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7307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Pinchas Zukerman
Daniel Barenboim

Title 
祖克曼DG、PHILIPS錄音套裝全集, Vol. 7
布拉姆斯 小提琴協奏曲, 作品77


22片套裝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以色列小提琴家祖克曼1948年7月16日出生於特拉維夫,雙親均為波蘭裔猶太人,小提琴由父親啟蒙,8歲進入特拉維夫音樂院,12歲時適逢美國小提琴教夫史坦與卡薩爾斯拜訪以色列,兩人聽到祖克曼的演奏大為讚嘆,史坦極力推薦他前往美國留學。1963年祖克曼前往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求學,拜在傳奇小提琴教師葛拉米安門下,與韓國小提琴大師鄭京和成為同學,1967年祖克曼與鄭共列列文崔特大賽首獎,自此展開忙碌的職業獨奏家生活。

祖克曼與DG的合作開始於1974年,第一份錄音是巴倫波英指揮下的佛漢威廉斯小提琴幻想曲「雲雀高飛」(英國室內樂團),1974年至1996年間,祖克曼共為DG、PHILIPS及DECCA公司灌錄了22張專輯,包括由巴倫波英鋼琴伴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與中提琴奏鳴曲全集兩份錄音,長期以來都是目錄上的長銷名盤。以及,1982年在以色列,由梅塔指揮下匯集了四位不同世代的小提琴家(史坦、帕爾曼、祖克曼、明茲)共演的韋瓦第四季小提琴協奏曲更是創下佳話,此外,布拉姆斯、貝多芬、西貝流士等小提琴協奏曲更是不會缺席。

除了小提琴外,祖克曼在中提琴以及指揮的造詣上,也是眾所周知。在這套22CD的祖克曼DG錄音全集中,為樂迷同時呈現出小提琴、中提琴及指揮不同身份的祖克曼音樂藝術,限量發行,採用原始封面設計,值得樂迷珍藏。


摘自 CYCSCHOOL 網站
小提琴大師祖克曼(Pinchas Zukerman )

祖克曼名列當今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所到之處,他的巨星光環始終如此耀眼;馳騁舞台演奏長達40年,祖克曼一直被樂迷的喝采包圍著,他也不斷更上一層樓,至今灌錄逾百張唱片,成為全球各地知音的最佳良伴。整體而言,祖克曼的音樂成就太卓越,讓其他人難望其項背,原因是,祖克曼除了以小提琴攫獲樂迷的心房,還兼具中提琴家、指揮家、教育家等多重身分,這些實至名歸的頭銜,在在證明了祖克曼過人的天賦與才華。

如同許多偉大音樂家的崛起傳奇,祖克曼於1948年出生於以色列臺拉維夫,他受父親啟蒙音樂,8歲那年選擇了小提琴,進入臺拉維夫音樂院習藝。祖克曼其天賦異稟,然而更幸運的是,他的拉琴天分被小提琴教父艾薩克•史坦、大提琴泰斗卡薩爾斯發掘,在這兩位大師強力推薦下,祖克曼獲得美國─以色列海倫納魯賓斯坦基金會的獎學金,得以一圓赴美國習琴的美夢。

