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C027355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Paul Badura-Skoda

Title 
Paul Badura-Skoda Musical Biography, Vol. 8

8片套


摘自 博客來音樂館 網站

橫跨二個世紀,奧地利國寶級鋼琴演奏家Paul Badura-Skoda保羅.巴杜拉-史寇達,1927年生於維也納,18歲進入維也納音樂院就學,並旋即贏得奧地利音樂大賽首獎的榮耀。1949年,年僅22歲的史寇達以驚人的琴藝得到指揮大師福特萬格勒及卡拉揚的讚賞,先後邀請他參與演出,少年鋼琴家的閃耀鋒芒,從此驚艷了整個樂壇。

身為維也納鋼琴學派的指標人物,史寇達的鋼琴演奏獨具正統維也納學派的名家氣質,詮釋貝多芬、莫札特或舒伯特均有其獨到之處。尤其在招牌的莫札特鋼琴作品中,史寇達以極俱古典時期特色的演奏方式,重現莫札特的時代價值,散發出一塵不染的高貴氣質,放眼當代無人能出其右。

經過時代的淬鍊、人生的旅程,高齡85歲的史寇達大師縱橫近一世紀的古典樂壇,成就了無可取代的經典。昇華的樂思,行雲流水的演奏,從巴哈到貝多芬,從莫札特到舒伯特,聽見史寇達,聽見古典音樂史。


摘自 Katle and Joe 網站
史寇達:福特萬格勒與我 / 2017-11-19

這篇文章摘譯自Genuin公司於2003年發行的《史寇達75歲生日專輯》所附的小冊子中的史寇達自述文章。該文又是節錄自2003年的一次訪談,負責訪問的是Holger Busse和 Alfredo Lasheras Hakobian。

Erik Werba 是傳奇的聲樂伴奏鋼琴家,在維也納莫札特協會身居要津。他向福特萬格勒建議在需要獨奏鋼琴家時不妨找我。這時,福特萬格勒基於提拔他女兒Dagmar Bella的心願,正忖度著莫札特雙鋼協奏曲的演出。Dagmar Bella是維也納的鋼琴教師,苦無機會舉辦音樂會。我必須承認她是位優秀的鋼琴家,並且繼承了父親的音樂特質,多少像他父親一樣具有近乎魔性的力量,不過沒那麼狂熱。於是安排了「達格瑪·貝拉 / 保羅 巴杜拉-史寇達 四手聯彈莫札特雙鋼琴協奏曲」。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們馬不停蹄地努力,直到彼此完全協調一致為止。大師對第一次排演十分滿意,音樂會時他指揮得異常出色。這次演出留下一份錄音⋯⋯(譯註/見:https://www.classicalarchives.com/artist/62804.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0jrtPePbgI )

第二次,幸運之神再度眷顧。福特萬格勒邀請我在1952年莫札特誕辰紀念日演出偉大的降E大調鋼琴協奏曲(KV 482)。當時我已經24 歲了。這場擬於維也納舉行的音樂會開始前十天,正值我首度巡迴希臘演出,在雅典時演奏這件作品權充一般的排演。我雖然不願承認,其實我把它當作一場盛裝排演(譯:一般指星期六下午場排演)——不過事先我有預感,這場演出顯然同等重要:「好吧,就盡力一搏了⋯⋯」(順便一提:我彈奏自己的華彩樂段)。

維也納的音樂會預定在1952年1月27日(星期五)莫札特誕辰紀念日演出。而第一場和維也納愛樂的排演訂在星期四。照預定計劃我應該在星期三從雅典飛往維也納。我們常說:「天不從人願」;不幸,當天一場強烈的冬季風暴侵襲,機場關閉。我們好像遭受颶風襲擊一樣,往維也納的航班根本不可能起飛。「那麼,」我想「不妨改搭星期四早班的飛機?」但是,到了星期四天氣一樣惡劣。實在是風狂雨驟,那時較小型的飛機完全不能起飛。只有一架泛美航空可以載我們起飛——當時我和內人在一起——但是,駕駛員說:「且慢,如果只付希臘幣的話,沒辦法載你們出國;我只收強勢貨幣——美金。」此時我這個百萬富翁,口袋中有整整三百萬希臘幣準備付費,卻毫無用處。即使雅典市長保證:事後幫我用美金付機票錢,也過不了關。飛機飛走了,我們留在機場,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唯一聯絡維也納的辦法就是打電報給父母親和愛樂樂團。

