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2783
音樂出版號:475 9082
演 出 者:

芭托莉 Bartoli

Title 
Maria





摘自 自由生活網站


次女高音Cecilia Bartoli塞西莉亞·芭托莉近年來次女高音芭托莉一直努力發掘被遺忘的歌劇珍寶,從巴洛克時期以至古典時期的作品,而這張專輯中,則探索「美聲唱法」的根源,並以獨特的歷史觀點來詮釋八首未曾被錄製過的歌劇選曲。包含了帕希尼的歌劇《艾瑞尼》的選曲'Se il mio desir... Cedi al duol',以及瑪麗亞的父親、也是以演唱羅西尼著稱的男高音賈西亞(Manuel Garcia)演唱過的詠嘆調'E non lo vedo... Son regina'。同時芭托莉也在小提琴家凡格洛夫的協助下,演唱了門德爾頌的'Infelice'。

本專輯收錄浪漫時期羅西尼、白利尼,及其同時代作曲家的作品,並以十九世紀擁有「浪漫主義第一女神」之稱的瑪麗亞·馬里布蘭(Maria Malibran, 1818-1836 )的觀點,見證美聲唱法的榮耀時光。

花腔技術的天使— Cecilia Bartoli塞西莉亞·芭托莉Cecilia Bartoli 1966年6月4日生於羅馬,她的父親是羅馬歌劇院合唱團的成員,母親是抒情女高音,父親給芭托莉起了個意大利女孩很普遍的名字--Cecilia,這也是西方神譜中音樂保護神的名字。也許受到女神的保佑,芭托莉的事業可謂一帆風順。 芭托莉自幼喜歡音樂,母親是她的啟蒙老師,而且因為生活在歌劇院這樣的環境裡,芭托莉從小就耳濡目染,浸淫在音樂之中,她說過:“我是在團體中成長的,我渴望有觀眾來看我的演出,是真正喜愛音樂而來,是為了作曲家而來!”母親對芭托莉的要求十分嚴格,他了解女兒的音色、音質,巴托莉的天分很高,關鍵在於適當地引導。 1985年,芭托莉參加了羅馬電視台組織的“天才”節目,第一次亮相就與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裡恰蕾利合作演唱《霍夫曼的故事》中的《船歌》,同時還演唱了《塞維利亞的理髮師》中羅西娜詠嘆調,芭托莉皎好的容貌與驚人的聲樂技巧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切茜莉婭初露鋒芒。 1986年,芭托莉的演唱輕鬆自如,得到台下著名指揮大師卡拉揚的讚許,晚年的卡拉揚竭力提攜後輩,於是,芭托莉幸運地被邀請參加1990年薩爾茨堡復活音樂節。

當時巴托莉的保留曲目大多是羅西尼的,而卡拉揚要求她演唱的是巴赫的《B小調彌撒》,這對巴托莉是重大考驗,芭托莉特意跑到薩爾茨堡跟卡拉揚一字一句演唱,卡拉揚教會了芭托莉提高音樂修養,而且也知道了應當用清澈透明的音色詮釋樂曲,可惜,卡拉揚沒有等到正式指揮《B小調彌撒》就去世了,芭托莉認為這是她的終生遺憾。 1989年,芭托莉在羅馬歌劇院首次登台演唱《塞維利亞的理髮師》中的羅西娜,引起轟動,人們驚呼羅西尼時代的羅西娜重返人間,長期以來,羅西娜由許多女高音詮釋,即便是女中音演唱也用較高的音域來表現,而芭托莉卻返樸歸真,恢復了這個花腔女中音角色的真正神韻,芭托莉認為花腔唱段是展現自己的一種方式,但並不是純粹賣弄技巧,當自己融入某個角色的時候,那就是歌唱藝術震撼人心的時刻,即便是《他的聲音多溫柔》那樣輕快的樂曲依然要表現出羅西娜對愛情的堅定決心,而不是輕佻的浮想聯翩。 這次成功為芭托莉贏得了聲望,漢堡、蘇黎世、科隆等地歌劇院相繼邀請她出演歌劇。1990年7月,芭托莉參加了在紐約舉行的莫扎特音樂節,當時他演唱的莫扎特角色得到了廣泛認同。

