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476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阿胥肯納吉
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Title 
蕭士塔高維契交曲全集 Vol. 6
第7號交響曲


全套12片CD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蕭士塔高維契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一生之浮沉及音樂創作與蘇聯共產政權有著極大的關係,而他的交響曲更被視為是他生命軌跡的最佳紀錄。這套專輯還特別收錄了一段1941年列寧格勒被圍城時蕭士塔高維契的談話,以作為佐證。透過廣播宣揚他正在創作的第7號交響曲「列寧格勒」,並提醒俄國聽眾音樂藝術正遭逢危機,希望所有音樂工作者都能無私地為祖國奉獻。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阿胥肯納吉投入大量的心力於蕭士塔高維契作品的研究,包括了他的鋼琴作品,不久前錄製的《24首前奏曲&賦格》便獲得多項國際大獎的肯定。自1987年首度嘗試第5號交響曲的錄音工作,陸續完成的許多錄音都獲得企鵝唱片評鑑的佳評,直至近期大師才完成全部十五首交響曲的錄製工作。2003年,大師帶領愛樂管弦樂團來台演出時,也曾安排蕭士塔高維契的第10號交響曲。

本輯中的第4、14號交響曲便是2006年完成的新錄音,而第4、13、14號則是首度出版,合作的樂團則為NHK交響樂團。以往的錄音大都是與英國的皇家愛樂合作,少數作品與聖彼得堡愛樂合作(第7 & 11號交響曲)。

企鵝評鑑認為本輯中的第5號交響曲是此曲眾多版本中最佳的詮釋,並給予三顆星的評價,其豐沛的音響及錄音品質已達示範級水準。其餘的錄音,企鵝唱片評鑑也都給予佳評。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背景
C大調第七交響曲,作品60,是俄國作曲家季米特里·蕭士塔高維奇的作品。創作於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並於同年12月27日完成。作曲家將樂曲題獻給自己的出生和成長地-受德軍所圍困的列寧格勒,因此本曲亦加有副題「列寧格勒」(Leningrad)。樂曲於1942年3月5日在薩馬拉(以前稱為「古比雪夫」(Kuibyshev))作首演。3月29日在莫斯科首演,而列寧格勒首演則遲至8月9日才舉行,原因是當時列寧格勒電台交響樂團(Leningrad Radio Orchestra)卻只有15名樂手仍留在當地,其他樂手不是已死於戰爭中,就是被派往戰場,所以樂團管理階層只好在全市招募能演奏樂器的市民加入,才湊足樂手得以演奏。

這是蕭士塔高維奇所創作的15首交響曲中,演奏時間最長的一首。另外本曲亦獲得1942年史達林獎一等獎。

由於這曲的首演時間,正值是德軍對列寧格勒進行猛烈的攻擊,因此開初不少音樂評論都認為,蕭士塔高維奇是藉這首交響曲去舒發他的愛國情懷,宣示對德國納粹政權和軍權主義令列寧格勒人民受苦的憤恨,因此首演後樂曲即備受好評,同年六月及七月,樂曲亦在倫敦和紐約作歐洲及美洲的首演。不過,當二次大戰結束後,西方社會、以至是蘇聯人民都普遍認為這首作品的政治宣傳意識太濃。再加上進入冷戰時期,因此這首交響曲的受歡迎程度大減,在往後的數十年,和其他被指同樣政治宣傳味道甚濃的第2,3,11,12號交響曲都鮮有演出的機會。

然而,隨著音樂學者對蕭士塔高維奇有更多的研究,再加上他死後才出版,聲稱是自傳兼回憶錄《證言》(Testimony, The Memoirs of Dmitry Shostakovich)中所寫的內容,他們開始意識到,《第7號交響曲》背後的含意,並非如此。當時夾在蘇共「意識形態」和創作自由夾隙中的蕭士塔高維奇,經歷過1936年因歌劇《穆森斯克郡的馬克白夫人》被史達林猛烈批評,繼而第一次被蘇共公開讉責過,要藉風格保守的《第5號交響曲》向蘇共妥協才能翻身,《第7號交響曲》亦是源於這種妥協心態。另一方面,長時期受到當局的審查,他其實是借《列寧格勒交響曲》中的侵略主題,暗指當時史達林所推行的暴政和極權主義統治模式,才是列寧格勒人民所恐懼的。

《證言》一書,是蕭士塔高維奇的朋友-俄國音樂學者及評論家科高夫(Solomon Volkov)聲稱是在作曲家晚期時(約1971年-1974年)所默錄的口述記錄,由作曲家簽名證實後,再整理出版的(但手稿卻從未公開過)。最初不少人,包括多位蕭士塔高維奇生前的作曲家好友、他的兩名子女和晚期形影不離的第三任妻子等,都質疑其可信性。但隨著有更多曾和他共事的親友,包括好友兼前蘇聯的音樂評論家利柏定斯基(Lev Lebedinsky)、女婿馬克列維諾夫(Maxim Litvinov)、大提琴家羅斯卓波維契(Mstislav Rostropovich)等表態支持本書的真實性 。但最大的轉捩點,莫過於1991年蘇聯解體後,蕭士塔高維奇的兒子馬克森(Maxim Shostakovich)公開表示《證言》的確是父親的親身口述時,書中蕭士塔高維奇表達這種借反希特勒的納粹主義而反史達林的極權統治的意義就更加被突顯起來。

這首樂曲在何時開始創作,至今仍未能有一個肯定的答案。但根據作曲家在《證言》所講,第一樂章應該早於德軍入侵前寫好了。第二樂章則在9月中完成。德軍開始炮轟列寧格勒,他的創作大部份都是在防空洞中進行。他曾於1941年9月17日在列寧格勒電台的錄音中表示:

「一小時前我完成了一部大型交響作品總譜的創作。如果能夠繼續我的寫作,並完成第三、四樂章,那麼它將成為我的第七交響曲。為什麼我要講這些?我希望收音機前聽我講話的聽眾知道我們這座城市的生活還在正常進行。」

第三樂章則完成於9月29日。兩日後他和家人被疏散到莫斯科,並於10月22日繼續被疏散至古比雪夫,他於此地完成了整部作品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