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484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Simon Rattle
City of Birmingham Symphony Orchestra

Title 
馬勒交響曲全集, Vol. 4
馬勒 第4號交響曲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馬勒的前四首交響曲都與他早年的歌曲集「兒童的魔法號角」有莫大的關聯,從第五號開始,開始脫離這些歌曲的影響。他的前兩號交響曲引用此套歌曲集中的旋律作為主題,到了第三號交響曲,則採用其中「三位天使高歌」作為其中一個樂章的主題,又在第四號中引用「天國的生活」作為終樂章的主題。根據馬勒妻子艾瑪的說法,馬勒在第六號交響曲中,想要捕捉她和兩個女兒的丰采:在第一樂章第二主題和第三樂章的中奏段中,可以聽到這個分別代表母親和女兒的象徵;至於終樂章裡,他以英雄的姿態描述了自己,並讓三次命運的重擊降落在他身上(曲中以鎚子敲擊聲象徵)。據說在彩排此曲時,馬勒曾在後台暗自啜泣,因為他似乎覺得這樣的描述,是用音樂預言了他自己的死亡。

果然,厄運在隔年就來找他,曲中描寫的女兒瑪麗亞過世,他自己從維也納歌劇院辭職,並且還被診斷出心臟病。一向懼怕死亡的馬勒,為了規避命運,乃將終樂章最後一鎚刪去,但卻無濟於事。此曲以進行曲的風格殺伐地展開,成為全作悲劇性主旨的關鍵。

馬勒在1901年開始創作第五號交響曲,並於隔年夏天完成,這是他在第一號交響曲之後,第一次重新採用純器樂交響曲的創作型式,但他在此曲的終樂章,還是引用了一首魔法號角的歌曲旋律。此曲1904年由馬勒親自在科隆指揮,全曲分成三部份、共五樂章,給人一種從黑暗到光明的變化,也成了音樂學者口中馬勒特有的「演進調式」手法象徵。在第八號交響曲裡,馬勒忽然又轉回他早年對於歌唱的迷戀,將整闕交響曲寫成一部巨型的清唱劇,然後原本預定的第九號交響曲,也就是「大地之歌」,則因為恐懼歷來交響作曲家在創作完第九號交響曲之後,都會蒙命運之神寵召的宿命,而將之改名為「大地之歌」。

至於第十號交響曲基本上在馬勒生前只完成了草稿,前三樂章有配器了部份,但其餘樂章則付之闕如,長久以來,許多人都認為第二、四、五樂章應該是永遠不可能問世演出的,但音樂學者庫克則從馬勒殘稿中構思出完整的樂曲,將此交響曲接生到世上,馬勒遺孀一開始非常反對此版上演,但在紐約聽到此曲廣播後,終於被說服。第十交響曲至今有三個以上的復原版,庫克版最廣為人知。

現今柏林愛樂總監拉圖對馬勒有非常強烈的認同,他18歲時就在眾人反對下指揮了馬勒第二號交響曲,他曾說過馬勒對他而言,比許多其他作曲家重要的多,也因此在他唯一完成過的三套作曲家交響曲全集中,這套馬勒交響曲耗費了最長的時間灌錄,他從1984年灌錄其中的「悲愁之歌」開始,一直到2004年灌錄第八號交響曲,前後經歷了20年。這套馬勒交響曲全集,正好見證他從初綻露頭角到聲勢如日中天的20年,裡面最早灌錄的第二號交響曲更獲得留聲機大獎的肯定,也因此這套錄音,可以說是認識拉圖、認識馬勒最好的一套收藏。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G大調第四交響曲》是古斯塔夫·馬勒於1899年至1901年間創作的四樂章交響曲。第四樂章加入女高音獨唱。歌詞選自詩集《少年魔號》中的《天國的生活》(德文:Das himmlische Leben)。《第四交響曲》是馬勒交響曲中編制最小,時長最短的一首,較為溫暖、樂觀、精巧,某些樂段甚至有些古典樂派的風格。但依然有著相當強的原創性和馬勒獨有的特色,體現了作曲家精巧的作曲技藝,尤其是對位法的應用。

1892年2月,馬勒在停了整整18個月之後,又開始創作新的音樂。他寫了五首「幽默曲」,其中第五首就是《天國的生活》。他開始打算把這首曲子作為《第三交響曲》的結束,並取名為「小孩告訴我」,但最終取消,而是把其中的某些旋律進行加工,放入了「天使告訴我」一部分。在開始構思《第四交響曲》時,馬勒注意到《天國的生活》有著非同尋常的潛力,並決定將它擴展成一整部交響曲。

1899年,馬勒正式開始創作新交響曲。此時他成為了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總監,這是他夢寐以求的職位,而且他在這個職位上幹得很好。維也納也給了馬勒以靈感,使他創作出富有田園詩意的《第四交響曲》。他事先做好的草稿包括五個樂章,後來基本被完全顛覆。1899年7月,馬勒去薩爾茨卡默古特休假,但卻很不走運;天氣潮濕、環境吵鬧,令馬勒苦不堪言。但同時他突然開始醞釀樂思,並在幾天內就構思好了整部作品。休假的最後幾週,他辛勤勞作,將筆記本帶在身邊,一有了主意就記下來。回到維也納之後,他又投身於工作,將筆記本放到了一旁。

1900年,馬勒決定建一座房子供自己創作。他認為自己在指揮事業上花費了太多時間,並稱以前的偉大作曲家到了他的年紀,已經完成了大部分作品。他在焦慮中繼續創作,對極小的噪音也埋怨不止。但當他漸漸進入狀態時,發現自己比起前一年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第四交響曲》的創作只花了三個月;同年8月6日,馬勒已經完成,在做最後的修飾。他興奮地向朋友們彙報,並對其複雜的對位法和精妙的發展部津津樂道。

該作品於1901年11月25日在慕尼黑首演,由馬勒親自指揮。觀眾們都以為能聽到一部宏大的作品——「另一部第二交響曲」,因而在音樂會完畢之後,普遍感到十分失望,以至於噓聲一片。過了不久,魏因加特納指揮在法蘭克福的首演,馬勒又指揮了柏林和維也納的演出,但都反響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