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3648
音樂出版號:TOGE-12019
演 出 者:

杜普蕾
巴倫波因
芝加哥交響樂團

Title 
德弗札克
大提琴協奏曲


SACD

摘自 加州矽谷專職人妻日誌網站 / 悼一位天才大提琴家之死-- 杜普蕾逝世二十週年紀念

最近重讀英國音樂史時發現,對於Elgar的Cello Conceto in e minor的作曲時空背景有些誤植,特別提出來修改並且將文章置頂,希望閱讀過的版友能再次讀到正確的資訊。

今天是我最喜愛的大提琴家Jacqueline du Pre逝世二十週年,決定寫篇文章來紀念她;網路資料其實眾多詳盡,不需我多贅文敘述。但我想在我的部落格用文字憑弔對她的思念與崇拜。 1987年10月19日被譽為本世紀大提琴奇才賈桂琳杜普蕾因為多發性硬化症(Mutiple Sclerosis)死於倫敦,年僅42歲。1945年出生的杜普雷16歲開始登上國際樂壇,26歲發現手指逐漸失去感覺,28歲之後就過著坐輪椅的生活長達14年直到42歲過世為止。 發光發熱於樂壇的十年之間所錄製的曲目,首首經典;最廣為人知的艾爾加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迄今仍是公認的最佳演奏。

杜普雷於1945年1月16日出生於倫敦,父親是位會計師,母親Iris Du Pre是鋼琴家兼教育家。賈姬四歲時偶然聽到大提琴的音樂便要求母親給她學習這一樣樂器,並能夠輕易地駕御4/4大提琴;姐姐希拉蕊則修習長笛。姐妹倆從小就展露音樂天份,在童年時期聯手拿下不少音樂比賽的獎項。

杜普蕾音樂天份顯然比姐姐出色許多,起先進入赫伯華倫(Herbert Walenn)的倫敦大提琴學校就讀;1953年赫伯華倫去世,倫敦大提琴學校也因此關閉。賈姬的老師替她介紹了一位傑出的大提琴家威廉普力茲,並在普立茲的指導與推薦下贏得蘇季雅大提琴(Suggia Gift )大賽。

學習告一段落之後,杜普蕾15歲前往瑞士參加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大師班、20歲赴莫斯科和羅斯托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學琴,羅斯托波維奇深受這位年輕大提家才氣震撼,在結業時告訴眾人” the only cellist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hat could equal and overtake my own achievement”「唯一可以接我棒子的年輕大提琴家」。雖然受過大師的洗禮,杜普蕾心中真正的老師依然只有普力茲一人,由此也可見她念舊的個性。

1961年16歲時以一把1673Stradiarius大提琴在倫敦首度登台。翌年,她首度與BBC Symphony Orchestra合作,並參加逍遙音樂節,演出艾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Elgar Cello Concerto),大受好評。1965年2月,皇家音樂廳裡一場原本由里昂納德•羅斯(Leonard Ross)演奏的大提琴音樂會,演奏者因故缺席,主辦單位臨時通知杜普蕾代打。雖然陣前換將,卻大獲成功,當時在場的柯瓦契維奇稱之為「光輝狂喜的演奏」;指揮家沙堅特爵士也予以稱許。杜普蕾在這首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中嶄露頭角。杜普蕾亦表示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是她最愛的曲子。

同年杜普蕾與倫敦交響樂團(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and Sir John Barbirolli)為EMI錄製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真正讓杜普雷名揚世界的錄音。此曲錄製至今已經超過四十年,仍是公認最佳版本。當時她已經是國際級演奏巨星,此年她亦訪美與BBC交響樂團在紐約卡內基廳演出此曲。

或許是悲劇的巧合,杜普蕾把艾爾加的曲中帶著秋意的蕭瑟、悲劇的內省,和最後獲得勝利的整個心靈淨化過程表達得淋漓盡致;尤其是她漂亮的滑音和彈性速度,喃喃吟出悲劇性的主題;弦樂無限延展的餘韻,更是道出那無言的纏綿與哀淒。如此感人的艾爾加,似乎也預示她未來的悲劇性命運。艾爾加寫過燦爛明亮如愛的禮讚,但在歷經戰亂、飽受顛沛流離加上愛妻過世,62歲寫下這首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寫完曲子63歲他也過世了。杜普蕾把艾爾加的曲中帶著秋意的蕭瑟、悲劇,和最後獲得勝利的整個心靈淨化過程表達得淋漓盡致,喃喃吟出悲劇性的主題;弦樂無限延展的餘韻,道出無言的纏綿與哀淒,呼應杜普蕾多舛的命運,更令人悲傷。

杜普蕾生前主要使用兩把大提琴,1961年初登台使用的1673 Stradivarius,這把琴他使用直到1964年獲得1712 Davydov Stradivarius,兩把大提琴皆是來自她的教母Ismena Holland所贈。如今許多珍貴的錄音都來自這兩把提琴,而1712Davydov Stradivarius杜普蕾生病後便由前夫巴倫波因借給馬友友,在杜普蕾死後馬友友便買下這把琴。

1966年跨年夜,杜普蕾在鋼琴家傅聰家裡與巴倫波音(Daniel Barenboim)初次見面並且相戀。兩人在1967年6月於耶路撒冷以猶太教的方式舉行婚禮,這個被媒體譽為「音樂界金童玉女的組合」,也有人將這對夫妻與舒曼和克拉拉作比較。杜普蕾婚後改信猶太教,入猶太籍成為猶太人。