芭托莉的藝術道路從音樂會開始,從唱片錄音開始,這與許多由比賽出名或者由演唱歌劇而成名的歌唱家有很大不同,芭托莉的成長依賴了傳媒的幫助,使世界在最短的時間裡了解到她的存在。 芭托莉是非常幸運的,Decca唱片公司的音樂總監與資深製作人克里斯托弗·雷本慧眼識才,在芭托莉默默無名時就與她簽定了長期合同,並力排眾議發行了芭托莉的首張專輯《羅西尼詠嘆調》,獲得了20萬張的銷量,並且上了“告示牌”古典排行榜,成為當年古典音樂唱片發行的奇蹟,芭托莉也成了首錄專輯即獲成功的典範。 此後,接連發行了《莫扎特肖像》和《詠嘆調集》的唱片,都得到了理想的銷量。

巴倫伯伊姆曾經認真聽過芭托莉的演唱,他認為芭托莉的音色、表演能夠與偉大的歌劇女神卡拉絲媲美,1992年2月,芭倫伯伊姆邀請芭托莉在芝加哥演唱莫扎特的歌劇《費加羅的婚禮》和《女人心》,評論界一開始就對芭托莉扮演的莫扎特歌劇角色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一個技巧絢爛的花腔女中音能夠把莫扎特作品唱的字斟句酌是非常難得的。 同年,恰縫羅西尼誕辰二百週年,芭托莉趕赴美國參加演出,舉辦了成功的獨唱音樂會。不久她又在休斯敦歌劇院的新演出季中成功飾演了《女人心》中的德斯皮娜,贏得一致好評。此後,芭托莉還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至此,美國觀眾已經完全承認了芭托莉的演唱實力,尤其是她在花腔方面的傑出造詣。

縱觀20世紀女中音人才中能夠演唱花腔的不多,比較多的是抒情或者戲劇性比較強的,比如巴爾莎就是後者的代表,芭托莉卻擁有令人不可思議的技巧和音域,她能夠唱夜後,可見音域之高,同時她又能唱戲劇性很強的角色,還能演好喜劇,這些素質綜合起來使芭托莉成為20世紀末女中音人才中的佼佼者。 1992年是芭托莉事業輝煌的一年,她同時榮獲《時代》、《美國音樂》、《BBC音樂雜誌》授予的年度最佳古典藝術家獎,這是對她在古典音樂領域成就的肯定。 1994年芭托莉乘勝追擊,在蘇黎世歌劇院演唱了羅西尼的歌劇《灰姑娘》。 這個角色同樣是羅西尼難度驚人的花腔劇目之一,然而,芭托莉已經駕輕就熟,她的低音區發揮地十分出色,這也是大多數女中音薄弱的環節,她的聲音爆發力很強,音色豐滿,音量大。 近年來,芭托莉對巴洛克音樂情有獨鍾,她公開承認不喜歡現代音樂,她說除了貝里奧的某些歌曲外,其他的現代音樂都是她拒絕的對象。

與哈農庫特合作後,芭托莉深深接受並認同了哈農庫特對巴洛克音樂的看法。 她說:“我現在正尋找巴洛克曲目,從羅西尼歌劇那兒繞一圈回來,我認為在21世紀,人們會更接近巴洛克音樂,會有更多人、特別是年輕人要聽巴洛克音樂,那就是我所要唱的。”事實真實如此,2000年,芭托莉在法國舉辦了《萬歲,維瓦爾第》獨唱音樂會,演唱了維瓦爾第的歌劇作品,我們可以看到她的聲樂藝術水平有了更快的進步,在個人風格上更加自由灑脫,更為浪漫,低音區紮實穩健,花腔技巧爐火純青,過渡音舉重若輕,漸強漸弱的變化更是不著痕跡。 芭托莉不願意被商業行為所左右,從前,幾乎所有次女高音都會被要求演唱卡門一角,沒有人在乎演唱者的音質是否適合,《卡門》彷彿成了次女高音的歸宿,對此芭托莉始終拒絕,她說:“我所做的只是給人們美麗的時刻、幸福的時刻。天父賜予我這項樂器,要我盡可能地表現。走進歌劇院,我要所有人忘卻世界的黑暗面,而進入一個嶄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