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609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stislav Rostropovich

Title 
羅斯托波維奇世紀典藏-華納時期錄音全集, Vol. 9
史特勞斯 唐吉訶德, 作品35


40 片套裝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逝世十週年與九十歲壽誕紀念發行
華納古典全錄音
豐富呈現從巴洛克時期至二十世紀的廣泛樂曲
包括近代作曲家提獻給羅斯托波維奇的作品
所有錄音均以最新數位技術精心復刻
類比式錄音均使用原始母帶以24 bit-96khz處理
內附約200頁精裝書 由羅斯托波維奇長女授權
獨家使用未曝光之照片與檔案 包括聲援蘇聯作家索忍尼辛的書信等
極具珍藏價值


羅斯托波維奇留給後世大量的錄音,是目前唱片史上錄音數量最多的大提琴家,幾乎把個人龐大的演出曲目全部錄下,很難相信他自云不喜歡在麥克風前演奏的說法。

這一套專輯的四十張CD錄音年代超過半世紀,讓我們有充裕的機會來欣賞這位大提琴家在音樂會與錄音室中的表現,同時也記錄下他身為蘇聯藝術家與流亡藝術家的音樂生涯。

這些錄音有一半是音樂會實況。1996年,俄羅斯電台與電視檔案負責人員與羅斯托波維奇聯繫,提到檔案中有很多他在蘇聯時期的音樂會錄音。這些錄音來自莫斯科重要音樂廳內部的錄音系統,它們會自動錄下所有的音樂會。羅斯托波維奇流亡西方十六年裡,蘇聯的印刷品不能出現他的名字,當然也不准播放錄音。不過,檔案管理人員明白這些錄音的價值,因此故意把羅斯托波維奇的名字從儲存盒上刪去以免遭到蓄意破壞。由於這些人的遠見與勇氣,我們才得以享受這些珍貴的錄音。錄音曾經於1997年在EMI發行,出色地捕捉到羅斯托波維奇在1950年代末期到1960年代初期令人興奮的演出。

錄音室錄音在品質上當然具有優勢,忠誠呈現羅斯托波維奇光彩美麗的聲音,以及更多詮釋細節,完全感受不到羅斯托波維奇自稱的「麥克風恐懼症」。

摘自 新芭網 網站 理查·施特劳斯 - 交响诗《唐吉轲德》op.35

擅長寫作英雄與哲學等深奧音樂的理查·施特勞斯,在這首風趣的交響詩“唐·吉訶德”(唐吉訶德,大提琴與管弦樂團的作品,op. 35(TrV 184))中,也很成功地創造出諧波幽默的音樂。這首作曲家的第六部交響詩寫作於1897年,而次年作曲家又寫作了他另一部名著的交響詩“英雄生涯”,“唐·吉訶德”是根據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的同名諷刺小說所寫成的,描述一位年近半百的吉訶德老爺,因沉溺於古老的騎士小說,終於發狂,帶著侍從桑丘·潘沙離鄉背井,到處去幹滑稽可笑的冒險勾當。

這是一首幻想風格的變奏曲,其表現手法頗為大膽,以三管編制的大管弦樂為主幹,另附一支代表唐·吉訶德的獨奏大提琴,和代表桑丘的獨奏中提琴,全曲宛如一首大提琴協奏曲,不過卻是以交響變奏曲的方式作成。全曲由序曲,十個變奏曲和終曲構成,每一部分都描述了唐·吉柯德遊俠生活中的不同景象。大提琴將它的音色發揮得淋漓盡致。施特勞斯正是利用了樂器的抒情色彩,將故事敘述得栩栩如生。

序曲:先由明快優美的木管奏出“騎士風豪俠”的主題,優雅的曲調隨後發展成唐·吉訶德的主題緊接著由小提琴和中提琴奏出的對位法新旋律,在暗示唐·吉訶德想保護婦女的使命感。隨後單簧管吹出的旋律是在描寫唐·吉訶德偏愛空想的性格,中提琴的曲調描寫吉訶德正沉迷於武俠小說之中。樂曲平靜下來後,幻想中的貴婦由可愛的雙簧管曲調表現出來。接著,唐·吉訶德讀到騎士和巨人打鬥的段落,加上弱音器的小號似乎是在諷刺此事。唐·吉訶德更熱衷於虛構的故事中,圓號幽默的曲調是在描寫追逐貴婦幻影的模樣,緊接的抒情旋律則是其想捨身救美的精神。中提琴熱情的旋律表示唐·吉訶德高漲的熱忱,小提琴曲調在描述他無法冷靜下來。這些幻想的武俠小說終於讓唐·吉訶德的精神錯亂,他決定自己也要成為見義勇為的騎士,周遊世界為搏得名譽和尊敬而戰鬥。小號和長號的雄壯曲調表達出唐·吉訶德堅定不移的決心。接著是“主題的提示”。由大提琴獨奏的主題,就是“憂愁面容的騎士唐·吉訶德“。接著低音單簧管和次中音土巴號的旋律,是肥胖的忠僕桑丘的主題,這旋律的主體立即由中提琴引接,表示桑丘隨和但粗俗的性格。

