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523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Santiago Rodriguez

Title 
拉赫曼尼諾夫作品全集, Vol. 23
拉赫曼尼諾夫 第2號鋼琴奏鳴曲


全31片套裝


摘自 維基百科 網站

謝爾蓋·瓦西里耶維奇·拉赫曼尼諾夫(俄語:Серге́й Васи́льевич Рахма́нинов,英語:Sergei Vasilievich Rachmaninoff,1873年4月1日-1943年3月28日)是一位出生於俄國的作曲家、指揮家及鋼琴演奏家,1943年臨終前入美國籍。拉氏是20世紀最偉大的鋼琴家之一。他的作品甚富俄國色彩,充滿激情、旋律優美,其鋼琴作品更是以難度見稱。

1873年4月1日,拉赫曼尼諾夫誕生於俄國的大諾夫哥羅德附近的謝苗諾沃(Семёново),出身於地主家庭,家境富裕,父母皆為業餘鋼琴演奏家,母親是他的第一位鋼琴教師。拉赫曼尼諾夫從四歲開始習琴,然而最初並無突出的表現。

由於家道中落,拉赫曼尼諾夫一家遷往聖彼得堡。1882年,拉赫曼尼諾夫入讀當地的聖彼得堡音樂學院,1885年經介紹往莫斯科拜師尼古拉·茲韋列夫門下接受嚴格的鋼琴訓練。

艱苦的訓練,令拉赫曼尼諾夫不久便展露出他的天份:他編寫的歌劇《Aleko》獲獎;19歲時,編寫了著名的《升c小調鋼琴前奏曲》,成為他於樂壇上的代表作;同年更完成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1892年,拉赫曼尼諾夫於莫斯科音樂學院第一榮譽畢業,並開始他的作曲生涯。

1897年,拉赫曼尼諾夫《第一交響樂》的首演招來劣評如潮,令他受到很大打擊,他亦因而無法集中精神作曲。後來經了解,由於當天的指揮亞歷山大·康斯坦丁諾維奇·格拉祖諾夫並無充份練習,再加上指揮於演奏時醉酒,以致整個首演表現得一塌糊塗。但拉赫曼尼諾夫並未因而振作起來,往後的數年更因此停產,直至得到心理治療師尼可萊·達爾的醫治,才重拾自信。1900年,拉赫曼尼諾夫完成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並以此獻給尼可萊·達爾,他更親自於首演中擔任鋼琴獨奏。該次演出為大眾所接納,令《第二鋼琴協奏曲》成為大眾喜愛的作品。

拉赫曼尼諾夫除作曲外,亦是一位傑出的指揮家,他於1904年擔任莫斯科大劇院的指揮。在俄國,他被譽為最傑出的歌劇指揮。1906年,由於俄國政治上的動盪(見「1905年俄國革命」),拉赫曼尼諾夫舉家離開俄國暫居義大利,後來再遷往德國德勒斯登,期間他編寫著名的《第二交響樂》,並於歐洲多國巡迴指揮。

1909年,拉赫曼尼諾夫第一次往美國表演,他為表演更編寫了被譽為最困難的《第三鋼琴協奏曲》,令他在美國大受歡迎。回到俄國後,拉赫曼尼諾夫擔任莫斯科愛樂交響樂團的指揮,成為當地樂界舉足輕重的人物。

1914年,俄國政治十分動盪,不少劇院為免受暴民破壞而關閉,最初拉赫曼尼諾夫並無離開祖國之意,但由於他出身富裕家庭,又曾是地主,拉赫曼尼諾夫開始意識到周圍的危險。1915年初,以兩週的時間完成十五首東正教《徹夜禱》的聖詩譜曲,並於3月在莫斯科首演,大獲成功,被譽為拉赫曼尼諾夫最傑出的作品,甚至整個東正教會無伴奏合唱的巔峰成就。1917年,拉赫曼尼諾夫獲邀到瑞典演出,他乘此良機舉家離開俄國,最終於1918年移居美國。為謀生計,拉赫曼尼諾夫開始其鋼琴演奏生涯,在他人生餘下的廿多年裡,於美國及歐洲各地演奏,但卻再無踏足祖國的機會。

1931年,拉赫曼尼諾夫於瑞士琉森湖邊置業,按照舊居模樣布置,並編寫了以鋼琴及交響樂演奏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拉赫曼尼諾夫曾經說過:「我感到我工作時比閒散時更強,所以我祈求上帝讓我工作到生命的最後一天。」七十歲時,拉赫曼尼諾夫仍不停四處演出,直至於1943年2月才因身體不適被逼停止下來,診斷出患了黑色素瘤,返回美國治療。同年3月,拉赫曼尼諾夫病情惡化,無法進食,到了3月26日更陷入昏迷狀態。一群音樂家聯名以電報預祝他的七十歲大壽,可惜他卻無緣慶祝自己的誕辰,最終於1943年3月28日於加利福尼亞辭世,葬於當地。葬禮上按照遺願,演出了他的《徹夜禱》,包括他生前最喜愛的第五首:《主啊,讓你的僕人安詳離去》(俄語:Нынѣ отпущаеши...)。


摘自 誠品網路書店 網站

拉赫曼尼諾夫一共譜有兩首鋼琴奏鳴曲,第二號是最著名的一首。

當時他從繁忙的音樂會行程偷閒到瑞士休假,開始構思合唱曲《鐘》,並且同時創作這首奏鳴曲。

拉赫曼尼諾夫在這首奏鳴曲裡展現出他浪漫的特質以及對鋼琴演奏技巧的掌握。蕭邦第二號鋼琴奏鳴曲以第三樂章的「送葬進行曲」最著名,而這個樂章於1837年在巴黎郊外完成。

全曲滿佈著烏雲及咆哮感與不安的情緒,第三樂章「送葬進行曲」是蕭邦為失去祖國而寫,緊接著的第四樂章如克拉拉•舒曼所形容,「像是秋風吹散枯葉,飄落在新墳上。」《搖籃曲》完成於1843年,是一首非常簡單但是纖細的作品;《船歌》創作的同時,蕭邦的身體情形已開始走下坡,與喬治桑的關係也瀕於絕裂。然而在這首曲子裡,優美的旋律與精緻的和聲被後人認是集蕭邦之優點於一身的作品,演奏技巧並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