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106
音樂出版號:TAC0002
演 出 者:

拉菲爾.庫貝利克
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Title 
史麥塔納
我的祖國


全區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提到捷克著名的音樂家 ─史麥塔納(Bedrich Smetana, 1824~1884 ),國人可能會有點陌生的感覺。史麥塔納在捷克樂壇上的地位並不亞於國人所熟知的德弗乍克,但是因為德弗乍克所創作的e小調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其中的第二樂章曾經被台灣的教育部填詞,再以《念故鄉》為曲名收錄在音樂教科書中,套一句時下流行的口語,許許多多的三、四、五年級生一聽到這段熟悉的旋律大多能隨之吟唱,也喚起了許多人的年少回憶。而史麥塔納的六段式民族交響詩《我的祖國》( Ma Vlast ),其內容都是在描述捷克的山川與歷史,因為這些時空上的距離與限制,也使得國人必須對捷克的歷史和地理稍有認識,才能更容易地欣賞與體會樂曲中的精妙之處。可是我們也欣見史麥塔納《我的祖國》這部偉大的音樂瑰寶,隨著近年來國人大批到捷克去觀光、經商而逐漸地被大家所熟識了,甚至手機堛漕蚢q音樂也開始引用了《我的祖國》堬臚G樂章伏拉塔瓦河(Vltava)的主旋律了呢!

史麥塔納的生平與創作背景和「布拉格之春音樂節」的由來
隨著19世紀歐洲民族主義運動的勃興,波西米亞地區也開始在歷史學、文學和語言學上突顯出捷克民族的獨特性。例如,有「民族之父」美譽的歷史學者兼政治家─帕拉斯基( Frantisek Palacky, 西元1798~1876年 )以及文學史家─榮曼( Josef Jungman, 西元1773~1847年)。而且同一時期波西米亞的藝術創作也積極地和政治活動相結合,例如,慕夏( Alfon Mucha, 西元1860~1939年)的捷克民族題材繪畫、史麥塔納( Bed?ich Smetana, 西元1824~1884年 )的民族史詩歌劇《李布謝》和交響詩《我的祖國》等等。 史麥塔納是一位屬於「天才兒童型的素人音樂家」,他出生於西元1824年3月2日,五歲的時候就能夠擔任四重奏堛漱p提琴手,六歲時更是已經彈得一手好鋼琴,八歲就開始作曲,因此他也曾經說道:「希望在作曲上能夠效法莫札特,演奏技巧追上李斯特。」雖然史麥塔納是如此地聰穎早慧,但是他卻始終未曾進入過音樂學院。史梅塔納曾經在寫給李斯特的信中提到過,他一直到十七歲的時候,都還分不清楚升C與降d的差別在那堙A對於和聲的原理法則更是一竅不通,然而他卻依然能夠樂思泉湧地不斷作曲。 西元1848年是歐洲所謂的「革命年」,由於先前全歐糧食的收成不佳,因此導致了各國的經濟危機,再加上各地隱抑已久的政治和社會問題,使得一場在法國爆發的「二月革命」如野火般地延燒開來,並且迅速地遍及了全歐各地。1848年的這一場革命雖然讓各地的革命份子獲得了初步的勝利,例如波希米亞和匈牙利都從奧地利執政當局爭取到了自治權。但是由於各地領導份子們在意見上的諸多歧異,也使得保守勢力得以再度復辟,而這一場革命對於自由與民主的訴求也因此紛紛化成了泡影,參與革命的人士也再度遭到了保守勢力的迫害。史麥塔納就是因為創作了《自由之歌》和《布拉格學生進行曲》等樂曲,並且表態認同參加革命運動的愛國志士,所以他也被奧地利當局「關切」了好一陣子,又加上喪女之痛,他索性就在西元1856至1862年間遠走到瑞典以避開這許多無謂的紛擾。史麥塔納待在瑞典期間,除了擔任哥特堡(Goteborg)管弦樂團的指揮之外也兼任了教職,而且他在這段期間也創作了大量的鋼琴曲和三首交響詩,這三首交響詩分別是《理查三世》、《華倫斯坦的軍營》、《哈孔伯爵》。

史麥塔納返回布拉格之後開始致力於創作捷克歌劇,這段期間他一共完成了九部歌劇,其中完成於西元1864年《被出賣的新娘》和西元1872年的《李布謝》至今仍然是十分受到歡迎的名劇。史麥塔納參酌了許多波希米亞的傳統舞曲,然後再依此創作出新的旋律,這也使得《被出賣的新娘》一劇中,到處都充滿了活潑趣味、生氣盎然的音符。至於《李布謝》一劇,它除了基本架構在述說捷克建國的傳說故事之外,更重要的是劇中所一再強調的主題─「愛」。劇中的女主角李布謝最後以極大的愛和包容心,成功地化解了波希米亞兩大陣營的敵對與仇恨,歌劇最後在全體感謝上天讓眾人能夠及時體悟愛與包容的大合唱之中光輝地結束。因此《李布謝》一劇也為史麥塔納隨後所創作的民族交響詩《我的祖國》奠下了基礎,《李布謝》劇中的許多主題後來在交響詩《我的祖國》當中也都一一再度躍然於樂譜之間。