第一變奏:描寫唐·吉訶德帶著忠僕踏上征途的情形,他滿腦子都是俠義與公主的幻影吉訶德遇到了轉動的風車,以為這是一個兇惡的巨人,騎在驢上揮劍向風車攻擊,卻在轉眼間,被風車的巨葉打落在地上。

第二變奏:描寫吉訶德看到一群在草原上悠閒地吃草的綿羊,誤以為是一大隊兇猛的敵軍,而展開瘋狂的追擊此時傳來牧羊人的笛聲,牧羊人用石頭狠狠地打到吉訶德的腦袋時,他才清醒過來,而停止這場滑稽的打鬥。

第三變奏:這是附記為“根據各種主題的基本性格所做的豐富變奏”,是頗為長大的幻想曲風變奏曲,由唐·吉訶德和桑丘的對話形成桑丘對主人瘋狂的行動感到厭煩,催促他一起轉程回家,可是吉訶德竭力反對,兩人遂發生激烈的爭執。由圓號吹出,表示這位老騎士的理想。

第四變奏:無可奈何的桑丘還是跟隨發狂的主人步上旅程這時從村莊走來一隊朝香客,吉訶德以為是誘拐公主的匪徒,乃奮不顧身地獨自向這群人廝殺過去,不幸勢單力薄,反挨了一頓毒打。這是一段非常諧趣的音樂。

第五變奏:夜晚吉訶德夢見和日夜冥思的公主見面,他喃喃傾訴衷情,在公主安睡後勇敢地擔任護衛,看守聖潔的閨房這段變奏是用深情款款的大提琴獨奏出來的。

第六變奏:。次日主僕兩人遇見了粗俗醜陋的村姑音樂奏出公主主題的變奏,吉訶德以為公主真的出現在面前,欣喜若狂可是等他弄清楚是個庸俗的村姑時,斷定那是巫師在捉弄他,故意把她變成這般醜陋。

第七變奏:。吉訶德被女人們蒙住雙眼,滑稽地騎在木馬上來回狂奔他得意地幻想著自己在天空中馳騁這段管弦樂法頗為出色,理查·施特勞斯還運用一具風音器以製造逼真的風聲效果。

第八變奏:他們一齊乘上一艘小船,吉訶德以為這是一條魔法之船,幻想著水車是一處城堡,他們要去那裡營救一個被囚禁的西班牙王子無奈因桑丘太胖,小船不勝重負,很快就沉入河底,主僕兩人狼狽地爬上岸時,已成了濕淋淋的落湯雞。

第九變奏:某日,吉訶德將兩位過路的僧侶誤認為是跟他作對的巫師,立即加以攻擊,僧侶莫名其妙地落荒而逃在這段諧謔曲似的變奏曲中,採用僧侶的對話作為中段音樂。

第十變奏:唐·吉訶德的朋友卡拉斯科登場,為了使吉訶德從瘋狂中清醒,朋友誘使吉訶德舉劍與他決鬥,結果吉訶德很快就被打敗,並慢慢恢復理智,決心做一個安分的牧人。

終曲:。唐·吉訶德之死沉靜的音樂充滿著悲傷的氣氛年老的吉訶德因熱病躺在床上,身邊放著以前愛讀的騎士小說,他回憶著往事,臉上浮出安詳的微笑,接著就昏迷不醒,離開他所喜愛的人世:“他已溘然長逝,正如太陽將朝露曬乾,造物主已將他善良的靈魂召回。”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雖然羅斯托波維奇已經逝世十週年,但是他留給後世的大量錄音、寬大的胸懷和領袖魅力等人格風範,讓他逝世十年後,依然在全球文化界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藝術家九十冥誕,華納古典推出「羅斯托波維奇世紀典藏-華納時期錄音全集」套裝專輯,並且從中挑出八張發行單片CD。這些唱片全部採用原始封面設計,音質則經過重新後製。

西班牙作家塞凡提斯在十七世紀初出版的小說《唐吉訶德》是一部著名的反騎士小說,也是第一部現代小說。故事的背景設在早就沒有騎士的時代,但是主角唐吉訶德卻一直幻想自己就是一名騎士,帶著侍從四處冒險,做了許多荒唐可笑的事。

《唐吉訶德》激發許多藝術家創作靈感,包括理查•史特勞斯在1897年譜寫的「根據騎士性格創作的主題幻想變奏」。作品於1898年三月八日由吳爾納指揮科隆古澤尼希管弦樂團首演。除了以大提琴獨奏代表唐吉訶德性格,理查•史特勞斯的管弦樂編制更使用了一般樂團三倍多的木管樂器以及倍低音管,展現出華麗又靈活善變的管弦樂色彩。 這張專輯錄製於1975年,羅斯托波維奇與卡拉揚把樂曲的層次感與深度演奏得十分微妙但是自然,最後唐吉訶德之死的部分尤其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