1962年,年僅14歲的祖克曼隻身到了紐約,順利地進入茱麗亞音樂院就讀,在這個音樂學子家夢寐以求的園地,祖克曼開啟了走進世界的一扇門窗,邁向成功之路。

艾薩克•史坦曾經回憶,驚訝於祖克曼的音樂資質:「廿餘年來,我聽過無數優秀青年拉琴,卻沒有人像祖克曼一樣帶給我這麼大的期待,這孩子是如此果斷,琴音如此有魔力。」

祖克曼在茱麗亞音樂院受教於小提琴名師葛羅米安門下,與當今享譽樂壇的帕爾曼、鄭京和師出同門。葛羅米安以教學甚嚴聞名,被他看中的全是天才型學生,當然,祖克曼也不負恩師栽培,1967年,他和同年紀的鄭京和並列贏得第25屆列文區特國際音樂大賽首獎,有了這項輝煌的比賽資歷,祖克曼讓國際樂壇人士睜亮了眼睛,大家期待著一位新慧星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20歲在樂壇冒出頭,祖克曼隨即以急快速度走紅,獨奏、協奏乃至室內樂,他的音樂表現均極為突出,「祖克曼」的大名不逕而走,聲譽扶搖直上,放眼古典樂市場,祖克曼成為最受歡迎的小提琴家之一,演奏行情節節看漲,他以巨星之姿,享受著來自全球各地樂迷的愛戴。站上舞台的祖克曼,琴音永遠是如此絕美,絲毫不誇張賣弄,而是用最堅實的技巧及飽滿的音色,讓台下聽眾如痴如醉。

獨奏家個人展藝很過癮,玩室內樂也是一大樂趣。祖克曼很熱愛室內樂,曾經合作演出的夥伴難以細數,包括鋼琴家阿肯納吉、巴倫波因、同門師兄帕爾曼、大提琴家馬友友、林哈瑞爾等人,一長串的閃亮名單,也為樂迷留下許多精采的唱片錄音,其中最讓人懷念的是,早在1970年代,大提琴傳奇女傑杜普雷(Jacqueline du Pre)還在世的時候,祖克曼、杜普雷和巴倫波因常一起演奏室內樂,三人黃金組合風靡了無數樂友,灌錄的貝多芬鋼琴三重奏專輯廣為樂迷珍藏。

談及祖克曼的趣事,許多人喜歡把他和師兄帕爾曼相提並論。這對小提琴奇才的友誼很深厚,際遇也很雷同,帕爾曼贏得第廿二屆列文區特大賽首獎,三年後輪由祖克曼登上盟主寶座,此外,他們均是猶太裔,也是最佳的合作拍檔,1996年12月26日以色列愛樂舉行60周年慶音樂會,祖克曼和帕爾曼同台飆技的場面,至今讓樂迷津津樂道。這場音樂會巨星雲集,巴倫波因、祖賓梅塔﹐史坦、帕爾曼、祖克曼、明茲、夏漢等人均登台獻藝,有趣的是,帕爾曼拉小提琴、祖克曼擔綱中提琴,這對哥倆好合作演出哈爾佛森「帕薩卡利亞與薩拉邦德舞曲」,精采表演帶來了最高潮,也被國際樂壇傳為佳話。

「祖克曼是永遠長青的演奏奇才,音樂內涵深厚無比,技巧超絕。」「祖克曼的琴技炫麗極了,他向樂迷傳達來自音樂的喜悅,高音弦的表現充滿穿透力,低音弦卻是如此甜美。」

長期以來,祖克曼在演奏方面贏得無比推崇;但是,才華洋溢的他,對音樂懷著永無止境的雄心壯志,約自1970年起,他先在中提琴項目下功夫,爾後又挑戰指揮行當,這些心底的渴望陸續實現,成績斐然,若說祖克曼是難得一見的全方位音樂家,一點也不為過。

祖克曼跨足指揮,風格獨到,他站在樂團前,有著猶如君臨天下般的威儀,節拍揚起,指揮棒下虎虎生風。這就是超乎常人的祖克曼,他很快地又征服一個新的舞台,摘下指揮家的桂冠,建立了耀眼的指揮資歷。1979年至1981年期間,祖克曼受邀出任英國倫敦南岸假日音樂節指揮;1980年他又接下聖保羅室內樂團音樂總監職務,之後,祖克曼擔任巴爾的摩交響樂團音樂節總監三年,及達拉斯交響樂團主辦的國際夏日音樂節總監三年。1998年祖克曼受聘為加拿大渥太華「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在他的領導下,樂團水準一路提昇,除了演出票房起死回生,也引發許多愛樂人士慷慨捐款,改善了財務赤字的危機。

