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7306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Pinchas Zukerman
Charles Dutoit

Title 
祖克曼DG、PHILIPS錄音套裝全集, Vol. 6
白遼士 哈洛德在義大利


22片套裝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以色列小提琴家祖克曼1948年7月16日出生於特拉維夫,雙親均為波蘭裔猶太人,小提琴由父親啟蒙,8歲進入特拉維夫音樂院,12歲時適逢美國小提琴教夫史坦與卡薩爾斯拜訪以色列,兩人聽到祖克曼的演奏大為讚嘆,史坦極力推薦他前往美國留學。1963年祖克曼前往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求學,拜在傳奇小提琴教師葛拉米安門下,與韓國小提琴大師鄭京和成為同學,1967年祖克曼與鄭共列列文崔特大賽首獎,自此展開忙碌的職業獨奏家生活。

祖克曼與DG的合作開始於1974年,第一份錄音是巴倫波英指揮下的佛漢威廉斯小提琴幻想曲「雲雀高飛」(英國室內樂團),1974年至1996年間,祖克曼共為DG、PHILIPS及DECCA公司灌錄了22張專輯,包括由巴倫波英鋼琴伴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與中提琴奏鳴曲全集兩份錄音,長期以來都是目錄上的長銷名盤。以及,1982年在以色列,由梅塔指揮下匯集了四位不同世代的小提琴家(史坦、帕爾曼、祖克曼、明茲)共演的韋瓦第四季小提琴協奏曲更是創下佳話,此外,布拉姆斯、貝多芬、西貝流士等小提琴協奏曲更是不會缺席。

除了小提琴外,祖克曼在中提琴以及指揮的造詣上,也是眾所周知。在這套22CD的祖克曼DG錄音全集中,為樂迷同時呈現出小提琴、中提琴及指揮不同身份的祖克曼音樂藝術,限量發行,採用原始封面設計,值得樂迷珍藏。


摘自 CYCSCHOOL 網站
小提琴大師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 )

祖克曼名列當今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所到之處,他的巨星光環始終如此耀眼;馳騁舞台演奏長達40年,祖克曼一直被樂迷的喝采包圍著,他也不斷更上一層樓,至今灌錄逾百張唱片,成為全球各地知音的最佳良伴。整體而言,祖克曼的音樂成就太卓越,讓其他人難望其項背,原因是,祖克曼除了以小提琴攫獲樂迷的心房,還兼具中提琴家、指揮家、教育家等多重身分,這些實至名歸的頭銜,在在證明了祖克曼過人的天賦與才華。

如同許多偉大音樂家的崛起傳奇,祖克曼於1948年出生於以色列臺拉維夫,他受父親啟蒙音樂,8歲那年選擇了小提琴,進入臺拉維夫音樂院習藝。祖克曼其天賦異稟,然而更幸運的是,他的拉琴天分被小提琴教父艾薩克•史坦、大提琴泰斗卡薩爾斯發掘,在這兩位大師強力推薦下,祖克曼獲得美國─以色列海倫納魯賓斯坦基金會的獎學金,得以一圓赴美國習琴的美夢。

1962年,年僅14歲的祖克曼隻身到了紐約,順利地進入茱麗亞音樂院就讀,在這個音樂學子家夢寐以求的園地,祖克曼開啟了走進世界的一扇門窗,邁向成功之路。

艾薩克•史坦曾經回憶,驚訝於祖克曼的音樂資質:「廿餘年來,我聽過無數優秀青年拉琴,卻沒有人像祖克曼一樣帶給我這麼大的期待,這孩子是如此果斷,琴音如此有魔力。」

祖克曼在茱麗亞音樂院受教於小提琴名師葛羅米安門下,與當今享譽樂壇的帕爾曼、鄭京和師出同門。葛羅米安以教學甚嚴聞名,被他看中的全是天才型學生,當然,祖克曼也不負恩師栽培,1967年,他和同年紀的鄭京和並列贏得第25屆列文區特國際音樂大賽首獎,有了這項輝煌的比賽資歷,祖克曼讓國際樂壇人士睜亮了眼睛,大家期待著一位新慧星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20歲在樂壇冒出頭,祖克曼隨即以急快速度走紅,獨奏、協奏乃至室內樂,他的音樂表現均極為突出,「祖克曼」的大名不逕而走,聲譽扶搖直上,放眼古典樂市場,祖克曼成為最受歡迎的小提琴家之一,演奏行情節節看漲,他以巨星之姿,享受著來自全球各地樂迷的愛戴。站上舞台的祖克曼,琴音永遠是如此絕美,絲毫不誇張賣弄,而是用最堅實的技巧及飽滿的音色,讓台下聽眾如痴如醉。

