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064
音樂出版號:AVC36272
演 出 者:

嚴正花
慎毅宰
金楨沅

Title 
我的小小鋼琴家
For Horowitz


韓語發音
中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2007教育影展開幕影片

一個抑鬱受挫卻滿懷熱忱的鋼琴老師,遇上一個桀傲難馴卻天才洋溢的野孩子,鋼琴教室的琴聲悠揚,兩顆寂寞的心終於相遇相愛…。

智秀是個懷才不遇的鋼琴老師,儘管父親執意栽培她一路成為鋼琴,然而家庭條件並不算優渥的她,無法獲得出國深造的機會,僅能在街坊鄰居間招生授琴以求餬口…。

這天,她遇見了和外婆相依為命的7歲野孩子京文,京文調皮搗蛋處處找她麻煩,不僅在路上撕掉她的招生廣告、偷走她的節拍器、還跑進鋼琴間捉弄其他孩子,硬拗的脾氣、難解的行徑,直到他的手意外落在智秀的鋼琴鍵盤上…。

「當他的手碰觸到琴鍵的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對他的愛已經不能停止了…」

當智秀發現京文簡直是個不可多得的鋼琴小神童,她的鋼琴教室從此只為京文一人開啟,她竭盡所能的教導京文在短短的幾個月學會鋼琴,想利用京文的音樂天份去參加鋼琴大賽,她想自己終於有揚眉吐氣的機會了,但是,京文需要的不只是鋼琴,而是一個媽媽,他對鋼琴的所有努力,只是為了引起她的關注,得到她的愛。

終於,鋼琴大賽的那天來臨,準備揚眉吐氣的智秀,被舞臺上的聚光燈嚇愣的京文,兩人藉由琴聲相遇相愛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我不要當鋼琴家,我只要一個媽媽。」
【我的小小鋼琴家】的靈感來自俄國浪漫派鋼琴演奏家霍洛維茲的傳奇故事,以及他追求音樂本質的完美,而非在各國際鋼琴大賽中追求名聲地位的純粹。全片以溫馨、質樸的手法,自然流露對音樂豐沛的情感,以及師生之間坎坷、複雜卻熾熱的心路歷程,是讓所有觀眾心生感動、不可多得的年度音樂電影。

【我的小小鋼琴家】的構想源自於電影編劇金玟叔看過的一場鋼琴比賽,原本比賽規定每名參賽者必須表演 3個樂章,其中一位參賽者只彈奏了一首,不符合參賽規定的他原本應該被淘汰,最後卻在評審一致通過下出乎意料的贏得了大獎,讓他不禁開始思索在藝術領域當中平凡與天才的分野,以及天才背後可能隱藏著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這個靈感讓編劇聯想到一生不靠國際性音樂大賽賺取名聲,而僅僅執著於對音樂完美演出的追求的霍洛維茲,在劇本的構思期間,編劇金玫叔更每天反覆聆聽著霍洛維茲演奏的【結婚進行曲】,於是就以【獻給霍洛維茲】作為原文片名,僅花了短短兩星期便完成【我的小小鋼琴家】的動人劇本。

在劇中,霍洛維茲是女主角智秀最崇拜的鋼琴演奏家,某日,當智秀意外地發現了同樣年僅7歲的「小霍洛維茲」時,她對音樂的夢想再次點燃,即使是錯誤的方向…。然而,音樂最終仍然能夠讓人找回初衷,7 歲的京文對於愛與關懷的渴求,智秀對京文從功利主義的出發點到最後找回人與人之間的關愛,終於讓兩人的相遇以致相愛走入完美的結局,也讓彼此達成未完成的夢想。

今年只有7歲、飾演京文的韓國小童星慎毅宰,是劇組人員花了一年時間於韓國各地發掘出來的鋼琴小天才。與劇中的角色一樣,他也是7歲才開始學習鋼琴,卻在習琴短短9個月之後就贏得韓國國際鋼琴大賽大獎的天才小鋼琴家。戲中的所有鋼琴彈奏場面,全由他親自上陣,令人讚嘆不已。

