘭的專輯更將Tharaud推向鋼琴事業的另一個高峰。那鮮活亮麗、明快流暢的律動,就像一陣颯爽的清風,吹拂了法國古典樂界。Tharaud的音樂雖然纖細敏感,卻不滲入太多情緒上的調味,使得音樂本身展現出如水晶折射般的多彩光芒。聽多了俄系鋼琴家主導的,以炫技與紮實觸鍵為特色的詮釋方式,回過頭聆聽這種偏向無重力的,品味上南轅北轍的風格,就好像踏上新大陸地讓人驚喜。Tharaud固然不是這股風潮的開創者,但如此充滿現代感的拉摩與庫普蘭(甚至拉威爾),絕對會為他在鋼琴錄音史上留下重要一筆。

本身也是一位作曲家的Tharaud,對法國當代作品著墨甚深,尤其十分鍾愛Thierry Pécou的作品。這一首「記憶遠處」是Pécou思索非洲黑奴認命而沉默哀鳴的新作,崇尚棄聖絕智而冥想直觀。Tharaud既是此曲催生者,也是首演者,因此這張在aeon的錄音自然有無可取代的價值。而最近Tharaud也發行了Pécou新專輯「無盡群鳥」,這是今年法國當代音樂圈甚受矚目的大事。

Tharaud不刻意譁眾取竉,在這個世代重現他的偶像Marcelle Meyer那股有如天才乍現般的、清晰無瑕的樂思,而在Tharaud背後代表的,是法國百年優異的鋼琴演奏傳統。以Tharaud目前在法國炙手可熱的程度,我相信他將會帶來一個讓人大呼過癮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