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5270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斐宰徹

Title 
祢真偉大


摘自 啟示路佈落格 網站 上帝的男高音 ──斐宰徹的戲劇性生命見證

1969年出生的斐宰徹從小就喜歡唱歌,自從小學參加電視台兒童歌唱大賽獲得第一名,最大的夢想就是進入大學音樂系。然而家庭經濟困難,實在無法讓他上補習班準備大學入學考試,還好哥哥的朋友主修聲樂,願意免費幫他補習。

如願以償考入漢陽大學音樂系主修聲樂,斐宰徹卻只知道兩首義大利歌劇,因為他根本沒錢買唱片,也請不到教授級指導老師,只能請講師指導自己的聲樂技巧。面對困境,斐宰徹唯有加倍認真練習,經常一唱就是三小時,有時甚至整天都在練習;就連大學期間一度休學、先去服兵役,斐宰徹在崗哨站崗也不放棄練唱的機會。

對斐宰徹來說,服役期間是一段非常特別的特訓經驗。由於他服役的空軍崗哨站與飛機引擎實驗場很近,所以他站崗的時候,經常跟著飛機引擎實驗的聲音練習發聲,這種獨特的練習法,讓他練出不可思議的驚人音量。

退伍之後復學,斐宰徹開始嶄露頭角,除了在校內大小演唱會上吸引大家的目光,參加校外各種音樂比賽更是成績斐然,尤其以「東亞音樂比賽」獲得第一名最受矚目。

1994年,斐宰徹留學義大利,貧困的留學生活,除了家裡每月寄來七十萬韓元生活費(約合新台幣兩萬元),斐宰徹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音樂比賽的獎金,因為每得到一筆獎金就可以維持兩個月生活,所以他總是非常積極參加各種比賽,並以驚人的成績橫掃歐洲所有歌唱大賽冠軍!

眾多音樂比賽中,最特別的一次獲獎,大會不是頒發獎金,而是提供斐宰徹擔任歌劇男主角的機會!於是,初抵義大利第一年,二十五歲的斐宰徹就有機會前往匈牙利,演出普契尼《托斯卡》(Tosca)歌劇中的卡瓦拉多希,且不出意料地以〈今夜星光燦爛〉驚豔全場。

1998年,以第一名畢業於米蘭音樂學院後,斐宰徹的演唱生涯越發耀眼奪目。2001年,斐宰徹參與在芬蘭演出的歌劇《弄臣》(Rigoletto),之後又接連演出多齣歌劇;2003年,在英國卡地夫(Cardiff)劇場演出《波西米亞人》(La Bohme)男主角魯道夫(Rodolfo),更得到歐洲版美國《TIME》雜誌高度評價為「百年一遇的好聲音」。

2004年,裴宰徹在世界著名男高音多明哥(Placido Domingo)舉辦的歌唱比賽中獲獎,並被譽為感動多明哥的最偉大男高音。隨後,斐宰徹接受德國薩爾布呂肯(Saarbrucken)市立劇場敦聘,從義大利轉往德國發展,成為該劇院首位亞洲歌唱家,就此一路邁向職業生涯的巔峰,並獲得「歌劇史上亞洲最佳男高音」的稱譽。2004年底,斐宰徹應邀返國,在首爾蠶室奧林匹克公園體操場,演出經費高達三十億韓幣的《波西米亞人》。

在斐宰徹的演唱生涯中,曾發生一段有趣的插曲。有一次他在日本演出,結束後有一位評論家向主辦單位抗議:「聲樂家怎麼可以在歌劇舞台上使用麥克風?」其實斐宰徹根本沒有使用麥克風,由此可見其音量之豐沛。

2005年10月,當斐宰徹演出威爾第歌劇《唐•卡洛》(Don Carlo),正受觀眾空前歡迎之際,萬萬沒想到這齣歌劇竟成為他巔峰時期最後一場演出,因為當他正在準備第三場表演時,由於感覺喉嚨有異物而就醫,不料竟檢查出罹患甲狀腺癌!

緊急安排開刀,原訂三小時的手術,花了八小時才完成──病情遠比醫師的評估更糟糕,他的甲狀腺癌已是第三期!斐宰徹原本天真地以為,開完刀、休息三個月就可以重回舞台,誰知噤聲一個月後,再度開口說話,竟然只能發出沙啞的氣音,肺活量變小,音量也大大減少,這才知道為了徹底清除癌細胞,終究難以避免地傷及控制聲帶和橫膈膜的兩條神經!而且,斐宰徹不僅失去他的聲音,就連右葉肺功能也同時受到影響!

遭此巨變,有人建議他不如放棄唱歌,轉任表演經紀人或大學教授,然而對斐宰徹而言,不能唱歌如同置身黑暗世界,一直以來,他的生命唯一渴望就是站上舞台啊!

正當斐宰徹陷入絕望谷底,他的日本經紀人好友輪東太郎(影片中,更名為澤田),突然傳來可以藉由開刀重建聲帶的好消息,這個消息帶給他極大鼓舞。經過積極奔走,當年高齡七十七歲的聲帶重建權威一色信彥博士,雖已封刀十年,仍毅然接受請託。一色博士表示,一般甲狀腺癌侵蝕聲帶的重建手術,頂多只能為患者找回低沉的聲音,這個手術最困難的地方,就在於替斐宰徹找回高亢的音色。

2006年4月25日,一色信彥博士花了四個半小時完成手術,再加上斐宰徹術後勤奮努力不懈的復健,2008年,失去右側聲帶功能、僅靠左側聲帶發聲的斐宰徹神蹟似地復出,成了全球首例使用單側聲帶唱歌的聲樂家,並且至今仍是唯一成功的案例!

