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7194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Berlin Philharmonic
Herbert von Karajan

Title 
理查史特勞斯 泰爾愉快的惡作劇

SACD ; SHMCD
只能在SACD CD-Player播放使用


摘自 Alpha追逐的縱跡 網站

《泰爾愉快的惡作劇》(Till Eulenspiegels lustige Streiche,作品二十八),應該算是史特勞斯第二階段的交響詩作品,也正是史特勞斯管絃樂的顛峰時期,緊接其後的便是《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英雄的生涯》這些大作了。《泰爾愉快的惡作劇》離上一部交響詩《死與變容》有五年之久,在這期間,史特勞斯完成他第一部歌劇《昆特蘭》,他的伯樂大指揮家畢羅(Han von Bulow)去逝了,他娶寶琳為妻,為她寫了很多歌曲,他因無法順利接替畢羅指揮柏林愛樂,回到慕尼黑跟赫曼· 李維(Hermann Levi ) 一起指揮歌劇,他第一次到拜魯特指揮《唐懷瑟》,他的《昆特蘭》在慕尼黑首演慘敗。在這一段期間內,指揮工作是他的重心,而甜蜜的新婚生活則帶給他下一段創作的動力。

《昆特蘭》的挫敗直接影響到《泰爾愉快的惡作劇》,史特勞斯原本計劃是要寫成一部獨幕歌劇的,挫敗的陰影使他決定改以交響詩型態寫作,結果是成就了這部內容充實又變化多端的佳作。《泰爾愉快的惡作劇》的故事取材自十四世紀北德地區的一位傳說人物,史特勞斯就以小提琴輕輕的帶出「很久很久以前(Once upon a time )… … 」的主題動機,然後開始「說」這個痞子泰爾· 歐連史畢格爾的故事。

據說這位泰爾先先是位鞋匠,但以整人為樂。他在街上閒逛,找尋作弄的對象。他出奇不意的驚嚇一匹馬,馬兒到處亂竄,弄得全鎮亂七八糟,他則趁亂溜走。他裝扮成旅行的教士混入一群村婦中,企圖誘騙一位村婦的感情,又碰了一鼻子灰。然後他又跟一位學者抬起槓來,卻又露出其不學無術的無知,只得逃之夭夭。當他又回到鎮上搗亂時,這回被逮到了,他被送到法庭審判,被判了死刑,後悔莫及,泰爾被吊死。故事就這樣說完了,最後一段收場後來也出現在《玫塊騎士》最後小女傭跑回來檢手帕,頗具巧思。

這部作品的全名為「泰爾· 歐連史畢格爾愉快的惡作劇,一個古老的傳說,輪迴曲式,為大型管絃樂而作」,史特勞斯很貼切的賦予每段故事情節不同的樂器做為主題。樂曲一開始以小提琴帶出故事的起頭後,由法國號吹奏出泰爾的第一個主題,接著由豎笛重覆,再由整個樂團重覆,接著出現泰爾的第二個主題。這兩個主題之後化為各種形式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他的惡作劇裡,史特勞斯以很細膩的手法表現出各個情節,例如在挑逗村婦時,以小提琴獨奏出頗為煽情的音符,像在拋媚眼似的。在跟學者抬槓的那段也帶有卡通似的趣味。後來泰爾被抓到了,審判的語氣頗為嚴厲,而泰爾的反應從無辜到知道大難臨頭,這四段審判的場景是挺嚇人的。在泰爾被處吊刑後,音樂回到說故事的人身上,在泰爾第二主題重現後結束

《泰爾愉快的惡作劇》音樂本身的描述性很強烈,令人不禁聯想到杜卡的《小巫師》再串連到迪士尼的卡通片去。可能是因為《泰爾愉快的惡作劇》的故事是屬於「輔導級」,否則應更容易編為卡通。史特勞斯此時進入第二階段的管絃樂創作時期,手法更為洗練,更為精細,配器手法更是高明。《泰爾愉快的惡作劇》是在一八九五年十一月五日在科隆首演,由弗爾奈(Franz Wullner)指揮Gurzenich樂團演出。史特勞斯在寫給弗爾奈的信上說明,如果太去標明此曲之代表意思,會顯得過於詼諧而易遭抗拒,他情願讓聽眾自己體會這個痞子所要說的故事。實際上,史特勞斯想藉這部作品告別他的威瑪時代,如他所說的「抖去沾滿威瑪的陳舊灰塵」,同時,也藉此嘲諷那些看不懂《昆特蘭》的那一群沒水準的慕尼黑人。晚年時,有人問起史特勞斯是否藉古諷今,他立即回答:「沒這回事,我只是認為來聽音樂會的人應該會大笑而已。」大指揮家福特萬格勒說:「這真是天才的天外一筆,可與貝多芬並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