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429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上交弦樂四重奏

Title 
莫札特 C大調第19號弦樂四重奏


摘自 U-Audio 音響共和國 網站
年輕而自信的表現 上交弦樂四重奏 / 郭漢丞

我很少有機會到大陸,自然也很難在對岸聽到表演藝術團體演出,還好,藉著優質的唱片錄音,還是可以管窺大陸在音樂的發展。上交弦樂四重奏由上海交響樂團各個弦樂聲部首席組合而成,堪稱上海交響樂團的精英,他們在2009年成軍,而這張上交弦樂四重奏的錄音作品,錄製於2013年,地點則是上海交響樂團的排練廳。

從作品的選擇上,三首弦樂四重奏曲目由莫札特開始,接上貝多芬,然後跳到蕭士塔高維奇,表面上看起來,他們從保守的古典起步,找來莫札特與貝多芬,然後大跳到現代作曲家,可是仔細觀察,他們的莫札特選擇了K.465的C大調第十九號,一開始就來個「不和諧音」(Dissonance),彷彿要告訴愛樂者,這不和諧的和聲寫作,並不是現代作曲家的專利,早在莫札特開始,音樂就已經可以用不和諧來創造嶄新的面貌,所以在貝多芬之後,一下子躍進到蕭士塔高維奇,一點也不奇怪,一點也不算大跳。

莫札特在1785年這一系列弦樂四重奏提獻給海頓,但是不和諧的音程,卻彷彿在告訴海頓:「嗨,海頓先生,音樂不一定要和諧才好聽,不和諧也能當作主題。」嶄新的手法乍聽之下相當突兀,如果不熟悉這首曲子的朋友,一聽可能會覺得這真的是莫札特的曲子嗎?不過音樂發展下去,莫札特還是回歸到和諧的路子,展現古典時期質樸而美好、寧靜而巨大的面貌。

接下來的貝多芬依然帶有海頓的遺風,在那個時代,如果要完全擺脫海頓的影響,恐怕很困難,但有趣的是,當年音樂圈權傾一時的薩利耶里,對當時的作曲家卻沒有那麼深遠的影響,一般人如果對薩利耶里有印象,可能還是電影「阿瑪迪斯」裡面講到薩利耶里毒死莫札特的無頭公案。

從莫札特、貝多芬之後,一接到蕭士塔高維奇,弦樂四重奏的面貌就有了很大的改變,冷峻的面貌,特殊的音程與和聲,加上五個樂章的編寫,1960年寫作的曲子,確實與一百五十多年前有巨大的差別。

從古典一下子跳到現代,上交弦樂四重奏展現了年輕與自信的詮釋,在古典的曲目當中,上交弦樂四重奏收斂起自由與熱情,節制地跟隨樂譜的指示,平衡地詮釋莫札特與貝多芬。以現在的演奏方法,更多音符上的修飾,沾染了些許浪漫的氣息,也表現出上交弦樂四重奏年輕的面貌。到了蕭士塔高維奇,熱情就浮現了,第一樂章獨特的主題和聲,冷峻嚴酷,第二樂章如暴風雨一般的節奏,加上尖銳吶喊的和聲,底部卻是頑固低音,不管在結構或音符上,都是衝突之中的和諧,上交弦樂四重奏掌握住音樂的張力,奇特的聲響流動著,是啊,年輕的樂團就該如此奔放,演奏貝多芬與莫札特,對他們來說好像顯得太老成了。

接下來的貝多芬依然帶有海頓的遺風,在那個時代,如果要完全擺脫海頓的影響,恐怕很困難,但有趣的是,當年音樂圈權傾一時的薩利耶里,對當時的作曲家卻沒有那麼深遠的影響,一般人如果對薩利耶里有印象,可能還是電影「阿瑪迪斯」裡面講到薩利耶里毒死莫札特的無頭公案。

從莫札特、貝多芬之後,一接到蕭士塔高維奇,弦樂四重奏的面貌就有了很大的改變,冷峻的面貌,特殊的音程與和聲,加上五個樂章的編寫,1960年寫作的曲子,確實與一百五十多年前有巨大的差別。

從古典一下子跳到現代,上交弦樂四重奏展現了年輕與自信的詮釋,在古典的曲目當中,上交弦樂四重奏收斂起自由與熱情,節制地跟隨樂譜的指示,平衡地詮釋莫札特與貝多芬。以現在的演奏方法,更多音符上的修飾,沾染了些許浪漫的氣息,也表現出上交弦樂四重奏年輕的面貌。到了蕭士塔高維奇,熱情就浮現了,第一樂章獨特的主題和聲,冷峻嚴酷,第二樂章如暴風雨一般的節奏,加上尖銳吶喊的和聲,底部卻是頑固低音,不管在結構或音符上,都是衝突之中的和諧,上交弦樂四重奏掌握住音樂的張力,奇特的聲響流動著,是啊,年輕的樂團就該如此奔放,演奏貝多芬與莫札特,對他們來說好像顯得太老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