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62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Mstislav Rostropovich

Title 
羅斯托波維奇世紀典藏-華納時期錄音全集, Vol. 27
普羅高菲夫 C大調大提琴奏鳴曲, 作品119


40 片套裝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逝世十週年與九十歲壽誕紀念發行
華納古典全錄音
豐富呈現從巴洛克時期至二十世紀的廣泛樂曲
包括近代作曲家提獻給羅斯托波維奇的作品
所有錄音均以最新數位技術精心復刻
類比式錄音均使用原始母帶以24 bit-96khz處理
內附約200頁精裝書 由羅斯托波維奇長女授權
獨家使用未曝光之照片與檔案 包括聲援蘇聯作家索忍尼辛的書信等
極具珍藏價值


羅斯托波維奇留給後世大量的錄音,是目前唱片史上錄音數量最多的大提琴家,幾乎把個人龐大的演出曲目全部錄下,很難相信他自云不喜歡在麥克風前演奏的說法。

這一套專輯的四十張CD錄音年代超過半世紀,讓我們有充裕的機會來欣賞這位大提琴家在音樂會與錄音室中的表現,同時也記錄下他身為蘇聯藝術家與流亡藝術家的音樂生涯。

這些錄音有一半是音樂會實況。1996年,俄羅斯電台與電視檔案負責人員與羅斯托波維奇聯繫,提到檔案中有很多他在蘇聯時期的音樂會錄音。這些錄音來自莫斯科重要音樂廳內部的錄音系統,它們會自動錄下所有的音樂會。羅斯托波維奇流亡西方十六年裡,蘇聯的印刷品不能出現他的名字,當然也不准播放錄音。不過,檔案管理人員明白這些錄音的價值,因此故意把羅斯托波維奇的名字從儲存盒上刪去以免遭到蓄意破壞。由於這些人的遠見與勇氣,我們才得以享受這些珍貴的錄音。錄音曾經於1997年在EMI發行,出色地捕捉到羅斯托波維奇在1950年代末期到1960年代初期令人興奮的演出。

錄音室錄音在品質上當然具有優勢,忠誠呈現羅斯托波維奇光彩美麗的聲音,以及更多詮釋細節,完全感受不到羅斯托波維奇自稱的「麥克風恐懼症」。

摘自 小提琴作坊 網站

1946年普羅科菲夫開始構思這首給大提琴和鋼琴的奏鳴曲,在莫斯科近郊的家中完成,當時普羅科菲夫正受到政府的文化政策控制,作品的風格慢慢轉向簡單的呈現方式。由於當時政府要求要寫出關於「社會主義寫實論」的作品,但因為政府總是先從樂曲中的歌詞內容審查,接下來才是樂曲的和聲跟語法,且審查過程並無明確的規範,大多依照審查委員會的個人看法。

為了避免被政府刁難,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使用較傳統的和聲及音樂語法,且少寫一些需要通過檢查歌詞的作品,因此此時期的作品大多為器樂曲,包含交響組曲(冬天的野火) (Winter Bonfire, Op.122, 1949-1950)、芭蕾舞劇《石中花》(Tale of the Stone Flower, Op.118, 1948-1953),及管弦樂曲(普希金圓舞曲)(Pushkin Waltzes, 1949 )。

《大提琴奏鳴曲,作品119》由羅斯托波維奇協助完成,他曾提到:
一九四三年於莫斯科的波修瓦劇院看完普羅科菲夫的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茉莉葉》,我深深愛上普羅科菲夫的音樂,並且徹底的被征服。接下來兩年我從來沒有停止懷念過一場如此出色的芭蕾舞表演,看完演出後我馬上將記憶中的所有旋律在鋼琴上彈奏出來。身為一個學生,我開始參加每場肖斯塔科維奇及普羅科菲夫的新作品演出,包含他們的第八號及第五號交響曲首演。

但由於羅斯托波維奇當時仍然為學生,並沒有和普羅科菲夫接觸的機會,直到1945年12月贏得獎項並且演出米亞斯可夫斯基的協奏曲後才獲得普羅科菲夫的注意。普羅科菲夫推薦羅斯托波維奇與俄國鋼琴家史維亞托斯拉夫·李希特(Sviatoslav Richter, 1915-1997)合作,於1949年12月6日在作曲家發表會中首演,1950年3月1日舉行公開的獨奏會。

由於對普羅科菲夫的仰慕,羅斯托波維奇在匈牙利巡迥演出的時候得知普羅科菲夫和斯大林過世的消息,立即趕回去俄國參加普羅科菲夫的喪禮,但抵達時喪禮已經結束。因此他在三月二十一日舉辦一場追思的音樂會,邀請與普羅科菲夫相關的音樂家演出,曲目包含《第一號小提琴奏嗚曲,作品八十》(violin Sonata, Op .80, No.1,1946)、(C大調大提琴奏鳴曲)及鋼琴奏鳴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