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4812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otet de Geneve
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
Ernest Ansermet

Title 
笛卡之聲Ⅱ- Vol. 49
拉威爾 小孩與魔法



摘自 U-Audio音響共和國 網站

愛迪生發明留聲機大約在1888年,一路風行到二十世紀初,此後唱片出現,更方便的聆聽方式取代了腊捲軸,Decca唱片因緣際會,在1914年推出了第一部「可攜帶式留聲機」,在英國「每日郵報」刊登廣告,稱之為Decca。百年歷史的累積,Decca不僅是當今最重要的唱片品牌,更是見證百年音樂紀錄歷史的活字典。在「Decca Sound」限量套裝當中,收錄50張精彩唱片,更是愛樂者不可多得的好收藏。

Decca不僅是唱片公司,更是「寫唱片歷史」的重要成員,在1919~1929年間,Decca發行所謂「電子錄音的超級唱片」,二次戰後更首度推出「全頻段錄音」(ffrr, full frequency range recording),1950年推出了第一款適用於ffrr唱片所使用的唱臂,並推出十二吋LP。1958年再接再厲,推出「全頻段立體聲錄音」(ffss),1962年在推出「全方位立體聲」(Phase 4 Stereo)。這些錄音史上的重要里程碑,都出自同一家公司之手,可見Decca不僅是唱片史的見證者,更是歷史的創造者。

無論是唱片愛好者,或是對唱片僅有簡單認識的人,應當都聽過所謂「Decca之聲」,可是很多人對所謂「Decca之聲」的內容並不是很瞭解,可能有人還搞不清楚是不是和「台灣之聲」有關係。所謂的「Decca之聲」和他們所發明的錄音方式有關,早年從單聲道進化到立體聲的時代,錄音師並沒有所謂的「範本」,錄音現場該怎麼擺放麥克風,其實都還在實驗,在單聲道時代,反正麥克風只有一支,只要管錄音現場是不是夠安靜就好,但立體聲時代要考慮麥克風間距,甚至麥克風擺放的角度,都會影響錄音成像的好壞。在1954年時,Decca旗下三位重要錄音工程師,分別是Arthur Haddy、Roy Wallace與Kenneth Wilkinson,發明了所謂「笛卡樹」( Decca Tree),樹立了交響樂錄音的麥克風擺放典範。「笛卡樹」不是單純使用兩只麥克風,而是三只,麥克風架在樂團前方,高高掛起,通常使用三只無指向麥克風,藉以兼顧立體音場與音像。

「Decca Tree」之所以能成為典範,和Decca三位錄音工程師的努力有密切關係,尤其是Kenneth Wilkinson,這位傳奇錄音師曾三度獲得葛萊美最佳錄音工程獎,在世時曾與超過150位指揮合作錄製唱片,堪稱唱片史上最偉大的錄音工程師之一,而「Decca Tree」之所以成為古典唱片錄音典範,也和Wilkinson不斷反覆實驗調整,把成果透過錄音呈現,逐漸成為古典錄音的麥克風架設「範本」。

這套54張CD的限量專輯,收錄了這段時期五十套最優秀的錄音。每一套專輯都是初版封面,並有完整的錄音資訊與大量的照片。專輯還附有一本解說冊,詳細說明「全頻段立體聲」的發展歷史,以及音樂家與錄音場地的介紹。

摘自 PCHome商店街 網站

拉威爾寫有兩部歌劇,都是不到一個小時的精簡歌劇。「西班牙時光」完成於1907年,是他創作力旺盛的早期作品。「小孩與魔法」則是1924年完成的晚年之作,這是拉威爾更講究樸實與精簡的時期,他將馬斯奈、普契尼歌劇和當代美國爵士用混用,再加上蒙台威爾第巴洛克歌劇的簡潔,使得全片既有浪漫歌劇的優雅詠嘆調,又有普朗克式荒謬乖張的現代節奏與俏皮。

在他畢生作品中,即使是號稱採用了藍調的鋼琴協奏曲,也沒有此曲如此明顯的爵士樂色彩,而拉威爾也承認,他創作時,心中想的就是當時美國的百老匯和輕歌劇,尤其是蓋西文的作品。他竭盡所能地在劇中寫出浪漫的詠嘆調、華麗的花腔、甚至是模仿貓咪吵架的整段無詞詠嘆調,讓人嘆為觀止;而且就連管弦樂團也大量將這種想像力搬上舞台,長笛精確地模仿鳥鳴、合唱團模仿風聲,這作法讓法國六人組這群新起後輩大開眼界,起而效尤。而片中拉威爾又大量使用五聲音階和平行四度音,藉此呈現出東方風味,以描寫劇中一段中國瓷器茶杯的樂段。

此劇描寫一個頑皮的小男孩因為一直破壞家裡的物品,而在一個窮極無聊的日子裡,終於被這些器物群起攻擊。當天他因為頑皮被媽媽痛罵,於是大發脾氣,把屋子裡的東西到處亂扔發洩。結果所有被他扔過、破壞過的東西都活了起來,傢俱和裝潢全都吱吱喳喳地指責他不乖,連作業本都化身老人、臥室也變成滿是動物的花園,唱起歌來。小孩見大勢不妙,只好和所有物品和好,可是所有東西都怕他而避開,留下小男孩一人孤單地哭了起來大叫媽媽,而所有變身動物的傢俱這時則開始攻擊他,轉而又互相攻擊,攻擊中一隻小松鼠受了傷,大家於是停止互相攻擊,轉而照顧起小男孩,並帶他回家。小孩終於到家看到媽媽後,唱了一聲媽媽,結束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