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5924
音樂出版號:VVCD-00093
演 出 者:

Vladimir Sofronitsky

Title 
索佛尼斯基演奏史克里亞賓


摘自 PPT - YTJEN (indigo girls) 網站 迷魅的酒神--Vladimir Sofronitsky

在上世代的俄國鋼琴家中,各地的愛樂者最常聽到的就是Horowitz、Richter、 Gilels,而約與其同時的Vladimir Sofornitsky(以下將簡稱索氏)則較罕為人 知。如Harold Schoenberg的The Great Pianists 中對於索氏僅寥寥幾語帶過。 這一方面是由於索氏生前名聲侷限於東歐地區,在西方僅驚鴻一瞥,二來則由於 其錄音早於1960年代前完成,多為單聲道Mono錄音,不易為人優先考慮。但是在 愛好鋼琴音樂者的心目中,索氏展現的獨具一格的音樂魅力,卻是令人深刻難忘 的。

Vladimir Sofronitsky於1901年5月8日出生於帝俄聖彼得堡,1961年8月29日逝 世於蘇俄莫斯科,享年61歲。他生在教師家庭,3歲時全家遷居華沙,他由 A.Lebedeva-Getzevich(Nikolai Rubinstein的學生)啟蒙學琴。10歲起列名 在當地音樂院的班級演奏會中,並迅速受到樂評人的注意。俄國作曲家 Alexander Glazunov也注意到他,推薦他至波蘭鋼琴演奏者 Alexander Michailowski處學習,在1913年全家回到聖彼得堡後依舊持續著, 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方告中輟。之後兩年,他隨同鋼琴演奏家兼作 曲家L.A.Schedrin學習。1916年進入彼得格勒音樂院成為Leonid Nikolaev的鋼 琴班學生,並向Maximillian Steinberg(Rimsky-Korsakov的學生兼女婿)學 習作曲。1919年索氏開了第一場演奏會,於1921年以極優異成績自彼得格勒音 樂院畢業。

自此他展開職業演奏活動,曲目偏重於浪漫時期的Chopin、Schumann、Liszt、 以及俄國當代作曲家Rachmaninoff、Medtner、Scriabin(下文將簡稱史氏), 索氏對Scrabin的音樂有其獨特的詮釋,1922年在家中演奏史氏《第三號奏鳴 曲》,在場聆聽的史氏遺孀深受感動,稍後邀請索氏與樂團合作擔綱史氏作 品《火之詩》。後來索氏也與史氏之女結婚。同時在同儕間如Henrich Neuhaus 、Egon Petri、Vladimir Horowitz之間,他也受到相當的支持,並吸引俄裔 精英出席他的演奏會。

自1928年到1929年索氏旅居波蘭與法國。剛到巴黎不久的Glazunov將他推介給 法國愛樂者,稱之為俄國新生代鋼琴家中的佼佼者之一。而法國樂評也對他多 所讚揚。此時索氏也在法國聽到了流亡在外的Rachmaninoff與Chaliapin的表 演。同時他與當時流寓巴黎的Prokoviev有所交誼(普氏後來也回到蘇俄), 1930年索氏回到蘇俄繼續職業演奏活動。1936年起至1939年,他接受列寧格勒 音樂院的教職,但他曾開過許多音樂會,向大眾引介自巴洛克至當代俄國最優 秀的鋼琴作品,在俄國此為少數媲美於Anton Rubinstein「歷史性演奏會」的 活動。隨後由於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與列寧格勒保衛戰的影響,迫使他減少音 樂會活動,後來疏散到剛從跡近空虛中復原的莫斯科,在此恢復演奏活動。

索氏於1943年獲頒傑出藝術工作者頭銜與蘇聯國家獎,任教於莫斯科音樂院, 1945年中二次大戰結束,他被選為出席波茲坦會議的藝術家代表之一,於1946 年獲頒列寧獎章。但是長期以來,索氏並不像同儕Neuhaus、Goldenweiser一 樣與官方有較好的關係,因此無可避免的受到官方的限制。雖然他被視為俄 國最優秀的大師級藝術家,卻不易獲得至西方演奏的許可(這是他名聲無法 傳到西歐北美的重要原因);他也只能領取中級教師的薪水,心靈的苦悶使 得敏感的他感到挫折,而沈迷於酒與藥物中,造成他的健康情況日漸受損。

直到1953年之前,索氏的演奏活動依舊頻繁,其中最著者就是在1949年以 Chopin逝世百年為主題的五場系列演奏會,與1953年紀念Schubert逝世125 年的系列音樂會。1954年後,索氏不再離開莫斯科,公開音樂會活動也大量 減少,他只在Scriabin紀念館內舉行小型演奏會,於此期達到他的音樂藝術 成就的高峰。但是日趨惡化的健康狀況,使他1959年時臥床數月不得不停止 演奏,1960年秋季,他不顧醫師勸阻,恢復錄音,並舉行演奏會。他分別在 1960年12月5日於莫斯科音樂院的小演奏廳,與1961年1月7日Scriabin紀念 館,舉行Sciabin的89冥誕紀念音樂會。他於同月 9日最後一次出現在莫斯 科音樂院,同年8月29日逝世。

現今所留下的索氏錄音數量頗有限,其來源多為俄國Melodiya當時為他演奏 所留下的錄音,因此同一曲目,往往有多個版本。音樂學者樊慰慈曾在《來 自高加索的琴韻》中對於索氏錄音的發行、與為何返國的原因有所說明,茲 不多贅言。筆者以下將以索氏的Schubert、Scriabin、Beethoven、Chopin、 Mozart錄音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