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4608
音樂出版號:HIQXRCD6
演 出 者:

David Oistrakh
Mstislav Rostropovich
Sviatoslav Richter
Herbert von Karajan

Title 
貝多芬 三重協奏曲, 作品56

XRCD24

由JVC獨家開發的XRCD,是經由JVC研發的K2雷射定位錄音技術,重新製作母帶。JVC獨家開發的K2超級數字編碼器,可消除極大的低電頻信號的諧波失真,減少系統運行時不純淨的交流電對數碼的雜波干擾,這樣技術使得原音得以忠實重現。XRCD全部按照16bit / 44.1KH2的CD標準製作,所以不需要特殊的CD唱盤或譯碼器就能明顯展現出與眾不同的優越性。

XRCD24是JVC XRCD系列技術的最高規格,CD的空間感更大,細節度更多,聲音的飽滿度更高,極度完美無暇的自然音場讓XRCD24的愛用者成為最頂極的聲音饗宴。


摘自 Lily Kao Facebook 網站

貝多芬 三重協奏曲, 作品56 - 這首C大調,作品編號56的《三重協奏曲》是貝多芬運用小提琴、大提琴、鋼琴三件樂器的組合與交響樂隊相對置形式寫成的一首協奏曲,創作於1803年。它的問世及音樂表現力的充分展現, 為以後的浪漫主義創作拓寬了思路、樹立了典範。這首作品原本是為答謝他的經濟贊助人魯道夫公爵而作,於1803年開始動筆,但這位公爵的琴技卻實屬一般,所以貝多芬別出心裁地寫了這首奇特組合的《三重奏協奏曲》,其中鋼琴部分是最為簡單的,但小提琴與大提琴聲部的演奏正好相反,技巧艱深複雜。

這首《三重協奏曲》創作於1803年 。 當時憤世嫉俗的貝多芬在寫作他的《英雄交響曲》的同時,又要為取悅於他的一位貴族學生同時也是他的主要經濟贊助人魯道夫公爵而創作. 這位魯道夫公爵曾經當了貝多芬20多年的鋼琴學生, 在此期間他曾經給予過貝多芬以極為豐厚的報酬與物質資助, 從而使貝多芬能得以減輕生活的重負而專心從事作曲並為世人留下了眾多的驚世駭俗之作. 從這個意義上講, 魯道夫公爵的善舉確實值得稱頌. 貝多芬為了感謝公爵遂決定創作一首作品題獻給他, 以示回報. 運用什麼體裁寫作使貝多芬大傷腦筋,雖然當時公爵已做了貝多芬多年的學生 ,但據資料證實,魯道夫公爵的琴藝仍屬極為一般. 貝多芬為了讓這位特殊的學生能在當時的上流社會社交場所中具有顯山露水公開上台演奏的機會與能力,於是在反复思量後便決定採用以三重奏協奏曲的形式來進行音樂創作。

在這首精彩絕倫的作品中,既有輝煌燦爛的皇者之風,又有觸及靈魂的深情對話,還有極富哲理性的蒼勁感,令人拍案叫絕。三種獨奏樂器在技術和深度上都閃耀著奪目的光彩,大提琴尤其出色。貝多芬把大提琴這種長期被忽視的樂器提高到了同鋼琴、小提琴平起平坐,平分秋色的地位,它不再是個配角,這無疑是貝多芬的獨創和功勞。在指揮的帶領下,管弦樂隊絕佳地豐富和推動著獨奏部分的發展,配合著獨奏樂器將音樂中的英雄氣概和豪情三倍地擴大,交響樂在此顯現出一種罕見的、震人心魄的力量。

協奏曲(Concerto),字義有競爭、戰鬥的意思,指的是獨奏家與樂團之間爭競又合作的演出關係。三重協奏曲最早源自於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形式,不過多半是以弦樂家族或是管樂家族的「排列組合」為主,然而貝多芬的這首為鋼琴、小提琴和大提琴而作的三重協奏曲更為獨特,最挑戰的是貝多芬在兩種弦樂獨奏樂器外,竟破天荒的煞費苦心加入鋼琴的獨奏。

貝多芬選用三重奏協奏曲的形式來寫作道理很簡單, 如果依照傳統的形式由鋼琴家主奏,樂隊協奏的套路來寫,魯道夫公爵的琴技恐怕實難招架,但是如果以三重奏的面目出現,只要鋼琴獨奏的分量不要過重 ,相信他還是能夠勝任的。為了能讓這位公爵過一把演奏癮,而且音樂聽起來還能唬得住內行人的耳朵,於是貝多芬便別出心裁地寫了這首組合奇特的三重協奏曲,其中鋼琴部分是最為簡單的 ,而小提琴與大提琴聲部的演奏則正相反,技巧艱深、複雜,一般水平根本無法演奏,從這一點我們便可看出貝多芬用心之良苦。如果仔細琢磨,我們還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在這首協奏曲中沒有通常的華彩樂段 ,這在當時風行的演奏中必定要有器樂家大展其絢麗技巧的年代簡直是不可思議。這也是由於貝多芬怕華彩樂段使魯道夫公爵尷尬,故而索性不寫. 為了能讓公爵在演奏中享受到一種眾星捧月的感覺 ,而不是你來我往互相配合彼此呼應的重奏平等合作關係,貝多芬又煞費苦心地以二重奏的效果來處置這三件樂器的水平對置。他在寫作中獨具匠心地將鋼琴單獨為一聲部,小提琴與大提琴二者合為一部的安排,在音樂表現中就形成了二重奏的結構 ,這樣,鋼琴就有不少的獨奏樂段得以傲視群雄,盡情地自我表現. 其實, 這樣的佈局雖在構思時曾讓貝多芬大傷了一通腦筋,但是在寫作時卻又相對簡單了許多,因為如果要三種樂器等同對待 ,那麼每件樂器單獨呈現的機會就要求是對等的,那樣或許音樂非常好,但是魯道夫公爵卻無法演奏。如若公爵無法演奏,寫作此曲不是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貝多芬為了既能遮掩魯道夫公爵的演奏缺憾,又不讓樂曲聽來技術過於簡單,於是他便來了個重心偏移,將鋼琴演奏技術不足的份量統統強加給了小提琴與大提琴使之得以彌補,特別是大提琴聲部 ,為了要能讓大提琴的琴音不被樂隊及兩位重奏樂器壓住,貝多芬還特意在寫作時將大提琴的音域置於高音區,這樣演奏上的難度無形之中便加大了許多,真是代人受過啊!

儘管貝多芬在創作此曲時,所有的中心環繞都是為了能取悅於魯道夫公爵,但不知為什麼當樂譜於1807年出版時,扉頁上的題獻卻是羅布高維茲公爵而非魯道夫公爵。另外在1808年的首演時 ,魯道夫公爵也沒有出現,其中的原由我們現在已無從查考,但事實上從這首作品首演失敗之後直到貝多芬去世這19年間,這首《三重奏協奏曲》就不曾再被演奏過,即便在今天貝多芬的錄音製品比比皆是的唱片市場中 ,這首作品的錄音也不是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