祖克曼接任加拿大「國家藝術中心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後,大展鴻圖,率團在北美巡演引起轟動,貝多芬、艾爾加、莫札特、羅西尼等人作品,獲得觀眾及樂評人高度讚揚,在紐約、華盛頓、芝加哥等許多大城市,也讓大家對樂團的表現刮目相看;祖克曼帶領這支樂團付出很大心血,除了灌錄多張唱片 ,還舉辦指揮、作曲等講座來培育年輕人才;此外,祖克曼率樂團首度前往中東國家演出,也寫下紀錄,他為樂團增購樂器發起慈善基金募款的行動,令許多人感佩。

祖克曼總計獲得葛萊美獎提名21次,由於他的國際知名度甚高,是美國電視節目的常客。祖克曼曾在美國公共電視頻道「大師詮釋莫札特」特輯演出,採和芝加哥交響樂團合作形式;他也常參加「林肯中心現場」節目,並曾和製作人克利斯多魯本合作「音樂現場」系列影片,介紹莫札特、布拉姆斯等偉大作曲家經典。

許多大牌音樂家長年忙碌於世界各地演奏,祖克曼除了喜歡與樂迷面對面接觸,也不忘教學使命。「若對音樂沒有熱情,一切都空談!」祖克曼對音樂抱持百分之百的熱情,他也直率告誡學生拉琴的道理,「要不斷地聽,聽到一個好聲音,若是感覺很棒,就耐心地持續下去。」

祖克曼在美國曼哈頓音樂院任教多年,他對任何新事物都喜歡冒險,還率先實驗網路科技教學的新方法,把大師講座課程上網路傳授,這種大膽嘗試在音樂教育界引起廣泛討論,祖克曼的想法是,既然網際網路時代來臨了,老師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透過網路科技指導學生拉琴,師生之間沒有距離。

集演奏、指揮及教學工作於一身,祖克曼長年忙個不停,2003年至2004年音樂季演出邀約排的滿檔,祖克曼指揮了芝加哥、匹茲堡、多倫多等重量級樂團演出; 但是,祖克曼小提琴也不得閒,太多人想聽他拉琴,排定的協奏曲目一長串,與紐約愛樂、以色列愛樂等樂團合作詮釋;此外,去年祖克曼參加了倫敦消遙音樂節(Proms ),演奏了奧立佛克魯森專門為他寫的協奏曲。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在小提琴家姚阿幸的幫忙之下,布拉姆斯才能如願完成這首偉大的協奏曲。樂曲在1878年完成,有著交響曲般的宏大結構、田園風情和複雜的小提琴技巧。樂曲首演由布拉姆斯親自指揮,姚阿幸擔任小提琴獨奏。

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以浪漫派手法寫成,雖然西貝流士力圖在獨奏與樂團間取得平衡,但是一般愛樂者還是把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視為如同柴科夫斯基、孟德爾頌或布魯赫的作品般,略帶炫耀小提琴技巧意味的作品。西貝流士本人是一位很不錯的小提琴家,他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放棄獨奏事業,因此,小提琴獨奏部份的精彩程度可想而知。為西貝流士立傳的 塔瓦斯特雪爾納認為,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無疑是北歐風格的,樂團部份並沒有沉溺於追求豐富的管弦樂色彩,而採取如同秋天或冬天的灰暗色調,偶而發散出熾熱的光芒。

這張唱片是祖克曼在1970年代晚期的錄音。祖克曼與多年好友巴倫波英在這套唱片裡展現出別人難以比擬的默契,音樂裡充滿微妙的變化與精美、圓潤細緻但是力度十足的演奏技巧,表現著音樂裡抒情、寫意與舒適暢快的一面。


摘自 古典啟示錄 網站
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說到小提琴協奏曲,大家的腦海一定馬上閃過柴可夫斯基,他那首作品的煽情力量令人難忘。至於,貝多芬的則顯得最雄偉,孟德爾頌的最能夠在平易中見偉大,而布魯赫的則是最深情纏綿。

若想簡短地形容布拉姆斯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好像不太容易,彷彿曲子沒有顯著的特色似的。可是,不論三大小提琴協奏曲(貝多芬、孟德爾頌、布拉姆斯)、或三D小提琴協奏曲(貝多芬、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又都少不了它,由此又可看出其歷史的價值!

