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5696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 Orchestra
Zubin Mehta

Title 
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全集, Vol. 1
柴科夫斯基 第1, 2號交響曲


全5片CD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1977年梅塔完成了所有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錄音工作,當時他正擔任洛杉磯愛樂的音樂總監。

本輯為這些交響曲首度以CD之形式做全球發行,另外還收錄補白的1812與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以及以色列愛樂所演奏的「天鵝湖」與「胡桃鉗」組曲。

這些多年前的錄音早已經廣獲肯定,如今以CD發行,料將擄獲更多樂迷的心。

摘自 e-classical 網站

祖賓•梅塔的音樂生涯,擁有許多的第一。

二十五歲,他成為柏林愛樂和維也納愛樂創團以來,最年輕的客席指揮,二十六歲擔任美國洛杉磯愛樂最年輕的常任指揮。從1981年到現在,祖賓•梅塔是以色列愛樂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終身音樂總監。而且他在紐約愛樂長達二十一年的指揮任期,到現在也還沒有人超越。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祖賓•梅塔能夠擁有這些輝煌的經歷?或許和他的文化和民族背景有關。印度曾經是英國殖民地,英語從小是祖賓•梅塔的第二語言,對他後來在世界各地擔任指揮,是很大的助力。祖賓•梅塔二十五歲的時候,英國名指揮家畢勤(Sir Thomas Beecham,1872-1961)過世,和畢勤同月同日生的祖賓•梅塔,成為第一位和英國管絃樂團合作的印度人。

祖賓.梅塔出生在印度的孟買,他的父親梅利.梅塔,是孟買交響樂團以及弦樂四重奏團的創始者。祖賓•梅塔曾經說,他從躺在搖籃的時候,就開始接受音樂的薰陶。七歲學習鋼琴和小提琴,十六歲第一次指揮孟買交響樂團,祖賓•梅塔的父親卻希望他在音樂之外,能夠學習比較有用的技能,因此鼓勵祖賓•梅塔學醫。但是,祖賓•梅塔自己卻說,每當他在寫考卷,或是在實驗室裡解剖鯊魚的時候,腦中浮現的,卻是布拉姆斯的交響曲。終於,在祖賓•梅塔十八歲的時候,他前往維也納的音樂學院,和斯瓦洛克斯基(Hand Swarowsky)學習指揮。

祖賓•梅塔的老師斯瓦洛克斯基曾經預言,祖賓•梅塔必然會成為音樂史上的偉大人物。果然,自從祖賓•梅塔二十二歲得到英國利物浦大賽的指揮首獎以後,指揮的事業可以說是一帆風順。二十五歲,他成為維也納愛樂和柏林愛樂最年輕的客席指揮,隔年,他又擔任洛杉磯愛樂最年輕的常任指揮,還有蒙特利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同時帶領北美兩大交響樂團的任務,在祖賓•梅塔之前也是沒有人達到的。

祖賓•梅塔小時候學的是小提琴,在維也納音樂院學的是低音大提琴,因此他非常清楚「弦樂」對管弦樂的「音響效果」影響非常大,而且祖賓.梅塔相信,學習弦樂的指揮家,比學習鋼琴家出身的指揮家,更能夠領導整個管弦樂團的音響。也因此,祖賓•梅塔指揮之下的樂團,弦樂的音響效果,都很豐富華麗。

祖賓•梅塔喜歡的曲目,以具有豐富音響效果為主,像是後期浪漫派的布魯克納和理察.史特勞斯。不過,隨著經歷的增長,巴赫、莫札特,到比較近代的巴爾托克、荀伯格,也成為他常演奏的曲目。天生的樂觀性格,讓祖賓•梅塔指揮的音樂,具有明亮、健康的感覺。不管是德國或是俄國作曲家的作品,都能塑造出屬於他自己的獨特風格。

祖賓•梅塔非常具有個人魅力,他指揮的時候手勢簡潔,拍子明快,而且通常都是背譜指揮,具有一種視覺上的魅力。他風靡的對象,從十幾歲的少女,到七、八十歲的老婦人都有。也因為他指揮的曲目範圍很廣,不只限於傳統的西洋古典音樂。甚至,他也會受到一些聽搖滾樂的樂迷支持。

祖賓•梅塔性情開朗樂觀,在洛杉磯愛樂擔任指揮的時候,團員們都覺得他是一位年輕,卻很具有領導能力的指揮家,對他非常愛戴。洛杉磯愛樂的贊助者也很喜歡祖賓•梅塔,董事會甚至願意購買一批新的弦樂器,讓樂團的聲音,能夠符合祖賓•梅塔對弦樂的嚴格要求。因為祖賓•梅塔不斷地提高了樂團的水準,還有他自己的名聲,在結束洛杉磯愛樂和蒙特利交響樂團的指揮任期之後,四十四歲的祖賓•梅塔,被邀請擔任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邁向他指揮生涯的另一個高峰。