斐宰徹在日本開刀的過程後來拍成短片,當他躺在手術台上唱出聖詩〈你真偉大〉的一幕,透過NHK、KBS、Youtube等各種媒體傳播出去,令許多觀眾大受感動。斐宰徹回憶說,自己是職業歌劇演唱者,在舞台上不知唱過多少歌,從沒有一次像那天躺在手術台上那麼緊張、卻又那麼深刻感受上帝的恩典是何等偉大豐富,於是當一色博士在手術過程中要他唱一首歌,好測試他的聲音狀況時,他便不由自主唱出〈你真偉大〉。

聲帶重建手術雖然成功,令人難以想像的艱難復健與超越苦難的心情,絕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剛完成手術時,斐宰徹說話的聲音就像女生的聲音又細又弱,唱歌的音量也只能恢復大約以往的30%,又因為肺活量小、呼吸短促,完全無法唱長音。儘管沮喪,斐宰徹仍不放棄,依舊每天認真練習,但不可諱言,每當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心裡總不免一次又一次感到挫折。

這場病痛讓他深深感受,過去上帝賜給他音樂的天賦,使他成為世界頂尖的聲樂家,但他卻忘了這是上帝的恩典,從未為榮耀上帝而唱,而是為自己的名聲而唱。於是他徹底認罪悔改,向上帝獻上禱告,決志奉獻自己的餘生與聲音,只為榮耀上帝而唱。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因神經受損、被認定無法復原的橫膈膜功能,竟然在2008年不可思議地恢復,歌聲也一次一次奇蹟般進步!

斐宰徹堅強面對病痛、超越苦難的奮鬥精神,深深感動了日韓兩地的粉絲;不再完美的歌聲,卻更絲絲入扣地唱進人們靈魂深處,影響力越發擴散。

2008年,斐宰徹開始對外演出。

第一次應邀,是在韓國一所小教會舉辦詩歌見證分享會。曾經獲得全世界最高聲譽的他,那天竟然沒有力氣唱出高音,甚至連降了調,還是因為唱不下去而住聲。令人動容的是,當會眾看到斐宰徹唱不下去,反而一個接著一個唱了起來,最後台上台下一起唱完那首詩歌,使那場聚會成了一場動人難忘的見證會。

斐宰徹坦承,復原過程中他深深感受自己過去的驕傲──雖然自己是基督徒,教會也常邀請他去演出,但他一直不太喜歡去教會表演,因為覺得教會的場面不夠大、不夠專業;但現在的他,卻非常喜歡到教會唱詩歌做見證,因為每次到教會分享,心裡總是格外充滿平安。「我的聲音能夠恢復到什麼程度,何時能夠回到舞台,所有的問題我都沒有把握,但我心中充滿了說不出來的平安與幸福,那種平安絕不是因為得到名聲和成功而來,而是上帝所賜真正的平安!我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雖然失去以前看為比生命更寶貴的聲音,卻讓我看見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次演出後不久,斐宰徹接到來自日本教會的邀請,但一想到前不久的經驗,他不敢接受而拒絕了。兩天後,斐宰徹再次接到日本教會的電話,那時他在禱告中聽到一個聲音:「不能唱歌是你對自己的憂慮,但這一次是上帝為你預備的舞台。」斐宰徹於是清楚知道,這是上帝的旨意,便鼓起勇氣回應上帝的呼召。站在日本教會的講台上,雖然他仍因擔心害怕而發抖,但當他在心中默默向上帝禱告:「主啊!我把這首詩歌獻給你!」害怕馬上消失,勇敢唱了出來。

斐宰徹的日本好友輪東太郎,不斷為他安排演出機會,鼓勵他東山再起,雖然舞台不像以前那麼大,但觀眾似乎更受感動;他唱的歌也不再一樣,即使聲量和音樂技巧不比從前,斐宰徹卻更能深刻唱出一首首生命之歌、得勝之歌。

2008年7月,斐宰徹站在東京教會的講台上,兩百四十位觀眾以眼淚給他支持和鼓勵,給予他最熱烈的掌聲。接著,教會又在橫濱國立大學辦了一場見證分享會,斐宰徹在六千位觀眾前面演唱,雖然聲音還是有問題,不免讓他感覺很挫折,但他仍然堅持繼續演唱。

2008年12月,斐宰徹再一次站上東京的舞台,正式舉辦個人演唱會,三百位觀眾坐滿演唱會現場,當他開口唱出第一首歌,台下觀眾已忍不住感動落淚。演唱會結束,全場觀眾起立,掌聲久久不絕,應邀出席演唱會的一色信彥博士也忍不住說:「這真是個奇蹟!」

演唱會結束後,NHK新聞以「昨晚出現了奇蹟的舞台」,專題報導斐宰徹演唱會的感人新聞,更連續兩年跟拍,製作紀錄片,持續報導斐宰徹的神奇復出。

經歷了第二次「變聲期」,斐宰徹說:「即使在舞台上不再扮演主角,但在我的人生舞台上,我仍然是主角。主角要扮演得好,一定要全力以赴,而且要非常熱愛那個角色,甚至到──到底是在舞台上表演、還是實際生活都搞不清楚,才能夠感動觀眾。從今以後,我用我的靈魂唱歌!」

即使現在音域只剩過去的七成,目前在韓國首爾漢陽大學任教的斐宰徹,跟過去已經完全不同,只要哪裡需要他的歌聲和見證,他就義不容辭與人分享上帝恩典,見證上帝榮耀!

斐宰徹,永遠的上帝的男高音──過去,一直為觀眾而唱;現在,只為生命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