我們從當時兩位音樂名家口中,不難觀察出這首曲子在當時的評價,的確有些矛盾與尷尬。漢斯力克說,「這是作曲大師筆下充滿造型性,費神的藝術性的作品,但多少有讓人難以親近的造作,和在半途中架起帆跑起來的幻想。」薩拉沙泰則表示,「我不否認這是一首很好的音樂,不過你以為當雙簧管以慢板奏出全曲唯一的旋律,我會索然無味的在舞台上,手持小提琴茫然地聆聽嗎?」

布拉姆斯在他的傳記中寫到,此曲寫作沒有任何靈感可言,有的只是創作技巧。因此,不少人認為此曲是布拉姆斯最沒有「創意」的作品。但是有誰能夠體會到,他創作時內心的壓力呢?

布拉姆斯寫交響曲面對著貝多芬的龐大陰影,寫小提琴協奏曲同樣再度面對樂聖的影響。他曾經對旁人說:「你不會知道,那個傢伙怎樣阻擋了我的前進。維也納有一些蠢蛋,竟把我當作被貝多芬第二。」

沒錯,「貝多芬第二」這個外界認為對布拉姆斯讚美的稱呼,卻是他避之唯恐不及的頭銜。早在二十六歲時,布拉姆斯寫了第一首《D小調鋼琴協奏曲》,演出結果徹底失敗!讓他日後在創作管弦樂曲時格外戒慎,也因此第一號交響曲一直到四十歲才完成,還被稱作「貝多芬的第十號交響曲」。而布拉姆斯一生唯一的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同樣之前有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擋在前面,而且兩首都是D大調寫成。

1877年9月布拉姆斯因為在巴登,聽到薩拉沙泰演奏《流浪者之歌》而大受感動,興起想寫小提琴協奏曲的念頭。之後他義大利旅行回來,1878年夏天開始在Worth湖的 Portschach村寫作。此處是布拉姆斯夏天最重要的避暑創作地點,在這裡一年前他才剛完成充滿田園風的《第二號交響曲》,而他的《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也是在此完成。這幾首作品,正好代表布拉姆斯的創作進入成熟階段。

他1879年7月著手創作《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8月份四樂章的構想抵定,22日他將第一樂章獨奏部分的譜寄給姚阿幸(Joseph Joachim)過目,兩者開始針對此曲展開熱烈的討論。而這位當時最傑出的小提琴家,也因此給了布拉姆斯非常珍貴的意見,成為這首作品不可或缺的「貴人」。10月23日的信中,布拉姆斯表示他不喜歡急就章地創作與演出,同時正為四樂章的中間兩樂章慢板與詼諧曲而苦惱,計劃另外寫慢板替代之。

十二月中,布拉姆斯已經準備將此曲公開演出,果然首演就在1879年新年於萊比錫,由作曲家指揮、姚阿幸主奏,首演版本為含兩個內樂章的四樂章。首演之後並沒有引起太多的討論,社會大眾主要著眼的還是在布拉姆斯在浪漫時代,對小提琴協奏曲的幾個堅持上頭。

畢羅當時做出了著名的評論:「布魯赫為了小提琴寫協奏曲,布拉姆斯『對抗』小提琴而寫抗奏曲。」胡伯曼則在稍後補充說,「布拉姆斯的協奏曲並非對抗小提琴,是一首小提琴與管弦樂的抗衡的作品,最後還是由小提琴贏得勝利。」

布拉姆斯一生寫了四首協奏曲,共同的特色事都具備堅固、清楚的形式。在當時,浪漫派作曲家都紛紛放棄對固有形式的堅持,投入個人化、浪漫風、標新立異的潮流懷抱中,只有布拉姆斯反過來更深入精準地挖掘固有形式的特色。他的協奏曲受到莫札特的影響,除了古典精神之外,甚至參考巴洛克、文藝復興時期,而維奧29 首協奏曲中的第22首,也成為他寫作小提琴協奏曲的典範之一。

