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6765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Itzhak Perlman
Martha Argerich

Title 
舒曼 A小調第1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105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鋼琴女皇 阿格麗希 與 小提琴天王帕爾曼 樂壇雙巨星,睽違十八年再聚首首張錄音室合作專輯。

帕爾曼+阿格麗希,多麼夢幻的組合!他們分別在各自的專業演奏領域上屹立超過半個世紀,兩位超級藝術家竟然是第一次有機會一起在錄音室合作。等等:那張1998年7月30在美國薩拉托加表演藝術中心,曲目是貝多芬與法朗克奏鳴曲的專輯呢?那張是音樂會現場錄音。於是,帕爾曼與阿格麗希就在這張2016年的新錄音中,一舉兩得完成了錄音室與現場的紀錄,再無遺珠之憾了。

對於有機會與鋼琴女王阿格麗希再度攜手合作錄製專輯,帕爾曼難掩興奮的表示:跟瑪塔合作是獨一無二的體驗,璀璨多彩的音色,辨識度非常高:除了她─沒有人可以彈成這樣。阿格麗希對這位當代小提琴天王的讚譽也是毫不保留:跟伊薩克一同演出,我覺得特別興奮,很高興,太棒了!這樣的合作關係難能可貴,我非常樂在其中,過程中就好像彼此在對話一樣,總是能夠在某些時刻,激發出靈感。互動之間,很自然地就產生大量的火花。

阿格麗希與帕爾曼都在這兩年慶祝人生的里程碑。阿格麗希在今(2016)年6月歡度75歲生日,華納古典推出阿格麗希1965年傳奇蕭邦錄音 180g LP黑膠唱片,造成轟動。這張當年在阿格麗希強勢拿下第七屆國際蕭邦鋼琴大賽不久之後留下的錄音,最能夠表現鋼琴女王的霸氣。近期出版的英國「留聲機」雜誌肯定阿格麗希「毫無疑問,名列當今最偉大的鋼琴家。」2015年8月,帕爾曼慶祝他的70歲生日,華納古典集結了帕爾曼1971-2002的經典錄音,這套「帕爾曼華納錄音大全集」為大師的小提琴藝術留下最具有說服力的見證。「他的才華不可限量。他的小提琴造詣,無人能及!」小提琴家史坦曾經如此讚嘆帕爾曼的演奏藝術。

錄音室裡可以慢工出細活,與現場的電光火石相比,藝術家自然有另一套表現的哲學。帕爾曼與阿格麗希的第一張共同錄音室錄音的專輯自然不能等閒視之,排出的曲目非常具有啟發性,兼具深度與藝術價值:巴赫的第四號為小提琴與鋼琴的奏鳴曲BWV1017、布拉姆斯的詼諧曲(遺作),以及舒曼的A小調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105,此曲為1998年的現場錄音)、幻想小品集(作品73)。

摘自 U-Audio音響共和國 網站 古稀之年首發CD - 當帕爾曼遇上阿格麗希 / 郭漢丞

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1941年生於阿根廷,五歲開始學習鋼琴,標準的天才兒童,16歲拿下里斯本、布梭尼、日內瓦鋼琴大賽三項大獎,24歲贏得蕭邦鋼琴大賽,成為國際矚目的鋼琴女王。2016年,阿格麗希75歲。

帕爾曼(Itzhak Perlman),1945年生於以色列,13歲隨父母移居美國,開始學習小提琴,在茱莉亞音樂學院跟隨小提琴教母迪蕾,1963年在卡內基音樂廳登台,此後展開巡迴演出、錄音的音樂生涯。2016年,帕爾曼剛剛度過70歲大壽。

一位彈鋼琴,一位拉小提琴,兩人都是國際樂壇知名音樂家,兩人灌錄的唱片多到不勝枚數,可是2016年這張「舒曼、巴赫與布拉姆斯作品集」,竟然是兩人合作首度推出的CD專輯,重疊70年的人生,卻都只能在遠處彼此相望、惺惺相惜,卻要到了古稀之年,才有首度合作錄音發行CD的機會。您說人生的際遇是不是很奇妙?就算是國際樂壇大師,想合作也要看機緣啊。

事實上,這張CD並不是「一氣呵成」,唱片收錄兩首舒曼的曲子,其中「a小調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 Op.105」於1998年錄製,是兩人第一次合作,在加州薩拉托加表演藝術中心的現場錄音。原來,兩人並不是年至古稀才首度合作,18年前就已經知音相遇了。但是這次錄音並沒能促成CD的發行,我猜是曲目錄得不夠滿,也可能是唱片公司合約的關係,不管如何,18年前的合作沒有促成發片的契機,一直要等到2016年才在巴黎聚首,用三天的時間錄下各一首舒曼、布拉姆斯與巴赫。

曲目的選擇讓我覺得相當有趣,把舒曼與布拉姆斯湊在一起很自然,那就是浪漫時期的核心精神代表,兩位作曲家亦師亦友的情誼,加上相知相惜的經歷,演奏者把舒曼與布拉姆斯的作品湊在一張專輯裡,並不意外。當年布拉姆斯不過二十歲,在歐洲舉辦巡迴音樂會,拿著推薦信與舒曼相會,舒曼隨後在「新音樂雜誌」對布拉姆斯的音樂推崇至極。在那之後,布拉姆斯寫了一首「F-A-E奏鳴曲」,意思是「自由且孤獨」(Frei aber einsam),在這張阿格麗希與帕爾曼合作的錄音中,收錄了由「F-A-E奏鳴曲」衍生出來的詼諧曲,這是布拉姆斯死後才發行的作品,所以採用WoO 2的編號。這首詼諧曲的主題從F-A-E而來,您就算之前沒聽過,也能一聽就覺得很熟悉。

