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50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Gennady Rozhdestvensky

Title 
拉赫曼尼諾夫作品全集, Vol. 4
拉赫曼尼諾夫 第2號交響曲


全31片套裝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謝爾蓋·瓦西里耶維奇·拉赫曼尼諾夫(俄語:Серге́й Васи́льевич Рахма́нинов,英語:Sergei Vasilievich Rachmaninoff,1873年4月1日-1943年3月28日)是一位出生於俄國的作曲家、指揮家及鋼琴演奏家,1943年臨終前入美國籍。拉氏是20世紀最偉大的鋼琴家之一。他的作品甚富俄國色彩,充滿激情、旋律優美,其鋼琴作品更是以難度見稱。

1873年4月1日,拉赫曼尼諾夫誕生於俄國的大諾夫哥羅德附近的謝苗諾沃(Семёново),出身於地主家庭,家境富裕,父母皆為業餘鋼琴演奏家,母親是他的第一位鋼琴教師。拉赫曼尼諾夫從四歲開始習琴,然而最初並無突出的表現。

由於家道中落,拉赫曼尼諾夫一家遷往聖彼得堡。1882年,拉赫曼尼諾夫入讀當地的聖彼得堡音樂學院,1885年經介紹往莫斯科拜師尼古拉·茲韋列夫門下接受嚴格的鋼琴訓練。

艱苦的訓練,令拉赫曼尼諾夫不久便展露出他的天份:他編寫的歌劇《Aleko》獲獎;19歲時,編寫了著名的《升c小調鋼琴前奏曲》,成為他於樂壇上的代表作;同年更完成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1892年,拉赫曼尼諾夫於莫斯科音樂學院第一榮譽畢業,並開始他的作曲生涯。

1897年,拉赫曼尼諾夫《第一交響樂》的首演招來劣評如潮,令他受到很大打擊,他亦因而無法集中精神作曲。後來經了解,由於當天的指揮亞歷山大·康斯坦丁諾維奇·格拉祖諾夫並無充份練習,再加上指揮於演奏時醉酒,以致整個首演表現得一塌糊塗。但拉赫曼尼諾夫並未因而振作起來,往後的數年更因此停產,直至得到心理治療師尼可萊·達爾的醫治,才重拾自信。1900年,拉赫曼尼諾夫完成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並以此獻給尼可萊·達爾,他更親自於首演中擔任鋼琴獨奏。該次演出為大眾所接納,令《第二鋼琴協奏曲》成為大眾喜愛的作品。

拉赫曼尼諾夫除作曲外,亦是一位傑出的指揮家,他於1904年擔任莫斯科大劇院的指揮。在俄國,他被譽為最傑出的歌劇指揮。1906年,由於俄國政治上的動盪(見「1905年俄國革命」),拉赫曼尼諾夫舉家離開俄國暫居義大利,後來再遷往德國德勒斯登,期間他編寫著名的《第二交響樂》,並於歐洲多國巡迴指揮。

1909年,拉赫曼尼諾夫第一次往美國表演,他為表演更編寫了被譽為最困難的《第三鋼琴協奏曲》,令他在美國大受歡迎。回到俄國後,拉赫曼尼諾夫擔任莫斯科愛樂交響樂團的指揮,成為當地樂界舉足輕重的人物。

1914年,俄國政治十分動盪,不少劇院為免受暴民破壞而關閉,最初拉赫曼尼諾夫並無離開祖國之意,但由於他出身富裕家庭,又曾是地主,拉赫曼尼諾夫開始意識到周圍的危險。1915年初,以兩週的時間完成十五首東正教《徹夜禱》的聖詩譜曲,並於3月在莫斯科首演,大獲成功,被譽為拉赫曼尼諾夫最傑出的作品,甚至整個東正教會無伴奏合唱的巔峰成就。1917年,拉赫曼尼諾夫獲邀到瑞典演出,他乘此良機舉家離開俄國,最終於1918年移居美國。為謀生計,拉赫曼尼諾夫開始其鋼琴演奏生涯,在他人生餘下的廿多年裡,於美國及歐洲各地演奏,但卻再無踏足祖國的機會。

1931年,拉赫曼尼諾夫於瑞士琉森湖邊置業,按照舊居模樣布置,並編寫了以鋼琴及交響樂演奏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拉赫曼尼諾夫曾經說過:「我感到我工作時比閒散時更強,所以我祈求上帝讓我工作到生命的最後一天。」七十歲時,拉赫曼尼諾夫仍不停四處演出,直至於1943年2月才因身體不適被逼停止下來,診斷出患了黑色素瘤,返回美國治療。同年3月,拉赫曼尼諾夫病情惡化,無法進食,到了3月26日更陷入昏迷狀態。一群音樂家聯名以電報預祝他的七十歲大壽,可惜他卻無緣慶祝自己的誕辰,最終於1943年3月28日於加利福尼亞辭世,葬於當地。葬禮上按照遺願,演出了他的《徹夜禱》,包括他生前最喜愛的第五首:《主啊,讓你的僕人安詳離去》(俄語:Нынѣ отпущаеши...)。


摘自 古典音樂漫談 網站

拉赫瑪尼諾夫:交響曲第2號

交響曲第2號e小調作品27是俄國作曲家拉赫瑪尼諾夫(請參閱維基百科「拉赫曼尼諾夫」條),在1906年10月到1907年4月之間作曲,於1908年1月,在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由作曲者本人指揮首演的作品。此曲呈獻給他的恩師塔涅耶夫(Sergei Ivanovich Taneyev,1856 - 1915)。