在管弦樂法上頭,布拉姆斯喜歡用自然發聲的法國號,與其他作曲家紛紛採用的活塞式有著音色的差異,讓音樂聽來更多一份醇美。此外,他跟貝多芬一樣是動機發展、主題變奏的高手,能夠將細小的樂念想法,無限擴大成恢弘的巨構,從貝多芬、舒曼開始玩弄節奏的藝術,布拉姆斯將此精神延續,讓音樂產生莫名的張力。

這些例子都可以明顯從他的小提琴協奏曲中聽到,布拉姆斯將浪漫主義的內容裝入古典形式的容器中,儘管結構與創意並沒有新鮮之處,但透過整體調性精巧的轉換,搭配上濃厚的田園牧歌風味,讓這首作品有一種越陳越香的耐力。

第一樂章,不甚快的快板,三四拍子、奏鳴曲式。由中提琴、大提琴、低音管奏出深沉且充滿牧歌風味的第一主題,雙簧管接著奏出哀怨旋律,展開第一樂章以旋律發展的基調,同時低音弦與木管進行精緻深層的對位。抒情的情緒,可以說建立了整首作品的整體風貌。管弦呈示部告一段落,小提琴主奏才抖擻登場,穿梭在中提琴與木管群的旋律中,之後才進入第二主題部。第二主題由木管柔和吹出以A大調溫柔開始,主奏小提琴則出現全新旋律,隨後結束在a小調。發展部以管弦樂第二次總奏開始,第一主題、第二主題轉調、對位地發展著,音樂力道逐步增強,主奏小提琴重複演奏主題動機,音樂充滿提昇感,連接到再現部。

再現部一樣以強力總奏開始,主旋律在木管上頭,呈示部的材料不斷地經過和聲、對位手法再現之後進入花奏,姚阿幸,奧爾、克萊斯勒、布部B布梭尼、海飛茲都為此曲寫過展技花奏。花奏過後,尾奏第一主題從容出現,情緒安靜、慢慢減低速度,準備進入第二樂章。

第二樂章,慢板,F大調、二四拍子、三段體。管樂吹奏出布拉姆斯招牌風格,可說是此曲最迷人的一個樂章,雙簧管在木管包圍中展現田園風,又帶點北國的淒涼感。主奏小提琴不斷地裝飾主旋律,經過C-D-降G-降C-B-升f的不斷轉調。

之後,從升f調開始三段體的第二段,散發出布拉姆斯特有的苦澀美感,旋律充滿不安卻又帶著憧憬,整個弦樂群在旁以對位伺候,更凸顯樂句張力。整個樂章沒有劇烈火氣,只有平靜雋永。

第三樂章,活潑而不快的、遊戲似的快板、D大調、二四拍子,不規則的迴旋奏鳴曲式。這個樂章原本提示「遊戲式的快板」,但是姚阿幸建議,如果不加上「活潑的、不太快的」字眼,演奏上將有困難。獨奏者一開始立刻奏出雙音快速主題,這個迴旋主題帶有匈牙利吉普賽風味,輕快、幽默,與前兩個樂章的深沉,有著迥異個性。充滿著節奏能量的第三樂章,正是歌頌匈牙利出生的小提琴家姚阿幸。

在木管的顫音和憂鬱的管弦樂來回反覆之後,開始進入-B-A-C-B-A-Coda(A-B-A)七大部分的輪旋結構。尾奏前出現小提琴主奏的花奏,充滿對位卻又柔和,能夠充分讓獨奏者發揮技巧。結尾再加上大提琴以土耳其進行曲形式暗示主題,最後以罕見的終止手法結束全曲。

姚阿幸給這首曲子演奏時的具體建議,例如:他認為某個段落低音弦應該用手指撥奏,而非用弓拉,如此伴奏重量感可以減輕,獨奏者比較不吃力。他也建議減輕木管樂器的力度,理由與前述相同。這首作品與其他真正炫技的小提琴協奏曲相比,雖被認為演奏者不需在技術上走鋼索,卻必須另外具備能將各樂章內部邏輯強化的能力,需要的是講究「內斂火候」的演奏者。在當時,除了姚阿幸之外,比利時的小提琴家易沙意也將此曲列為拿手曲目,兩人在樂壇強力推銷這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