在這首熱烈的詼諧曲當中,阿格麗希與帕爾曼火力全開,鋼琴熱烈而激昂,那是典型的阿格麗希,而勁道十足的阿格麗希,彷彿點燃了帕爾曼對應作戰的火力,如果您熟悉帕爾曼那張「電影琴聲」,那當中的小提琴可說是柔美至極,甚至感覺小提琴都要泛出油光一般,對照著「F-A-E詼諧曲」裡面的帕爾曼,您可能覺得這不是同一個人,怎麼會變得這麼熱烈而強勁呢?比照之前帕爾曼與哈瑞爾、阿胥肯納吉合作的「布拉姆斯鋼琴三重奏」,帕爾曼還是溫文儒雅的面貌,怎麼遇上了阿格麗希就變得這麼熱烈的回應呢?假如您買了這張CD,我建議您從這第七軌的布拉姆斯開始聽起,肯定會感受到不一樣的帕爾曼琴聲。

再來可以進入第四軌的舒曼,作品編號73,原本是給單簧管與鋼琴的奏鳴曲,但後來也可以用小提琴、中提琴或大提琴來拉奏,2015年英國大提琴家依瑟利斯來台演出,也是準備這首曲子,而在這張唱片我們聽的鋼琴與小提琴的版本。第一樂章的弱起,帶出浪漫至極的旋律,帕爾曼的小提琴這時候相對略微回神,回到他本來的溫和樣貌,但是那是剛開始,鋼琴也必須柔弱的回應,隨後鋼琴與小提琴的樂句,交織更為熱烈,帕爾曼的小提琴跟著與阿格麗希的鋼琴對話,互相激盪出熱切的音樂火花。雖然帕爾曼比阿格麗希年輕,可是在這段熱烈交織、浪漫至極的音樂中,您可以感受到鋼琴依然位居主導地位,而帕爾曼卻相對更溫柔地呵護著鋼琴。

從從第七軌的布拉姆斯開始,然後到第四軌的舒曼,我們倒著回來聽第一軌的舒曼「a小調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在聽的時候,請把您的想像時間倒轉18年,回到1998年,在薩拉托加的現場音樂會錄音,這是兩人第一次合作演出。唱片內頁寫著阿格麗希的話,她說:「1998年在薩拉托加的演出是(我們)第一次合作,遺憾我們合作得太晚,我在演出時受到Itzhak的音樂刺激,就像一場盛宴一般,太神奇了,我們的合作是一段特殊的關係,而我深深為之著迷。」

帕爾曼怎麼回應?他說:「與Martha合作演出,一直是我心中的夢想,當我第一次聽見她演奏,我心裡面就想著:『我的天啊,我一定要和她一起合作演奏!』。」接下來唱片內頁還引述了兩人對話的片段,像是「音樂就像對話一般」(帕爾曼),而阿格麗希回應:「這是一段很好、很有趣的對話,而巴赫相當美妙。」唱片內頁讀到這裡,我心裡其實有一段OS:這像是唱片公司刻意的安排,不像兩個音樂家真實的對話,而是從對話中拆出彼此讚美的語句。

關鍵來了,我帶大家從CD中間開始聽,從布拉姆斯倒著聽回去舒曼,可是怎麼沒有講最後一首「巴赫第四號小提琴奏鳴曲」?因為從CD裡面流洩出來的音樂,相當耐人尋味,音樂確實是巴赫,但卻是很特別的巴赫,我不很習慣,至少我聽布拉姆斯,聽舒曼,帕爾曼與阿格麗希的詮釋很有自己的主張,卻又言之成理,聽得津津有味,但是那巴赫卻讓我聽了幾次,還是皺著眉頭,摸不著頭緒,而我在唱片內頁似乎找到了答案。

阿格麗希說:「這張專輯裡面有兩首對我而言全新的曲目,我從來沒有彈奏巴赫的奏鳴曲,我只是因為要錄音才發現它,布拉姆斯的詼諧曲也是如此,從來沒彈過,在這次錄音時第一次彈奏。巴赫真的很重要,我真的喜歡,而且音樂相當美妙。」天啊!阿格麗希究竟要給我多少驚奇,75歲的鋼琴大師,從來沒彈過巴赫?連布拉姆斯這首曲子也是第一次接觸?不對啊,DG三張一套的「Argerich: Solo Works」,裡面就是蕭邦加巴赫,不過沒有奏鳴曲就是了,或許阿格麗希講沒彈過巴赫,限定在奏鳴曲吧?

不過帕爾曼的回應更有趣:「我第一次聽Martha彈奏巴赫感到非常驚訝.......你演奏巴赫的方式......就好像音樂本來就在你的腦子裡,好像你根本天生就能彈巴赫。」

您覺得帕爾曼是講客氣話?場面話?還是真心讚美阿格麗希?不管怎麼樣,聽過這張CD,您心裡面自然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