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480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ario del Monaco
Renata Tebaldi
Karajan

Title 
笛卡之聲Ⅱ- Vol. 40
威爾第 奧泰羅



摘自 U-Audio音響共和國 網站

愛迪生發明留聲機大約在1888年,一路風行到二十世紀初,此後唱片出現,更方便的聆聽方式取代了腊捲軸,Decca唱片因緣際會,在1914年推出了第一部「可攜帶式留聲機」,在英國「每日郵報」刊登廣告,稱之為Decca。百年歷史的累積,Decca不僅是當今最重要的唱片品牌,更是見證百年音樂紀錄歷史的活字典。在「Decca Sound」限量套裝當中,收錄50張精彩唱片,更是愛樂者不可多得的好收藏。

Decca不僅是唱片公司,更是「寫唱片歷史」的重要成員,在1919~1929年間,Decca發行所謂「電子錄音的超級唱片」,二次戰後更首度推出「全頻段錄音」(ffrr, full frequency range recording),1950年推出了第一款適用於ffrr唱片所使用的唱臂,並推出十二吋LP。1958年再接再厲,推出「全頻段立體聲錄音」(ffss),1962年在推出「全方位立體聲」(Phase 4 Stereo)。這些錄音史上的重要里程碑,都出自同一家公司之手,可見Decca不僅是唱片史的見證者,更是歷史的創造者。

無論是唱片愛好者,或是對唱片僅有簡單認識的人,應當都聽過所謂「Decca之聲」,可是很多人對所謂「Decca之聲」的內容並不是很瞭解,可能有人還搞不清楚是不是和「台灣之聲」有關係。所謂的「Decca之聲」和他們所發明的錄音方式有關,早年從單聲道進化到立體聲的時代,錄音師並沒有所謂的「範本」,錄音現場該怎麼擺放麥克風,其實都還在實驗,在單聲道時代,反正麥克風只有一支,只要管錄音現場是不是夠安靜就好,但立體聲時代要考慮麥克風間距,甚至麥克風擺放的角度,都會影響錄音成像的好壞。在1954年時,Decca旗下三位重要錄音工程師,分別是Arthur Haddy、Roy Wallace與Kenneth Wilkinson,發明了所謂「笛卡樹」( Decca Tree),樹立了交響樂錄音的麥克風擺放典範。「笛卡樹」不是單純使用兩只麥克風,而是三只,麥克風架在樂團前方,高高掛起,通常使用三只無指向麥克風,藉以兼顧立體音場與音像。

「Decca Tree」之所以能成為典範,和Decca三位錄音工程師的努力有密切關係,尤其是Kenneth Wilkinson,這位傳奇錄音師曾三度獲得葛萊美最佳錄音工程獎,在世時曾與超過150位指揮合作錄製唱片,堪稱唱片史上最偉大的錄音工程師之一,而「Decca Tree」之所以成為古典唱片錄音典範,也和Wilkinson不斷反覆實驗調整,把成果透過錄音呈現,逐漸成為古典錄音的麥克風架設「範本」。

這套54張CD的限量專輯,收錄了這段時期五十套最優秀的錄音。每一套專輯都是初版封面,並有完整的錄音資訊與大量的照片。專輯還附有一本解說冊,詳細說明「全頻段立體聲」的發展歷史,以及音樂家與錄音場地的介紹。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這份錄音因為捕捉到最偉大的奧泰羅歌唱家:蒙那柯的演唱,再加上卡拉揚和女高音提芭蒂的黛絲德蒙娜共同搭配,而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歌劇經典。而在這份全新的轉錄發行中,原本1961年灌錄,卻因為早期CD長度考量,而未能收錄的第三幕芭蕾音樂,如今終於被收錄進來,也增加了這份經典錄音的收藏價值,長久以來許多資深樂迷們的抱怨,也終於得以平復。

蒙那柯和提芭蒂在50年代被公認是義大利歌劇界的夢幻拍檔,從1940年首度登台以來,他們的合作就被稱為「世紀拍檔」。蒙那柯的聲音被定位為英雄男高音,雖然他從不唱華格納歌劇,但因為宏量、雄渾而具穿透力的金屬般嗓音,而成為比一般義大利戲劇男高音更罕見的一類歌手。蒙那柯畢生最拿手的劇碼就是威爾第的奧泰羅一角,此角他在1950年首度粉墨登場後,經過不斷的揣摩前後演出多達427場,其演出之成功,在蒙那柯於1982年過世後,家人就讓他穿著生前最引以為榮的這套奧泰羅戲服下葬,可見不管是蒙那柯本人或是樂界,都公認這是他最具代表性的招牌角色,也讓他贏得「聖馬可之獅」的美譽。

而提芭蒂演唱的黛絲德蒙娜在當時女高音中更無人能出其右,就連一再與她較勁於史卡拉劇院的卡拉絲,都終生不敢飾演此角,瞠乎其柔美,這是提芭蒂作為一代抒情女高音的最高代表作:脆弱、無辜,卻都由她那音量極大的歌聲中表現出來,或許有女高音可以唱得柔、美,卻沒有人能夠聲音柔美卻又穿透歌劇院。有著這樣百年難得的稟賦,這兩位偉大歌唱家早在1954年就和指揮家Erde灌錄過第一次的奧泰羅,在經過7年的深入角色後,正好卡拉揚來到笛卡,這三巨頭難得的聚會,及時捕捉了兩位歌唱家巔峰時期的歌聲,才得以留下這套經典的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