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2655
音樂出版號:WD-061
演 出 者:


Title 
The Heat is on
The Making of Miss Saigon


中、英文字幕





西貢小姐及百老匯音樂劇史上第六長壽之舞台大戲,本片為該劇之幕後實錄特輯,完整戲說所有製作經典過程,內容包括:「西貢小組」選角紀實〈菲律賓籍演員莉雅薩隆嘉,當年雀屏中選,由青澀演員化身蛻變「西貢小組」其間曲折〉、 後台春秋〈音樂劇界天王夢幻卡司製作群,與84名後台人員聯手打造巨型舞台,以電腦科技操縱重達8700磅直昇機模型、多達250項道具、高18呎重600磅象徵越共領袖胡志明雕像、22幕巨幅佈景、19幅越南風格布幔、8台可以製造300磅乾冰之煙霧製造機等舞台破天荒 偉創〉、好戲開鑼〈網羅倫敦、紐約及世界各地46名優秀演員、配之以26名頂尖樂手樂團及指揮,「西貢小組」於1989 年9月20日,倫敦西區Royal Drury Lane Theatre首演,1991年4月移師紐約百老匯演出〉。總計至2001年1月風光下檔前, 「西貢小組」已璀燦締造:全球八種語言版本、十三個家和七十二座城市演出、以及兩千八百萬人次親臨聆賞之永世盛讚傳奇。一代名劇傳唱世紀,烽火悲歌,刻劃越戰,無盡傷痕!



節錄 音樂劇世界網站

《西貢小姐》是由 Claude-Michel Schonberg 與 Alain Boublil 共同創作的一部音樂劇。該劇于1989年9月20日,在英國倫敦特魯里街(Drury Lane)的皇家歌劇院(Theatre Royal)首次公演,共演出4264場,于1999年10月30日才結束。在1991年4月11日《西貢小姐》在美國紐約百老匯歌劇院公演,于2001年1月28日結束,共演出4092場。

《西貢小姐》是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的現代改編版。它講述的,也是一個痴情的亞洲女子被白人情人拋棄的悲劇故事。故事背景被挪到20世紀70年代的西貢,而《蝴蝶夫人》里的美國軍官和日本歌妓被改成了美國大兵和越南吧女。 這部音樂劇的靈感來自于一本雜誌里的照片。Claude-Michel Schonberg 看到了這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越南女孩正要登上從胡志明市飛往美國的飛機,去見她從未謀面的曾經在越南當兵的父親。女孩的母親握着她的手,知道她一去就再也見不到她了,母親的沉默和女孩的淚水表現了由戰爭摧毀的相愛的人們的生活。Schonberg 認為這位母親為孩子的做法是“最大的犧牲”,這也成為了《西貢小姐》一劇的中心主題。

製片人 Cameron Mackintosh 是英國音樂劇界的大人物,他製作過許多世界知名的音樂劇,包括《貓》,《悲慘世界》,《霧都孤兒》,《歌劇魅影》等等。他做了一個英明的決定,就是讓 Schonberg 和 Boublil 和歌詞作家 Richard Maltby, Jr 合作。後者曾經作過多部以感情為主音樂劇。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一部既有激情和龐大場面,又充滿溫存美麗的愛情故事的現代音樂劇。而負責做場景設計的 John Napier 更是大膽地在開場時用了改裝的直升飛機落在舞台上,使《西貢小姐》的場景開闊盛大。有一個從朋友那裡聽來的消息,他說《西貢小姐》的海報,就是上面的那一張,可以看到直升飛機的旁邊有一張女人的臉。那是以第一個扮演金的 Lea Salonga 的臉畫的。

《西貢小姐》于1989年9月20日在英國倫敦的竹瑞街劇院(Drury Lane Theatre) 公演,當時扮演 Kim (金)的,是還不很有名的菲律賓籍演員 Lea Salonga,由於這部戲,她甜美清脆的聲音才受到觀眾注目,從此一舉成名。她也是後來給迪斯尼的《木蘭》中配唱的演員(不是結尾的歌,是在原英文版里唱歌時候的木蘭)。而扮演工程師(Engineer) 的 Jonathan Pryce,一向就是英國優秀的舞台劇演員。在後來的電影《艾薇塔》里,他扮演艾薇塔的丈夫 Peron。工程師,就是 Engineer,並不是說他是一個工程師或是設計師,而是指他策劃安排妓女們的工作,其實也就是和老鴇類似的職務。

該劇于1991年在百老匯公演之後,人們普遍認為它無論在評獎上還是售票上,都會成為該年度的最佳音樂劇。它的確打破了好幾項百老匯記錄,包括預售票超過了兩千四百美元、最高票價一百美元、以及在39個星期之內就付清了投資人的資金。然而,雖然該劇滿載了無數提名和讚美,在1989/90年度的勞倫斯•奧立弗獎(Laurence Olivier Awards)和1991年度的東尼獎(Tony Awards)上,它卻沒能得到最佳音樂劇的獎項。

但是由於它的題材,這部音樂劇也受到過不少非議。原英國劇組里,菲律賓籍的 Lea Salonga 在劇中飾演金,Jonathan Pryce 飾演工程師。當西貢小姐的演出從英國倫敦移到美國紐約的百老匯時曾經引發過一段爭議:美國演員工會絕讓飾演英國工程師的白人演員 Jonathan Pryce 在百老匯繼續他的演出。據工會的秘書 Alan Eisenberg 說,這是因為“採用白人演員,用化妝的形式來使他看起來像黃種人,是對亞裔人民的輕蔑。更何況亞裔演員平時只有演小角色的份,而這一角色對全劇至關重要,如果讓白人演員出演,勢必削奪了亞裔演員演主角的機會。”[6]這一決定引起了很多方面的反對,包括英國演員工會,製作人卡 Cameron Mackintosh 也決定取消美國的演出,雖然預售票已經賣出了空前的數量。美國演員工會所擔心的是挑選演員的步驟是否公平。因為當初《西貢小姐》雖然在亞裔演員里曾經在國際上公開地、大規模地尋找女演員扮演金,卻並沒有相應地在亞裔演員里尋找男演員(扮演工程師和歲)。使整件事情更加棘手的是,Jonathan Pryce 被很多人認為是“明星”,這一地位可以讓一個外籍演員在美國直接出演舞台劇,而不需要經過在美國公開挑選演員的過程。最後,在 Cameron Mackintosh、觀眾和許多工會會員的壓力下,美國演員工會被迫改變其決定,而允許 Jonathan Pryce 與 Lea Salonga 以及接手飾演克里斯的 Willy Falk 一起,在百老匯同臺演出。

《西貢小姐》因為很多涉及種族的觀點,亦曾在亞裔社會里受到許多批評。一開始,扮演混血/亞裔的白人演員 Jonathan Pryce 和凱斯•本恩斯都要化特殊眼妝、在臉上涂深色顏料,來使他們更像黃種人。這一做法引起了許多人的反感,說這是和“白串黑鬧劇”類似的做法。而《西貢小姐》里的一些歌詞也有會讓一些亞洲人覺得過份的地方,比如工程師的歌詞:“油膩膩的中國佬只會讓日子越來越下賤/到了美國我要開四星級酒吧”(“美國夢”),“為什麼偏偏我出生在一個只愛大米、不想創業的民族”(“假如你願意死在溫床上”)。再有,《西貢小姐》裡面有很多過於簡化的、陳詞濫調的亞裔女性角色,比如放蕩的潑婦,和聽話順服的中國娃娃,都十分體現了西藝術領域中對東方人的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