長話短說:星期五,終於靠了私人飛機的幫忙,我們從雅典飛一條捷徑越過驚濤駭浪的海面,抵達羅馬,再從羅馬搭定期航班回到維也納。當最終到達維也納時,我心裡浮起的第一個念頭是:「福特萬格勒取消音樂會了嗎?或者他另請了一位鋼琴家?」喔,結果這兩樣他都沒做!這件事足以證明他的為人,也因為這樣,我要切切實實地告訴你,他是一位如假包換的偉大人物。他完全體察情勢的發展,並且說:「我們就在音樂廳利用觀眾抵達前的空檔排演——這樣就夠好了。」這場音樂會便如此挽救了回來,我樂昏頭了,除了過度興奮之外,或許也因此,本來會出現的舞台恐懼完全消失。我必須說整場音樂會的演出我竟然極為沉著鎮定,福特萬格勒感到十分滿意。令人傷心的是,他一年半後就過世了。


摘自 Yahoo新聞 網站
史寇達:愛是彈好莫札特的祕訣 / 邱祖胤╱台北報導 2013年11月28日

現年86歲、有樂壇活化石之稱的奧地利國寶級鋼琴家史寇達(Paul Badura Skoda)29日在台北舉行獨奏會,演出莫札特及舒伯特作品。他說:「彈好莫札特的祕訣,就是內心要充滿愛!」

史寇達是公認奧地利音樂的權威,也是第一位完成莫札特、貝多芬和舒伯特3位作曲家鋼琴奏鳴曲全集的人,更擔任莫札特作品全集的總編校,集學者及演奏家身分於一身。史寇達昨天抵台,在記者會現場小試身手,演出舒伯特《即興曲》,琴音高貴溫暖,逼人落淚。

史寇達侃侃而談莫札特與舒伯特,理念清淅且充滿幽默。他說自己是奧地利人,在充滿音樂的環境長大,彈德奧音樂特別自然。常被問到如何維持琴藝不墜,他笑說:「每個學生都問我,如何成為一個像我一樣的鋼琴家,我都騙他們一天要練26小時,但其實我自己一天只練4小時。」

史寇達1927年生於維也納,18歲進入維也納音樂院就學,與瑞士鋼琴大師費雪(Edwin Fischer)學習,獲奧地利音樂大賽首獎。1949年年僅22歲的史寇達得到指揮大師福特萬格勒及卡拉揚的賞識,先後和柏林愛樂合作演出協奏曲,一炮而紅。之後展開了他超過半世紀的音樂生涯,並成為莫札特、舒伯特等奧國作曲家的代言人。

史寇達表示,莫札特的美很難形容,但小孩子一聽就可以接受,也具有療癒效果,在音樂治療的領域受重視,在莫札特音樂的陪伴下,人和人之間可以有更好的溝通。

「我的老師費雪說,莫札特的音樂講的就是愛,彈奏的時候,心裡面一定要有愛,而且要想辦法把你的愛傳達給觀眾,你要愛你的觀眾,讓你的心與靈魂和觀眾連結。」

談到舒伯特,史寇達說:「他的音樂可以直搗人心,講白一點,就是根本可以撞到你的心臟!」

史寇達表示,舒伯特自己就是莫札特音樂的崇拜者,他在日記裡曾感謝莫札特把這麼多音樂帶給世人,而舒伯特更將莫札特的美加以擴大,發展出一套獨特的和聲系統,幾乎表達了所有類型的愛情及死亡,令世人讚歎。

史寇達上次來台已經是30年前的事,這次他將於29日演出莫札特《奏鳴曲K.310》、《輪旋曲K.511》、《小星星變奏曲》,舒伯特最後一首奏鳴曲及兩首《即興曲》,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