【我的小小鋼琴家】最後一幕可說是全片最動人的一刻,當智秀坐在台下,觀眾對於京文長大並學有所成,終能在舞台上發光發亮而感到振奮。導演特別邀請世界級鋼琴演奏家金楨沅扮演成年後的京文,演奏霍洛維茲的演奏經典名曲《拉赫曼尼諾夫:第2號鋼琴協奏曲》。劇組人員更為這一幕而花了兩天時間綵排,務求完美的琴音及畫面均能感動觀眾。

摘自 King Net影音台網站
影評 聞天祥

在「教育影展」開幕的時候,看了韓國電影【我的小小鋼琴家】。影片描述一個因為無法出國深造而只能教琴為生的女老師,意外發掘鄰近一個調皮搗蛋的孤兒,竟然擁有絕對音感,因此,「栽培天才」成了她另一種自我肯定及揚眉吐氣的方法。

不能出國留學,是否就決定一個音樂系學生「前功盡棄」,我不知道(雖然每次在音樂會拿到的演奏者資料,確實好像每個人都喝過洋墨水)。但這部電影讓我忍不住聯想到兩部在台灣上映過的舊片:【老師你好】和【想飛的鋼琴少年】。

韓國片【老師你好】最特別的地方,莫過於先推翻師道至上的既定形象,讓我們看到一個既要拿家長便宜、又瞧不起偏遠學區的「壞」老師,自己反而逐步被環境所改變的過程。瑞士電影【想飛的鋼琴少年】則直指成人對「天才」的趨之若鶩和揠苗助長,如何忽略了教育的真義,而變成一種成人的虛榮。

而【我的小小鋼琴家】似乎兼融了上述兩片的題旨。

片中的女老師並不見得多討人喜歡。看著老同學深造回來,順利謀得大學教職或成為理所當然的專家(或許這也是編導對音樂教育界的諷刺,學歷永遠重要過藝術造詣),自己卻只能租個小公寓教琴餬口,很難不自怨自艾。弔詭的是從片中稀少的篇幅裡,我們得知已逝的父親曾全力支持她學琴,哥哥甚至因此放棄升學,但媽媽和大嫂似乎都對她的「堅持」很不以為然,這是否反映了某種傳統觀念(尤其是性別地位)的衝突,不得而知,卻讓我覺得應該是意有所指。

後來在近乎「不打不相識」的情況下,她驚覺住家附近宛如破壞王的「頑童」其實是個「神童」,人生目標也因此清晰了起來。這個目標其實是十足功利的,也和她的遺憾息息相關。自己無法成為傑出鋼琴家或音樂系教授,那就成為鋼琴天才的啟蒙老師吧!

問題是年幼的孤兒雖然在琴藝上突飛猛進,但讓他更信任及依賴老師的原因,其實是幼年失怙、情感上的需要。當這兩者發生衝突時(尤其當小男孩在第一場鋼琴比賽上想起母親車禍身亡的悲劇而失常),我們看到女老師的自利面,顯然超越了小天才對他的情感期待。之後編導再藉由小天才連唯一的祖母也失去了,才讓女老師對自己的角色終於有了不同的感受。然而當她不再強求這個學生要為她證明什麼時,小男孩的天才,卻吸引了外籍音樂教育家的注意(又是一個非得經過飄洋過海否則音樂表現就不算被肯定的證據),女老師是否能割捨(無論是情感上的或是事業上的),就成了電影最後一個考驗。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如果按照編劇在片中的邏輯與觀點,小天才被送到國外去,真能理解這是女老師從一個想藉學生揚名的師傅、變成一個真正愛他又替他著想的親人,所做的痛苦決定嗎?以及出了國就表示萬事美好了?可惜在本片的敘事裡,「出國」確實是所有問題的答案。影片最後直接落在長大成人的天才,已變成著名鋼琴家,特別邀請女主角去聆聽他的演奏會,當他用外語訴說著他的感謝時,理應是讓人流淚的時刻(至少女主角已淚流滿面了),我卻忍不住懷疑在理所當然邁向煽情結局的時候,編導似乎簡化了所有問題,而這似乎成了同類電影一再重複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