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2692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吳興國
魏海敏
當代傳寄劇場

Title 
慾望城國




摘自 當代傳奇劇場佈落格


美國 紐約時報
令人驚訝的是,《慾望城國》結合這麼多不同的因素,卻具有統一、迷人的整體性,並獲得如雷掌聲。

英國 獨立報
可以想見在台灣吳興國的《慾望城國》是一大突破。將《馬克白》搬到西元前三世紀的中國,此舉據稱是拯救京劇的行動。我忘不了吳興國中了叛軍的箭後從高台上一躍而下的後空翻。

日本 讀賣新聞
《慾望城國》具有強大的能量,演員傑出的表現,擴大了戲劇的表現空間,是一個深厚堅實,氣勢磅礡震撼人心的作品。

然後,很多的世界的、台灣的媒體都說《慾望城國》有多好,好多好多看過《慾望城國》的觀眾都說:『什麼時候可以再看一次?』

但是呢,我們該怎麼“簡介”這個有好多好多故事、好多好多理想所支撐起來的節目呢?
決定以導演、男主角吳興國在《慾望城國》1986年首演時所寫的導演手記段落,讓大家透過吳興國的創作之眼認識這部作品。

從傳統走入莎翁世界
喬治•巴蘭欽使古典芭蕾開展了第二度生命力:瑪莎•葛蘭姆從古典芭蕾吸取養分創造了現代舞。這些例子都證明:傳統是現代的根,現代是傳統的種子。沒有今日的現代就沒有明日的傳統。時代不停地往前走,藝術家引導群眾的口味,群眾也影響創作性格。但,創作如果失去時代性,便無法再引導群眾,只有淪入寂寞和衰微之中。目前,我們的傳統國劇正面臨著這樣的危機。

經過無數次的爭執、討論,我們選擇了「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馬克白》做為開展的第一步,之中最重要的不同處,那就是演員的表演方式。平劇綜合歌、舞、戲劇、特技為一體。傳統中國理學的不慍不火,循規蹈矩,使人性被淹沒在道德下,沒有抒發的自由。於是角色就失去人性的真實感,也失去了感動力。《馬克白》是刺激演員重新面對角色的一股新力量。只有結合武生、老生、大花臉的力量才足以詮釋「馬克白」將軍,只有結合青衣、花旦、潑辣旦的個性才能演活「馬克白」夫人。每個演員必須完全入戲,結合整體的力量才能完成對命運的恐懼感及對野心的憤懣。想來,《馬克白》的戲劇實驗會幫助國劇演員,在自己和表現藝術之間,有一個重新思考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