祖賓•梅塔幾乎在40歲時,就站上了人生的高峰。但是,他並不因為擁有了響亮的名氣,就覺得滿足,而是把他的指揮才華,運用在各種不同的公益活動上。身為印度人的祖賓•梅塔,成長在一個充滿變動的時期,當祖賓•梅塔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見證了印度的獨立,巴基斯坦和印度人,因為領土衝突造成的苦難,以及印度國父甘地被刺殺身亡的歷史。所以,他從小就深深地體會到自由和平的珍貴,也希望能盡自己的力量,對世界有所貢獻。他的第一場公益演奏會,就是為了幫助匈牙利人民,抵抗共產主義的壓迫。

二十五歲的時候,祖賓•梅塔代替病重的指揮家尤金•奧曼第(Eugene Ormandy, 1899-1985)指揮以色列愛樂。這次的演出,代表著祖賓•梅塔和以色列愛樂友誼的開始。從此以後,他和以色列愛樂的互動就非常密切。1981年,祖賓•梅塔被聘請為以色列愛樂的終身指揮。很巧合的是,祖賓•梅塔出生的1936年,正好也是以色列愛樂成立的同一年。擔任指揮以後,他也隨著以色列愛樂成長,帶樂團到世界各地演出,讓不同的國家體會以色列人的藝術。

祖賓•梅塔和以色列愛樂,合作了超過1600場的音樂會。當以色列因為戰爭情勢緊張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取消其他地方的行程趕到以色列,為前線的軍官舉行演出。有一次,祖賓•梅塔來到了以色列北部黎巴嫩的邊境。黎巴嫩的聽眾在音樂會結束以後,還和演出的音樂家們一起跳舞,而且高興地說,阿拉伯和猶太人都是兄弟。

在紐約愛樂擔任指揮的時候,祖賓•梅塔曾經因為信仰回教的馬來西亞政府,不希望樂團演出猶太人的作品,堅持取消音樂會;而在南非實行種族隔離的時期,他也拒絕到南非演出。在猶太人和德國人長期仇視對立的情況下,他努力讓德國作曲家像是華格納,理察•史特勞斯的作品,能夠在以色列演出。因為祖賓•梅塔十分愛好和平,在他的心中,音樂是沒有國界的。

西元1988年,祖賓•梅塔擔任紐約愛樂指揮時,曾經到前蘇聯的莫斯科,指揮蘇聯國家交響樂團和紐約愛樂合作演出,對於美國和蘇聯長久以來緊張的關係,有很大的幫助。而為了幫助聯合國的難民基金募款,透過26個國家的電視實況轉播,祖賓•梅塔指揮賽拉耶佛交響樂團和合唱團,在戰後賽拉耶佛圖書館的廢墟,演出莫札特的安魂曲。其實早在美國的反越戰時期,祖賓•梅塔就號招了自願組成的交響樂團,到處舉行傳達和平的音樂會。

祖賓•梅塔對於世界和平的努力,一直都沒有間斷過。1994年,祖賓•梅塔長久以來的心願,終於實現了。他率領以色列愛樂,來到他的出生地印度,在孟買和新德里舉行演出。經由這次的演出,以色列和印度,恢復了過去30年以來,因為政治因素凍結的關係。這也成為了他生命中十分值得紀念的事。西元1996年,祖賓•梅塔和以色列愛樂一起舉行六十歲的慶生會,在美國巡迴演出。活動結尾的高潮,祖賓•梅塔同時指揮以色愛樂和洛杉磯愛樂,許多傑出的猶太裔音樂家,像是帕爾曼(Itzak Perlman)、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和巴倫波音(Daniel Barenboim)都一起參加了這場盛會。

祖賓•梅塔除了指揮交響樂團,在世界各地進行演出之外,他還自許為一位歌劇指揮家。28歲在加拿大蒙特利交響樂團演出威爾第的歌劇「阿伊達」之後,他就經常到世界各地著名的歌劇院指揮,有時還透過攝影機,在世界各地播出。1990年,世界盃足球賽在羅馬舉行,主辦單位邀請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多明哥、帕華洛帝同台聯合演唱,祖賓•梅塔就是當天晚上的指揮。因為這場演唱會非常成功,主辦單位在1994年的洛杉磯世界盃足球賽,又再度邀請祖賓•梅塔,指揮三大男高音的第二次聯合演唱會。 祖賓梅塔在亞洲的知名度,算是頗高的一位指揮家。1998年,祖賓梅塔曾經在北京的紫禁城,指揮普契尼的歌劇「杜蘭朵」,並由中國導演張藝謀導演。那次的演出,讓「杜蘭朵」這部以古代中國為背景的歌劇,更增添了東方的美感,以及大中國的文化氣宇,為歌劇史寫下精彩的一頁。

而祖賓梅塔也曾經五次訪問台灣,最近的一次是2004年,率領維也納愛樂來到台灣演出,受到聽眾熱烈的歡迎。愛好公益以及和平的他,更在2005年,為南亞海嘯的週年舉行紀念音樂會。 結束紐約愛樂指揮的任期之後,祖賓•梅塔從1998到2006年,在德國幕尼黑的巴伐利亞歌劇院擔任音樂總監,並持續擔任以色列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及永久指揮,而各種表演和唱片錄音的工作,也一直持續進行著。祖賓•梅塔和許多前輩指揮家一樣,年紀愈長,愈有活力,不斷在世界的舞台上演出,而愛樂者,也都持續見證祖賓•梅塔繼續創造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