1891年18歲時,拉赫瑪尼諾夫以空前最高的成績畢業於莫斯科音樂學院鋼琴系,次年也以優異成績修完作曲系。所發表的作品都受到極度的贊賞,尤其畢業作品歌劇『阿烈哥(Aleko)』還受到他所尊敬的柴可夫斯基的高評價,讓這位才20歲出頭的作曲家前途似錦。然而,到1897年他以絕大自信發表的交響曲第1號,在首演時遭到大失敗,原因雖然在於指揮者與練習不足,但報紙卻酷評作曲者,說:「如果地獄有音樂學院,就會創作這種作品」。

24歲的年輕人受到很大的打擊,再加上他內向性格,就陷入強度的精神衰弱與自信喪失,之後數年無法執筆作曲。雖然當音樂教師、歌劇院的副指揮等職糊口,但他的志向在於創作,也相信其天份在作曲,因此有一段很長的時期,他過得很苦悶。

讓他復甦的是精神科醫生尼可萊•達里(Nikolai Vladimirovich Dahl,1860 - 1939),拉赫瑪尼諾夫經醫生盡力醫治後,逐漸克服病情,再有契訶夫(Anton Pavlovich Chekhov,1860 - 1904)等文學方面的朋友刺激他的創作欲,終得重新開始作曲活動。這時候完成的作品就是傑作『鋼琴協奏曲第2號』(1901)。此曲首演的成功,讓拉赫瑪尼諾夫恢復自信,再度挑戰交響曲的譜作。他跟隨柴可夫斯基等俄國偉大前輩的作風寫成的第2號交響曲,在首演時就獲得大成功,更得到葛令卡獎。這是俄國音樂界最高榮譽獎之一。這次成功,已距離交響曲第1號之挫折有10年之久。

在私生活方面,這也是很得意的時期。1902年他與娜達莉雅(Natalia)結婚,次年與1907年各得一女。1904、05兩年,拉赫瑪尼諾夫任職莫斯科大劇院的帝國歌劇院指揮而獲得成功。但是他自認他是作曲家,覺得演奏會的指揮任務,奪去他太多作曲時間。為了能夠專心作曲,並且不受當時俄國國內動盪的政治局勢影響,他在1906年帶着妻女移居德國德勒斯登3年之久。

『交響曲第2號』就在這段期間,在德勒斯登與夏季回國到娜達莉雅娘家別墅所在地伊瓦諾夫卡(Ivanovka)村譜寫。他對初稿很不滿意,因而花數個月的時間修改,直到1908年1月才首演。手稿現由塔博財團(The Tabor Foundation)所有,但永久貸給大英圖書館。

在德勒斯登客居時,拉赫瑪尼諾夫與匈牙利指揮家阿圖爾•尼基舒(Arthur Nikisch)交往。因此此曲完成後,本來預定馬上由尼基舒指揮演奏,但這件事忽然取消。據拉赫瑪尼諾夫說,由於沒有把此曲呈獻給尼基舒,因此尼基舒不高興。不過後來尼基舒也認同其價值,也把此曲放入他的演奏曲目中。

由於此曲演奏時間較長,因此曾被修改多次。尤其在1940年代到1950年間,養成以簡短版演奏的習慣。現在演奏此曲時,採用全曲版的情形比較多,偶而省略第1樂章呈示部的反復。

此曲依俄國交響曲的傳統,構造為戲劇性連續體。其動機與強調「不絕如縷美麗的旋律流動」等特徵,是以柴可夫斯基『交響曲第5號』、巴拉基雷夫『交響曲第2號』等先例為範,之後又為浦羅柯菲夫『交響曲第5號』、蕭斯塔可維奇『交響曲第5號』等曲繼承下去。只是拉赫瑪尼諾夫在此曲中,不像柴可夫斯基把曲中主要的動機利用為標題性的「固定樂念」(idée fixe),而以較純音樂的循環主題處理。

採用e小調的有名交響曲,除了此曲以外,還有海頓的『第44號「哀悼」』、布拉姆斯『第4號』、柴可夫斯基『第5號』、德弗乍克『第9號「新世界」』、馬勒『第7號』、西貝流士『第1號』、蕭斯塔可維奇『第10號』等作品,這些作品大多在布拉姆斯『第4號』以後、自19世紀末葉才創作的作品,在此之前,出現在交響曲的機會,比c小調或d小調為少。

此曲另外有人改編為『鋼琴協奏曲第5號』發表。

白遼士在『幻想交響曲』第5樂章使用格雷果聖歌中的「末日經」(“Dies Irae”也稱「神怒之日」)。在許多管弦樂曲中,都會出現這段「末日經」的旋律,『幻想交響曲』第5樂章是最有名的一個例子而已。但是,把「末日經」作為樂曲的主題而處理的,恐怕只有聖桑的交響曲第3號「風琴」與拉赫瑪尼諾夫的交響曲第2號,而後者以其處理之深度而言,遠超越前者。「末日經」所敘述的是死後的靈魂,在黑暗之中被喇叭聲音叫醒,然後被牽扯去接受最後的審判的場面。拉赫瑪尼諾夫經過嚴重的精神衰弱與自信喪失之後復甦,沒有經歷這種痛苦與開放的歡喜以及感謝之念頭,大概就沒有交響曲第2號之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