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47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阿胥肯納吉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Title 
蕭士塔高維契交曲全集 Vol. 4
第4號交響曲


全套12片CD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蕭士塔高維契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一生之浮沉及音樂創作與蘇聯共產政權有著極大的關係,而他的交響曲更被視為是他生命軌跡的最佳紀錄。這套專輯還特別收錄了一段1941年列寧格勒被圍城時蕭士塔高維契的談話,以作為佐證。透過廣播宣揚他正在創作的第7號交響曲「列寧格勒」,並提醒俄國聽眾音樂藝術正遭逢危機,希望所有音樂工作者都能無私地為祖國奉獻。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阿胥肯納吉投入大量的心力於蕭士塔高維契作品的研究,包括了他的鋼琴作品,不久前錄製的《24首前奏曲&賦格》便獲得多項國際大獎的肯定。自1987年首度嘗試第5號交響曲的錄音工作,陸續完成的許多錄音都獲得企鵝唱片評鑑的佳評,直至近期大師才完成全部十五首交響曲的錄製工作。2003年,大師帶領愛樂管弦樂團來台演出時,也曾安排蕭士塔高維契的第10號交響曲。

本輯中的第4、14號交響曲便是2006年完成的新錄音,而第4、13、14號則是首度出版,合作的樂團則為NHK交響樂團。以往的錄音大都是與英國的皇家愛樂合作,少數作品與聖彼得堡愛樂合作(第7 & 11號交響曲)。

企鵝評鑑認為本輯中的第5號交響曲是此曲眾多版本中最佳的詮釋,並給予三顆星的評價,其豐沛的音響及錄音品質已達示範級水準。其餘的錄音,企鵝唱片評鑑也都給予佳評。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c小調第4號交響曲,作品43,是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作品。創作於1935年9月至1936年5月,本來安於1936年12月11日由列寧格勒交響樂團作首演,但因相信是由史大林於撰寫的文章「混沌埋沒了音樂」,並於1月28日的《真理報》社論上刊載,嚴厲批判他的歌劇《穆森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自此他感受到官方帶來的壓力,不得不到最後關頭放棄了這場首演。直至1961年12月30日,由莫斯科交響樂團及基里爾·康德拉辛指揮下,於莫斯科音樂學院大廳中才作出首演。

本曲的手稿已經遺失,音樂研究學者相信它是在二戰期間,蕭士塔高維奇在撤離列寧格勒時所遺失的。一直以來,作曲家都只保留了雙鋼琴版本的手稿,並於1946年出版。1960年,於列寧格勒交響樂團當樂譜管理的沙曼(Boris Shalman)在樂團的資料庫中意外尋獲回首演時的各樂器分譜,經康德拉辛的協助和作曲家的同意下,把總譜重新組合起來。

背景
和上一首交響曲相距超過6年後,蕭士塔高維奇嘗試在劇場音樂及電影配樂外,也重新投入創作一般的傳統曲種,1933年至34年期間,先後完成了《第1號鋼琴協奏曲》及《d小調大提琴奏鳴曲》。接下來,他便準備撰寫另一首交響曲,但卻不是如第2或第3那種帶實驗性的創作,然而又不想純綷回復至學生時代的第1號交響曲般那樣。他於1935年尾接受一個訪問時,就曾經講過「...走一條平坦的路固然會比容易,但這也是非常愚蠢、乏味而且無希望的...」[

然而,當他開始動筆創作後,便察覺到要寫好一首交響曲亦不是容易的事。最開初所寫的草稿,幾個月後亦決定放棄使用並重新創作過。可是,當新的草稿又寫至一半時,就發生了《真理報》「混頓埋沒了音樂」社論事件,並且在兩個星期後,再發表兩篇抨擊他的芭蕾舞劇《清澈的溪流》(The Bright Stream)犯上了「形式主義」錯誤。儘管接連受到官方媒體的抨擊,但蕭士塔高維奇仍繼續他的交響曲創作,同時透過他的好友索列丁斯基(Ivan Sollertinsky)在蘇聯作曲家聯會的會議上讀出他的聲明,指他將以《第4號交響曲》作為「過失」的彌補。

當蕭士塔高維奇最終把交響曲寫成後,他開始對曲子如何能順利獲得公演感到困惑。他感覺到新的交響曲既沒有同袍米亞斯科夫斯基那份社會現實主義的風格(當時他剛發表了別名「飛行員」的《第16號交響曲》)、亦沒有如舍巴林的《皮里柯普的英雄》交響曲那種具撫慰性的旋律和情感。他嘗試把作品交給其他音樂家朋友,希望他們可以提出意見免再被批評,不過他仍對自己的創作理念仍然堅持,並說:「我[的音樂]是為自己而創作,而不是為《真理報》」。並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壓逼下,安排交響曲的首演,甚至已經安排好克倫佩勒作為國外首演的指揮。不過,當樂團經過幾次綵排後,蕭士塔高維奇最後卻決定將首演取消,並解釋為需要重新創作最後的終曲部份。不過後來另一位作曲家好友吉利科曼(Isaak Glikman)在他的回憶錄中提及,蕭士塔高維奇最後都要放棄首演,其實是因為列寧格勒交響樂團的經理受到了官方的不斷壓力,而當年夏天,蘇聯的大清洗時代亦出現了,眼見政治上的恐布氣氛,蕭士塔高維奇為免其他人因他而受到牽連,無奈的將樂曲臨時抽起了。同時,作曲家在往後的訪問中,也最少有兩次坦言對這首交響曲並不感到滿意,當中包括1950年代尾的一次訪問,以及1974年為英國廣播公司所做的專訪上,都提出過這首交響曲在音樂元素上及對樂手的技巧要求上,都有需要改善地方。

25年後的1961年,《第4號交響曲》終能在聽眾面前展現;而兩個月前,作曲家的《第12號交響曲》也進行了首演。兩首不同時期的作品在短時間內出現,自然就會引來互相比較,而最後結果,卻是這一首早期完成作品獲得了較多聽眾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