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558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黃瑞豐爵士三重奏

Title 
黃瑞豐爵士三重奏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專輯於2015年4月23日 九十飛揚•百年輔仁校慶系列活動《週四爵士夜》。
「黃瑞豐爵士三重奏」輔大國璽樓會議廳-演出當時的現場錄音。


記得,這是一場很輕鬆的爵士音樂會,曲目中有徐崇育、許郁瑛、魏廣晧三位非常優秀的爵士音樂家,而徐崇育以及許郁瑛所創作的曲子,同時也有在這場音樂會中首演,相當榮幸。

音樂會從一開始,就迅速地進入輕鬆愉快的自由即興,這果真是即興玩樂相當迷人的事實。正是因為如此,我們也都非常喜歡整場音樂會演出的氣氛和感覺,因為音樂整體很完整,當下有請Sound man高敏福(阿福)做現場錄音,後來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將這場音樂會出版發行,命名為「黃瑞豐爵士三重奏」,來記錄這場具有特別意義的Live Jazz演出。

非常感謝三位音樂家的創作,不只豐富了整場爵士音樂會,也讓我個人嚐試並詮釋不同的音樂性,這也是我多年來所期望本土樂手的「音樂思路」。

After Sunshine (Live at FJU) / by 徐崇育
紐奧良對我來說一直是非常特別的城市。它不只是爵士的發源地,幾次拜訪的經驗讓我愛上了這裡所蘊含的生命力及內涵,因此用一首具紐奧良節奏的作品來表達我對這城市的熱愛。

Mostro’s Kiss / by 許郁瑛
2014年暑假我去了趟義大利巡迴演出,大家都說義大利男子又帥又迷人,一定會有浪漫的邂逅,但,整趟旅程下來唯一獲得的一個吻卻來自朋友Giuseppe的可愛貓咪Mostro。他深情的吻令我難忘,靈感一來,寫下了Mostro’s Kiss一曲,希望能捕捉小貓咪日常靈活又可愛的舉動。曲中也放入了想像Mostro跳上鋼琴一起合奏的畫面,結果到底是貓追著琴鍵上飛快的手指跑,還是鋼琴家的手急著把貓揮下琴鍵呢?
p.s. Mostro是義大利文小怪獸的意思

Slugs’ (Live at FJU) / by 徐崇育
Slugs’是紐約在60-70年代時著名的爵士演出場所,留下了許多音樂家歷史性的身影,從Sonny Rollins, Albert Ayler, Ornette Coleman, Charles Tolliver, Cecil McBee都曾在此演出。剛抵達紐約時,我的啟蒙老師Cecil Mcbee跟我提到了Slugs’,訴說著那個時代勇於創新的氣氛,激發了我想寫一首歌,紀念那樣的能量。

Desafinado
Desafinado是巴西波沙諾瓦(bossa nova)音樂曲風之父Antonio Carlos Jobim(安東尼奧•卡洛斯•裘賓)最為人知的作品之一。它是葡萄牙文,翻成英文是〝Out of Tune〞或〝Off Key〞的意思,中文就是輕微的走音。

五零年代中期,Jobim與Newton Mendonca兩人合寫了一首很難唱的情歌,讓大部分歌手唱了都會走音,也因此將它取名為Desafinado;但是兩人寫這首歌的本意,是想要聽者能接受這種「音不準」的歌唱,不去在乎這個缺失,反之把重點放在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愛的歌詞裡。

Hsu’s Shoes / by 許郁瑛
「Hsu’s Shoes許氏的一雙鞋」英文曲明發想來自於Hsu和Shoe有趣的諧音,以前在紐約求學時老師點名卻總是被我的姓氏Hsu難倒,不知如何發音,我說就像Shoe一樣。這是一首節奏鮮明的曲子,可想而知是一雙充滿活力的靴子、跑鞋或是強健的登山鞋,總之和灰姑娘的玻璃鞋差遠啦!

Happy Dog / by 魏廣皓
「Stacey,可以麻煩請你幫我寫一首曲子嗎?有一點藍調,一點工作歌,也許再加一點拉丁味!」黃老師在電話的那一頭說著,我受寵若驚的聽著,「好,老師我來試試看!」就這樣,快樂的狗就這樣快樂的生出來了,「Happy Dog」本來只是一個暫時的檔名,當這首曲子的初稿完成之後,檔案寄出給老師之前,我養的一隻黑色八哥犬正在我的腳邊瘋狂的繞圈圈(因為他整天除了睡覺跟上廁所之外,其它時間看起來都超級快樂,所以我們就取名叫他Happy!),我便直覺的將這首歌的檔名定為「Happy Dog」,並且跟老師說這只是個暫時的檔名,到時候再請您更改,不料老師覺得這名字太有趣,而且像極了曲子的感覺了,竟然成為了當時專輯的同名主打歌,這下子Happy狗真的太快樂了!

Don’t Mess With Angels (Live at FJU) / by 徐崇育
這個作品是獻給所有在他們崗位認真付出的朋友們。有時付出不一定會被看見,甚至被忽視,但這首歌就是為了那群善良執著的人而打氣的,也希望提醒大家珍惜我們周圍正默默付出的這群天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