姐姐希拉蕊嫁給指揮家Christopher Kiffer Finzi,根據希拉蕊後來出的「A Genius in the family」指出杜普蕾與Kiffer在1971-1972年有婚外情事。巴倫波因在杜普蕾生病後,忙於世界旅行演奏,辛苦奔波也盡可能抽空回到倫敦陪伴愛妻,但巴倫波因最後在巴黎另築愛巢;當初為愛下嫁「異教徒」、轟動世界樂壇並傳為佳話的往事已不復在。

1971年杜普蕾發現自己的手指逐漸失去感覺,這樣的挫折令她對生活絕望透頂,也在此時她短暫離開巴倫波因回到倫敦姐姐希拉蕊家,並且大幅度減少公開演出。

杜普蕾看了許多醫生都查不出原因,情況越來越嚴重,1973年2月她舉辦了在倫敦的最後一場演奏會,與指揮家好友祖賓梅塔演出Elgar cello concerto,從此離開樂壇。 杜普蕾事後回憶當時她已經沒有辦法感覺琴弓的重量,打開大提琴琴盒對她來說也日益困難,最後她只是靠著視覺的記憶來判定,同年10月醫生終於診斷出她所罹患無藥可醫的多發性硬化症。

她身後的傳記作者伊莉莎白.威爾森 (Elizabeth Wilson) 這樣說:「悲劇的多寡並不能換算成數字,杜普蕾的損失也是無法計算的。1982年夏天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幾乎已經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而在此之前九年,她舉行了一場糟到不能再糟的告別演奏會。自此她的手腳相繼失去控制能力,最後渾身上下都不聽使喚。她張目所見都是雙重影像,頭一直嚴重地顫抖,使她無法專心看 書和看電視,日常生活起居均由特別看護、廚子和司機照顧,生活圈子亦侷限於病床與輪椅,婚姻對她來說幾乎只變成一張飯票而已。她既無法打電話,亦無法自己 吞食,講起話來困難重重,除了思考之外,她甚至連移動一下身子的能力都沒有。她非常無奈地固守著那受挫與卑微的孤立生活。」

1987年10月19日杜普蕾死於倫敦,享年42歲。杜普蕾死後,英國將某一品種英國玫瑰以她的名字「Jacqueline du Pre」作為命名以紀念她。

Der Schwanengesang「天鵝之歌」原是音樂家舒伯特連篇歌曲集。舒伯特寫下這些美麗的曲子不久後便英年早逝,所以後來我們習慣稱一個音樂家或藝術家死前的代表作為「天鵝之歌」(The Swan Song)。

晚年杜普雷招待朋友的方式就是邀請來訪的朋友聽她以前精采錄音。傳記作家威爾森回憶起拜訪她時,她問他們願不願意聽她在 1970 年與他的先生巴倫波英合錄的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杜普雷面帶憂色地說:『這是我的天鵝之歌,可是那時我並不知道。』與她一起聽使她絞心的曲子,可說是分嚐她深沉而又無盡的悲哀。『大提琴的音色聽起來就像是人在哭泣一樣,每當我聽到這首曲子的慢板樂章時,心總會被撕成碎片......,它就好像是凝結的淚珠兒一樣。』而1975 年之後,她就算想哭,也都沒法兒再哭。

扣掉最後14年如同囚禁的生涯,杜普雷在樂壇不過十年時間所錄製的音樂雖不多但首首都堪稱「天鵝之歌」。

杜普蕾拉琴有不輸男性的霸氣,氣勢往往凌駕整個樂團,運弓又多了黏膩,弓與琴有如船在水面上完全地黏合;同一首曲目我聽羅斯托波維奇的詮釋,男演奏家總比較俐落,杜普蕾在霸氣之外多了女性的細膩。 而除了艾爾加,杜普蕾的海頓,德弗札克,聖桑,舒曼大提琴協奏曲都有很棒的錄音,就如同剛剛說的首首都是天鵝之歌。

摘自 維基百科網站

SACD Super Audio CD是Sony與Philips合力研發的音樂碟片規格,是繼CD的發明之後,成功超越CD錄音品質的新產品。

音樂CD(CDDA)採取44.1KHz的取樣頻率,因此在接近人耳聽覺極限的高頻訊號中(接近20KHz)只能取樣出三成;要用這三成來恢復正確的類比訊號有困難性,被認為會造成相位誤差。

SACD Super Audio CD的取樣頻率高達2822.4kHz,是一般CD 44.1KHz取樣的64倍,而且SACD頻率範圍更是高達100KHz以上;也因此使得SACD改善了原來音樂CD音質給人冷硬的刻板印象,而以更細膩、更多細節、更柔軟的聲音呈現。SACD Super Audio CD的錄音方式是用Direct Stream Digital(DSD,即直流數位技術)方式錄音,摒除傳統的PCM錄音方式,將所有訊號以每秒280萬次直接把類比音樂訊號波形轉變為數位訊號,也就是所謂的『直接位元流數位』,因此取樣波形非常接近原來的類比波形。另外,SACD省去位元轉換程式,降低了數位濾波而可能產生的失真與雜訊。還有一個特點就是SACD也可以容納多聲道以及影像,由於SACD自身的定位以及1bit量化DSD直接資料流程在技術方面的簡潔和優勢(多數DAC是處理DSD數位訊號及類比訊號的互相轉換,如果要輸出或輸入PCM格式,則必須加上DSD及PCM訊號的轉換機制,這個機制需要相當的計算量),使得大多數的資深音響發燒友經過親耳聆聽後,主觀感覺都認為SACD在音質上勝過音樂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