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48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阿胥肯納吉
NHK Symphony Orchestra

Title 
蕭士塔高維契交曲全集 Vol. 11
第14號交響曲


全套12片CD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蕭士塔高維契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一生之浮沉及音樂創作與蘇聯共產政權有著極大的關係,而他的交響曲更被視為是他生命軌跡的最佳紀錄。這套專輯還特別收錄了一段1941年列寧格勒被圍城時蕭士塔高維契的談話,以作為佐證。透過廣播宣揚他正在創作的第7號交響曲「列寧格勒」,並提醒俄國聽眾音樂藝術正遭逢危機,希望所有音樂工作者都能無私地為祖國奉獻。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阿胥肯納吉投入大量的心力於蕭士塔高維契作品的研究,包括了他的鋼琴作品,不久前錄製的《24首前奏曲&賦格》便獲得多項國際大獎的肯定。自1987年首度嘗試第5號交響曲的錄音工作,陸續完成的許多錄音都獲得企鵝唱片評鑑的佳評,直至近期大師才完成全部十五首交響曲的錄製工作。2003年,大師帶領愛樂管弦樂團來台演出時,也曾安排蕭士塔高維契的第10號交響曲。

本輯中的第4、14號交響曲便是2006年完成的新錄音,而第4、13、14號則是首度出版,合作的樂團則為NHK交響樂團。以往的錄音大都是與英國的皇家愛樂合作,少數作品與聖彼得堡愛樂合作(第7 & 11號交響曲)。

企鵝評鑑認為本輯中的第5號交響曲是此曲眾多版本中最佳的詮釋,並給予三顆星的評價,其豐沛的音響及錄音品質已達示範級水準。其餘的錄音,企鵝唱片評鑑也都給予佳評。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第14號交響曲,作品135,是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作品。完成於1969年,這是一首充滿陰暗色彩的作品。作品是獻給晚年時期才認識,並成為好朋友的英國作曲家布烈頓。布烈頓亦於1970年為這首曲作英國首演。

雖然不少音樂評論將這首交響曲和他7年前所寫成的的《第13號交響曲》視為同一組作品(因為兩首交響曲都用上人聲),但《第14號交響曲》不單和《第13號交響曲》是完全不同風格,甚至相比蕭士塔高維奇其他所有交響曲,《第14號交響曲》都有很多獨特之處。

首先,《第14號交響曲》是唯一一首不註明調性的交響曲,就連及後調性完全不明顯的《第15號交響曲》亦冠以「A大調」之名時,《第14號交響曲》刻意不註明調性這個點子已經奏效。其次,本交響共包涵11個樂章,是眾交響曲之冠;而配器和所需人數卻是最少的。全曲只需要24名樂手:19名絃樂手、3名敲擊樂手和2名獨唱。規模上和一般室樂團的規模相近。最後,與其說這一首是交響曲,或者稱它為一套「聯篇歌曲」作品可能更為合適(就像馬勒的《大地之歌》及幾套管絃樂聯篇歌曲集般)。每個樂章均配合一首詩篇,共11首,選自4位不同的作家。大部份的詩篇都是環繞「死亡」這主題(特別是早逝和非正常去世的題裁)。所有詩篇都是以俄語寫成,但由於洛爾卡是西班牙人,阿波利奈爾是法國人,里爾克則是德國人,因此本樂曲共有三個演繹版本:一個是全俄語版本,一個是全德語版本,另外一個則是因應作者的國籍而使用相關的語言版本。

背景
《第14號交響曲》和兩首樂曲有著莫大的關連-包括了穆索斯基的鋼琴曲《死神之歌與舞》和布烈頓的《戰爭安魂曲》。當蕭士塔高維奇完成了《第13號交響曲》後,便著手為穆索斯基的作品配成管絃樂版本,同時,他亦有幸聽到布烈頓的《戰爭安魂曲》,對此非常欣賞,因此,「死亡」這個主題便成了新一首交響曲的主線。再加上後來他的身體開始變差(包括曾經跌斷了腳,而且抽菸過度),以及過往他所面經及經歷過的政治環境(包括了革命、二戰、史達林的統治、大清洗時期等),令他有感死亡其實就在身邊。這首交響曲,再一次很巧妙地藉著詩歌,描寫出死神的影響,並以此延伸為對於任何類似暴政和迫害控訴。並刻意地選用不同時代、不同地區、不同作曲家的控訴詩作。

然而,蕭士塔高維奇雖然對死亡有頗全然的體會,但是樂曲中的淒迷,卻仍然流露著濃烈的生之欲望。他曾說過:「雖然生命可能是悲慘的,但在你死去之時,一切都會歸於平靜,並且可以期待在另一個世界中完全和平。」

同時在他的「證言」(Testimony)中亦提及過這首交響曲中的背後意義:「對死亡作出抗議,是何等愚蠢的事情,但是對於因暴力而所引致的死亡,你便需要走出來作出抗議。人類因疾病或飢餓而失去生命,固然是一件壞事,但當一個人被另一個人所殺害時,這情況比先前的更為差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