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09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Yulianna Avdeeva

Title 
偉大的蕭邦詮釋者 - 1927- 2010歷屆蕭邦大賽得獎者錄音, Vol. 11

11片套裝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從1927年舉辦第一屆比賽開始,波蘭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受矚目,也是最具權威性的鋼琴大賽之一。從1927年到2010年,多位出身自這十六屆比賽的鋼琴家都在鋼琴演奏史上寫下自己的一頁。

2001年,波蘭國會在華沙成立蕭邦學會負責籌辦蕭邦大賽的「蕭邦學會」。除了舉辦賽事,學會延續十九世紀蕭邦委員會與蕭邦協會的傳統,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蕭邦音樂研究中心。他們的業務還包括出版相關出版品、營運蕭邦博物館與收藏了豐富的書籍與唱片,在推廣、保護與傳播蕭邦的音樂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2005年起,蕭邦學會另一項重點計畫就是每年在華沙舉辦「蕭邦與他的歐洲」國際音樂節,邀請全球最優秀的演奏者們,在音樂節上演奏蕭邦的音樂,以及與其時代、背景相關的作品。

這一套CD廣泛收錄了1927年到2010年的蕭邦大賽優勝者演奏錄音,除了奧博林、凱納、蘇塔諾夫、阿夫傑耶娃珍貴的比賽實況錄音,還有諸如奧博林、烏寧斯基、徹爾尼─斯捷方斯卡、達維多維奇、奧爾森、朱西亞諾、阿夫傑耶娃的音樂會錄音。其中奧爾森與阿夫傑耶娃在「蕭邦與他的歐洲」音樂節上的演出錄音都是第一次出版。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Yulianna Avdeeva

1985年出生於莫斯科,阿芙蒂耶娃五歲開始學琴,曾在蓋尼辛特殊音樂學校就讀,後畢業於蘇黎世高等藝術學校,老師是Konstantin Scherbakov。阿芙蒂耶娃曾在2006年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2007年帕德瑞夫斯基鋼琴比賽獲得第二名,到了2010年的第十六屆蕭邦大賽則一鳴驚人,她一路過關斬將,越接近決賽表現越好,幾乎所有評審都給她最高分。在首獎之外,她還獲得鋼琴家齊瑪曼特別獎(Krystian Zimerman prize)--最佳奏鳴曲演奏獎。阿芙蒂耶娃被大師傅聰稱之為「百年一見的音樂天才」,她的蕭邦並不特別詩意或是浪漫,反而是有些均衡內斂的古典風格。她強調尊重作曲家的意志,但在忠於原譜的同時,她又能彈出自己的想法,時時有令人驚喜的巧思出現。


摘自 中國時報 網站

蕭邦獎冠軍艾芙蒂娃 傅聰「繼承人」 / 林采韻 2010-10-28

才剛揭曉的本屆波蘭蕭邦鋼琴大賽,由廿五歲的俄國鋼琴家艾芙蒂娃(Yulianna Avdeeva)奪冠,她的老師正是鋼琴家傅聰。傅聰表示,艾芙蒂娃在比賽資格審查時差點被刷掉,差點連比賽第一輪都進不去,「我當時得知,表達鄭重抗議,揚言退出大賽評審。」

傅聰不惜出面為艾芙蒂娃打抱不平,主因不在於艾芙蒂娃是她的學生,更重要的是他將艾芙蒂娃視為繼承人。「她有自己的思想,不是我的複製品,但她與我擁有相同的靈魂及追求音樂的真切態度。」

傅聰的父親曾說,做人為第一,其次是做藝術家、音樂家和鋼琴家,「艾芙蒂娃四者兼具,我則獨缺『鋼琴家』。」傅聰說,他從小自學,沒有行雲流水的鋼琴技術,總覺得不夠用而很痛苦。

傅聰兩年半前開始教授艾芙蒂娃,「她的進步驚人,呈現跳躍性,今年三月份我還有點擔心,到了比賽前一周全都消化了。」傅聰說,艾芙蒂娃令人感到可喜之處,在於她不受世俗影響,完全專心於音樂,「甚至在獲得冠軍後,她還是不停與我討論樂曲應有的詮釋方式。」

傅聰說,今年蕭邦鋼琴大賽的選手素質是近年之最,「本屆的第五、六名都有機會成為過去幾屆的第一名。」關於今年沒有任何亞洲鋼琴家進入決賽,傅聰指出:「今年的亞洲鋼琴家大多只有技術,缺乏文化底蘊。」

艾芙蒂娃今年十二月將巡迴日本演出,惜才的傅聰已致電台灣友人開始安排,希望台灣樂迷年底也有機會見證他欽點的「繼承人」。

今早傅聰朋友打電話來,說傅老師急著要找我;我打電話過去,原來是為了中國時報的報導,有人還翻成英文po到網站上,他問是不是我做的。

我立即澄清--我了解報導那樣寫,對傅聰和Avdeeva其實都是傷害,我怎可能翻成英文po到網上(記者應該不了解比賽規定,當然也沒想到無聊人士會那麼多)。

傅聰再次澄清,說雖然他認識Avdeeva兩年半,但都是大師班上課,而且兩年半來才上過五次課,但五次上課就見到她極其驚人的進步和蛻變,傅聰自己則不收私人學生,也沒有人能打傅聰學生的名號。(Piotr Anderszewski也是傅聰在Como的學生,傅聰很喜歡他,他也和傅聰很熟,但傅聰不會說Anderszewski是他的私人學生)

而且比賽一開始,傅聰就和主審Jasinski說過,說曾在Lake Como指導過Avdeeva(還有其他很多參賽者),問這樣可不可以,需不需迴避,但主審說沒問題(正式和私人學生要迴避,大師班則不用)。今年伊莉莎白大賽首獎得主Denia Kozhukhin還在比賽手冊上直接寫,說他 studying with Fou Ts’ong at the International Piano Academy, Lake Como (見 http://www.cmireb.be/en/i/964-Denis_KOZHUKHIN.html) 傅聰也問了比賽,但那是大師班性質,他不用迴避(這些都是網路上可查,全都是公開的,傅聰在伊莉莎白大賽也不用迴避Kozhukhin)。

這本來就是完全公開且合乎規定,傅老師說不知道為何會被人扭曲,說他是在作弊。而我完全能感受到傅聰對Avdeeva的欣賞,覺得她對音樂之全然投入,對讀譜之一絲不苟,對音樂文法之錙銖必較,完全是他的寫照,覺得自己在這比他小51歲的鋼琴家身上,既看到知音,也看到傳承。而且以傅聰在華人世界與蕭邦詮釋的高度,他願意毫無保留地稱讚Avdeeva,那是真的愛才惜才。有人要認為這是傅聰跳出來「沾光」,很抱歉,我覺得那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說實話,我不知道為何有人看到片段報導,就可以編出一大堆故事。我只能藉這個版面幫傅聰澄清,也希望自以為了解比賽的人,能夠不要只當半瓶水──要了解就要全盤了解,而非自己編故事。

我不知道那個英文版是po在哪裡。如果有人有看到,且願意幫忙把這篇澄清也翻成英文po上去,我會很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