獨奏家個人展藝很過癮,玩室內樂也是一大樂趣。祖克曼很熱愛室內樂,曾經合作演出的夥伴難以細數,包括鋼琴家阿肯納吉、巴倫波因、同門師兄帕爾曼、大提琴家馬友友、林哈瑞爾等人,一長串的閃亮名單,也為樂迷留下許多精采的唱片錄音,其中最讓人懷念的是,早在1970年代,大提琴傳奇女傑杜普雷(Jacqueline du Pre)還在世的時候,祖克曼、杜普雷和巴倫波因常一起演奏室內樂,三人黃金組合風靡了無數樂友,灌錄的貝多芬鋼琴三重奏專輯廣為樂迷珍藏。

談及祖克曼的趣事,許多人喜歡把他和師兄帕爾曼相提並論。這對小提琴奇才的友誼很深厚,際遇也很雷同,帕爾曼贏得第廿二屆列文區特大賽首獎,三年後輪由祖克曼登上盟主寶座,此外,他們均是猶太裔,也是最佳的合作拍檔,1996年12月26日以色列愛樂舉行60周年慶音樂會,祖克曼和帕爾曼同台飆技的場面,至今讓樂迷津津樂道。這場音樂會巨星雲集,巴倫波因、祖賓梅塔﹐史坦、帕爾曼、祖克曼、明茲、夏漢等人均登台獻藝,有趣的是,帕爾曼拉小提琴、祖克曼擔綱中提琴,這對哥倆好合作演出哈爾佛森「帕薩卡利亞與薩拉邦德舞曲」,精采表演帶來了最高潮,也被國際樂壇傳為佳話。

「祖克曼是永遠長青的演奏奇才,音樂內涵深厚無比,技巧超絕。」「祖克曼的琴技炫麗極了,他向樂迷傳達來自音樂的喜悅,高音弦的表現充滿穿透力,低音弦卻是如此甜美。」

長期以來,祖克曼在演奏方面贏得無比推崇;但是,才華洋溢的他,對音樂懷著永無止境的雄心壯志,約自1970年起,他先在中提琴項目下功夫,爾後又挑戰指揮行當,這些心底的渴望陸續實現,成績斐然,若說祖克曼是難得一見的全方位音樂家,一點也不為過。

祖克曼跨足指揮,風格獨到,他站在樂團前,有著猶如君臨天下般的威儀,節拍揚起,指揮棒下虎虎生風。這就是超乎常人的祖克曼,他很快地又征服一個新的舞台,摘下指揮家的桂冠,建立了耀眼的指揮資歷。1979年至1981年期間,祖克曼受邀出任英國倫敦南岸假日音樂節指揮;1980年他又接下聖保羅室內樂團音樂總監職務,之後,祖克曼擔任巴爾的摩交響樂團音樂節總監三年,及達拉斯交響樂團主辦的國際夏日音樂節總監三年。1998年祖克曼受聘為加拿大渥太華「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在他的領導下,樂團水準一路提昇,除了演出票房起死回生,也引發許多愛樂人士慷慨捐款,改善了財務赤字的危機。

祖克曼接任加拿大「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後,大展鴻圖,率團在北美巡演引起轟動,貝多芬、艾爾加、莫札特、羅西尼等人作品,獲得觀眾及樂評人高度讚揚,在紐約、華盛頓、芝加哥等許多大城市,也讓大家對樂團的表現刮目相看;祖克曼帶領這支樂團付出很大心血,除了灌錄多張唱片 ,還舉辦指揮、作曲等講座來培育年輕人才;此外,祖克曼率樂團首度前往中東國家演出,也寫下紀錄,他為樂團增購樂器發起慈善基金募款的行動,令許多人感佩。

祖克曼總計獲得葛萊美獎提名21次,由於他的國際知名度甚高,是美國電視節目的常客。祖克曼曾在美國公共電視頻道「大師詮釋莫札特」特輯演出,採和芝加哥交響樂團合作形式;他也常參加「林肯中心現場」節目,並曾和製作人克利斯多魯本合作「音樂現場」系列影片,介紹莫札特、布拉姆斯等偉大作曲家經典。

許多大牌音樂家長年忙碌於世界各地演奏,祖克曼除了喜歡與樂迷面對面接觸,也不忘教學使命。「若對音樂沒有熱情,一切都空談!」祖克曼對音樂抱持百分之百的熱情,他也直率告誡學生拉琴的道理,「要不斷地聽,聽到一個好聲音,若是感覺很棒,就耐心地持續下去。」

祖克曼在美國曼哈頓音樂院任教多年,他對任何新事物都喜歡冒險,還率先實驗網路科技教學的新方法,把大師講座課程上網路傳授,這種大膽嘗試在音樂教育界引起廣泛討論,祖克曼的想法是,既然網際網路時代來臨了,老師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透過網路科技指導學生拉琴,師生之間沒有距離。

