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734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Ivry Gitlis

Title 
吉特利斯早年的珍貴錄音

2片套裝


摘自 佳佳唱片 網站

Ivry Gitlis是一位演奏風格相當獨特的小提琴家,他的錄音成為某些特定樂迷拚死以求的珍寶。

這套2CD的大師早年錄音收錄了許多意義非凡與珍貴的演出,幾乎都是從未曝光的首發音源,其中1951年大師在法國隆堤博大賽中的錄音首次發行,絕對是最為珍貴的大師演出紀錄,小提琴樂迷絕對不可錯過的一套專輯!


摘自 U-Audio共和國 網站
Ivry Gitlis絕演再現 / 戴天楷

Gitlis的雙親原居於俄國境內,後來移居海法。他的本名原作Yitzhak-Meir,就是聖經裡的以撒(Isaac),足見他們家族是個相當傳統的猶太家庭。Gitlis五歲開始習琴,後來在胡伯曼(Bronisław Huberman)的引薦下前往巴黎,並進入巴黎音樂院學習,並在這個時期,他更名為Ivry。原因為何,並不清楚,但是,這個名字在外國確實比希伯來原名更親切一些。

不過,值此之時,二次大戰爆發。Gitlis那時候才從音樂院畢業沒多久,卻無法從事演奏,而被迫參戰。他先在一家位於倫敦的軍工廠工作了兩年,後來有機會加入英國陸軍的樂團,得以康樂活動型態,隨樂團四處勞軍。但戰爭期間的演出機會,也讓他漸漸博得名聲。戰後,他屢獲倫敦愛樂管弦樂團、BBC廣播樂團等知名英國樂團邀請,參與演出。1951年,他更參加了隆提伯音樂大賽( Long-Thibaud Competition ),並在比賽中獲得第五名,就在同年,他在巴黎首度登台舉行演奏會。一切發展是如此美好,似乎Gitlis的演藝生涯要開始飛黃騰達了。卻在此時他遭受了沈重的打擊。

當時法國境內仍有一股反猶太的空氣,有小道消息指出Gitlis在二戰期間偷了一把史特拉底瓦里琴,這種謠言甚囂塵上,Gitlis只好傷心地離開法國。到哪裡?哪裡最歡迎猶太人,就往哪裡去。是的,Gitlis來到美國。

到了美國,他去見了海飛茲(Joscha Heifetz),有了猶太同鄉力挺,Gitlis得順利展開他在美國的音樂事業。他有機會和名氣如日中天的奧曼第(Eugene Ormandy)、賽爾(George Szell)等指揮同台演出,也獲得了Vox公司的錄音機會,短短幾年,他風靡了美國樂壇,連媒體也被他收服了,他出的唱片迭獲好評。

他更在60年代做出許多驚人之舉,包括他參與了前蘇聯和以色列的文化交流活動,成為第一位前往前蘇聯境內演奏的以色列小提琴家。他在Rolling Stone領軍的音樂表演中登台,為小野洋子伴奏。Gitlis旺盛的活力,也得到許多音樂家的傾心,不少人為之作曲,提獻給他。Gitlis成了一個明星,特別是日本,整個七零年代,他不時需要長途飛行到日本去演出,那裡的「吉粉」太多了。1990年,他還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親善大使,致力於推動「和平與寬容的教育和文化」。

不過,Gitlis最可惜的一點就是,錄音太少了。或者該說:在市面上流通的錄音實在太少了。真有這麼厲害?是的,不是錄音出版少就可以稱之為傳奇音樂家。傳奇沒那麼簡單。Gitlis的傳奇,不是那種名氣上的傳奇,而是一種感受上的傳奇。

他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讓人摸不著頭緒。充滿即興的趣味,並且大量運用彈性速度(tempo rubato),在他的演奏下,每個樂句都活了過來。這速度變化,似乎一點沒有經過計算,但是卻又這般自然。這在當代小提琴家當中,實在少見,這是一種存在於50年之前,甚至在戰間期才聽得到的詮釋。

現在的獨奏家太過注意技巧,精準而犀利,精準而犀利,精準而犀利,除此以外呢?當每一個俠客都在比快刀快劍,展現幻化招式,才特別顯出獨孤九劍的奧妙神通。看似有招,卻又無招。再怎麼高超的精絕琴藝,要在極短時間內變換手指按壓琴弦的位置,絕對沒有一人能完全精準無誤,稍有偏離,即便差之毫釐,也是失準。其實,像提琴這種無固定音高的樂器,演奏時總有走音,只是我們聽不聽得出來而已。比音準,又算得了什麼呢?音樂可不是只有這個啊!音準再好,也不能感動人。感動人的是音樂本身。Gitlis做的就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