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475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阿胥肯納吉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Title 
蕭士塔高維契交曲全集 Vol. 5
第5號交響曲


全套12片CD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蕭士塔高維契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一生之浮沉及音樂創作與蘇聯共產政權有著極大的關係,而他的交響曲更被視為是他生命軌跡的最佳紀錄。這套專輯還特別收錄了一段1941年列寧格勒被圍城時蕭士塔高維契的談話,以作為佐證。透過廣播宣揚他正在創作的第7號交響曲「列寧格勒」,並提醒俄國聽眾音樂藝術正遭逢危機,希望所有音樂工作者都能無私地為祖國奉獻。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阿胥肯納吉投入大量的心力於蕭士塔高維契作品的研究,包括了他的鋼琴作品,不久前錄製的《24首前奏曲&賦格》便獲得多項國際大獎的肯定。自1987年首度嘗試第5號交響曲的錄音工作,陸續完成的許多錄音都獲得企鵝唱片評鑑的佳評,直至近期大師才完成全部十五首交響曲的錄製工作。2003年,大師帶領愛樂管弦樂團來台演出時,也曾安排蕭士塔高維契的第10號交響曲。

本輯中的第4、14號交響曲便是2006年完成的新錄音,而第4、13、14號則是首度出版,合作的樂團則為NHK交響樂團。以往的錄音大都是與英國的皇家愛樂合作,少數作品與聖彼得堡愛樂合作(第7 & 11號交響曲)。

企鵝評鑑認為本輯中的第5號交響曲是此曲眾多版本中最佳的詮釋,並給予三顆星的評價,其豐沛的音響及錄音品質已達示範級水準。其餘的錄音,企鵝唱片評鑑也都給予佳評。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d小調第5號交響曲,作品47,是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作品。創作於1937年,並於同年11月21日由穆拉文斯基率領列寧格勒管絃樂團作首演。獲得相當成功,根據當年樂團總監憶述,鼓掌達半小時之久。

《第5》和《第10》同樣是蕭士塔高維奇最常演奏的交響曲。

背景
1936年1月,他的歌劇《穆森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令當時的領導人史達林勃然大怒,官方宣傳機器如《真理報》等隨即發動宣傳攻勢對蕭士塔高維奇作出尖銳的批評(即他的第一次讉責),指他的音樂為「形式主義」,不符合蘇聯社會主義文化要求。這亦令他一度陷入困境。同時,正值蘇共大清洗最嚴厲的時期,他部份朋友亦受到牽連,包括了負責他第一套歌劇《鼻子》的導演梅耶荷爾德(V. E. Meyerhood),甚至是當時作為他長期經濟支柱,曾為蘇聯總參謀長的圖哈切夫斯基,亦難逃厄運而遭處決。雖然在這段時間蕭士塔高維奇似乎亦未受牽連,但他對自己的人身安全總是非常擔心,連帶本來準備首演的《第4號交響曲》亦被逼撒回。

在收入大減的情況下,蕭士塔高維奇一方面重新依靠寫劇場音樂及電影配樂來賺錢,另一方面亦希望尋求機會重新得到官方認同。於是他決定以為傳統的寫作手法,摒棄複雜的旋律、不明顯調性和各種不協調的和聲,另外撰寫一齣新的交響樂,並稱表示這首交響曲是「作曲家對黨的批評的回應」。結果獲得了公眾和官方的讚同。而他亦漸漸地恢復了地位-包括1937年9月獲得列寧格勒音樂學院的教席。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第五號交響曲是蕭士塔高維契十五首交響曲作品中最受歡迎的一首,1937年11月21日此曲由指揮家穆拉汶斯基在列寧格勒舉行首演時,贏得了超過半個小時的喝彩聲,也讓蕭士塔高維契的作曲家生涯從谷底重新攀回高峰。在這之前,他因為前一年的歌劇作品「穆森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被蘇聯官方打入黑名單,苦思突破後,在此曲中改採正面、積極的口吻,讓他終於重新贏得官方肯定和喜愛。

這首交響曲中大量出現了蕭士高維契的歌曲「重生」(作品四六第一號),尤其是終樂章中更一再出現,許多人認為,此曲的引用正好應證了蕭氏稱此曲是在描寫「人的塑造」的說法,另外,此曲第一樂章中也意外出現了一小段比才歌劇卡門中的哈巴奈拉舞曲動機,許多人認為這是蕭氏在追憶他年輕時求過婚的一名女子,她後來嫁到西班牙,先生的姓就是卡門。

企鵝評鑑認為第5號交響曲是此曲眾多版本中最佳的詮釋,並給予三顆星的評價,其豐沛的音響及錄音品質已達示範級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