集演奏、指揮及教學工作於一身,祖克曼長年忙個不停,2003年至2004年音樂季演出邀約排的滿檔,祖克曼指揮了芝加哥、匹茲堡、多倫多等重量級樂團演出; 但是,祖克曼小提琴也不得閒,太多人想聽他拉琴,排定的協奏曲目一長串,與紐約愛樂、以色列愛樂等樂團合作詮釋;此外,去年祖克曼參加了倫敦消遙音樂節(Proms ),演奏了奧立佛克魯森專門為他寫的協奏曲。


摘自 每日頭條 網站
柏遼茲:哈羅德在義大利 / 2016-06-09 知樂古典音樂 https://kknews.cc/news/rejqnr.html

法國作曲家柏遼茲,在19世紀浪漫主義音樂家陣容里,是開風氣之先的一位。他是大膽的音樂革新家,是浪漫主義標題音樂的開拓者。柏遼茲的第二部交響曲《哈洛德在義大利》卻是偶然之得。

1833年12月的一天,柏遼茲指揮演出他的《幻想交響曲》,這部交響曲當時在巴黎紅透半邊天。演出結束後,柏遼茲正打算離開,一個長髮披肩、面色蒼白的義大利人來到前廳與他會面,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帕格尼尼(Niccolo Paganini, 1782-1840)。對於《幻想交響曲》的成功,帕格尼尼盛情讚美。在浪漫派音樂上的志同道合,他們一見如故。

半個多月後,帕格尼尼又親自去拜訪柏遼茲,並正式向柏遼茲提出作曲請求。當時帕格尼尼得到一把斯特拉迪瓦力製作的優良中提琴,他想藉此開場演奏會,但是苦於沒有合適的曲目。他想要的是有時代特色又能展現他出神入化弦樂技巧的作品,就在這時,他遇到了柏遼茲,所以請他寫一部中提琴協奏曲。

柏遼茲當然感到榮幸,但又沒有把握。帕格尼尼的演出他看過,這位魔法師般的演奏家對於作品的要求,柏遼茲心裡自然清楚。他向帕格尼尼表達了這種心情,因為他自己不會拉中提琴,對中提琴的個性和表現形式並不了解,恐怕難以勝任。而帕格尼尼卻對他信心十足,推脫不掉的柏遼茲只好答應。

為了迎合帕格尼尼,柏遼茲起初努力向中提琴獨奏的方向靠近,但是作為交響樂曲作家,他又要注意不能減弱樂隊,他重視樂隊的整體音響。經過一段時間摸索,柏遼茲找到了表達方式,他迫不及待地寫出了第一樂章。帕格尼尼看到第一樂章樂譜里大段的音樂由樂隊完成時,便大呼不行,並指出讓他這麼長時間地沉默是絕對無法接受的,中提琴聲部必須從頭至尾在演奏。帕格尼尼顯然非常失望,柏遼茲只得表示,這樣技巧性的協奏曲還是由演奏家自己來寫為好。雖然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但兩位音樂家並沒有不歡而散,只是合作就此停止。

面對這部未完成的作品,柏遼茲繼續工作。這一次,柏遼茲已索性不再費盡心機為炫耀中提琴的風采而譜寫旋律,只是任由靈感奔騰。他在回憶錄里寫道:「我想起了一個念頭,就是寫一系列由樂隊演奏的場景,而中提琴在這裡應該像一個閒不住的人那樣,參與其間,又始終保持個性。我要把這個樂器當作一個憂鬱的夢幻者,就像拜倫的《恰爾德•哈洛德遊記》,因此把這部交響曲叫做《哈洛德在義大利》。」

最初,柏遼茲接受委託是寫中提琴協奏曲,最終完成的卻是一部4個樂章的交響曲。1834年11月,《哈洛德在義大利》在巴黎首演,指揮並不是柏遼茲,中提琴獨奏則由小提琴家優蘭擔任。可惜演出沒有獲得期待中的成功,而且事實上,如果不是優蘭的精彩演奏,幾乎就是完敗。

兩年後,《哈洛德在義大利》再度公演時,柏遼茲親自指揮樂隊,中提琴獨奏仍是優蘭。這次樂隊在柏遼茲的指導下,整場演奏發揮得淋漓盡致,作品大獲成功。從此之後,在柏遼茲的有生之年,只要演出這部作品,柏遼茲都堅持親自指揮。

幾年之後,帕格尼尼聽了這部本該屬於他的交響曲,他被作品深深打動,不吝惜讚美之詞,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當初的相反意見而有任何保留。但帕格尼尼卻從未演奏過《哈洛德在義大利》,徹底錯過了這部本屬於他的作品。儘管如此,帕格尼尼仍以作曲酬金的方式給了柏遼茲兩萬法郎,而此時的柏遼茲已貧困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