史麥塔納在西元1874年9月開始創作交響詩《我的祖國》,但是這時候和貝多芬一樣所遭遇到的命運試煉竟然也發生在他的身上─史麥塔納也耳聾了!可是史麥塔納卻也像貝多芬一樣,勇敢地面對這個殘酷的挑戰。他在寫給朋友們的信中也多次提到,每當他開始構思樂章的時候,耳疾的疼痛就會加劇,但是他卻能夠強忍住陣痛,逐一地將腦中的樂思鋪陳在樂譜上。每當想到這種命運的無情試煉,總是令我們對藝術家們執著於真、善、美的不朽精神感佩萬分。

《我的祖國》這一部交響詩總算在西元1879年3月完工了,樂曲由六段樂章所組成,前面四段主要在描寫捷克的山川景色,後面兩段則是以胡斯戰爭為主題,發抒捷克的民族愛國心聲。但是隨著病情的逐步惡化,史麥塔納也漸漸地失去了記憶力,病情後來甚至嚴重到令他無法言語,最後他在西元1884年5月12日逝世於療養院內,除了捷克舉國哀悼之外,世人也非常婉惜失去了這一位波希米亞音樂的代言人。後人因為十分地感念史麥塔納對於捷克文化的貢獻,除了在伏拉塔瓦河畔設立了史麥塔納紀念館,後來捷克政府當局也在西元1946年開始舉行第一屆的「布拉格之春音樂節」,並且選定以每年的5月12日史麥塔納逝世紀念日為音樂節開幕日,固定以演奏交響詩《我的祖國》作為音樂節的開幕音樂會,音樂節為期大約三週,而且也照例以貝多芬的e小調第九號交響曲「合唱」作為每年音樂節的閉幕式。整個「布拉格之春音樂節」除了吸引外國音樂家前來捷克從事文化交流並且彰顯捷克的民族音樂特色之外,更重要的是呼應了席勒和貝多芬以藝術來表現對全人類之愛與包容的普世價值觀。

捷克愛樂管弦樂團與深具歷史意義的1990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
行文至此,相信大家都已經對於史麥塔納和他這部偉大作品《我的祖國》交響詩的創作背景有了基本的認識。接下來我們要和大家分享這一場西元1990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開幕音樂會實況的種種感動和喜悅,並且藉著樂團和指揮的精湛互動,更加深入掌握這部偉大作品的精髓。

西元1990年的這一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在捷克的歷史上深具時代意義,因為這是捷克接續西元1989年所發生的「天鵝絨革命」,共產黨政權垮台之後,開始走向自由民主國家的第一次「布拉格之春音樂節」。而且這一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是由離鄉去國多年的捷克指揮大師─拉菲爾•庫貝利克( Rafael Kubelik )帶領著闊別了四十多年的捷克愛樂子弟兵們,所演出的一場活力十足而且又感人熱淚的音樂會。

捷克愛樂管弦樂團的成立肇因於西元1896年,原本隸屬於布拉格的民族劇院樂團的團員們,因為不滿於繁重的演出任務和微薄的福利而展開了罷工。後來樂團終於在西元1901年得以完全擺脫掉布拉格民族劇院的種種束縛與限制,真正成為以演奏交響樂為唯一任務的管弦樂團。由於佔盡了先天上的優勢,捷克愛樂管弦樂團對於詮釋史梅塔納和德弗乍克等捷克音樂家們的作品早就已經能夠揮灑自如,而且也先後和葛利格、理察•史特勞斯等音樂家合作演出他們的作品,更是讓捷克愛樂管弦樂團能夠迅速地成長為國際級的一流樂團。馬勒也在西元1908年來到布拉格和捷克愛樂管弦樂團一起首演他的第七號交響曲。

西元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在諸多海內外愛國志士的奔走努力之下,波西米亞、摩拉維亞、斯洛伐克三地區終於得以獨立建國而建立了「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而捷克愛樂管弦樂團也在瓦茲拉夫•塔利契( Vaclav Talich )的帶領之下,展開了歐洲各大都市的巡迴演奏會,此舉讓他們的實力受到世人的一致肯定,也更進一步奠定了捷克愛樂管弦樂團成為捷克音樂代言者的不朽地位。而許多國際級的演奏大師例如鋼琴家魯賓斯坦和大提琴家卡薩爾斯等人也都紛紛來和捷克愛樂管弦樂團共締佳績,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承平時期,捷克愛樂管弦樂團已經擠身於國際著名的一流樂團。

「鐵漢柔情」的指揮大師─拉菲爾•庫貝利克( Rafael Kubelik )
自幼身受其父親也是捷克著名的小提琴大師─楊•庫貝利克(Jan Kubelik)的薰陶,拉菲爾•庫貝利克在年僅20歲的時候就以優異的才能首次指揮了捷克愛樂管弦樂團,他並且在西元1942年的時候,以年僅28歲的高超成就榮膺了樂團的音樂總監。如果我們要以「鐵漢柔情」來形容拉菲爾•庫貝利克這位指揮大師,那可真是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在西元1938年所簽訂的慕尼黑協定當中,捷克被英、法等國充當成對納粹德國綏靖政策的犧牲品,納粹德國也因此大舉入侵並且併吞了捷克。當時庫貝利克就無視於納粹黨的威脅利誘,而一再地堅決拒絕為納粹勢力服務。西元1945年納粹德國戰敗,蘇聯的紅軍占領了捷克。隨後在1948年2月,共產黨更是全面掌控了捷克。此時庫貝利克正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音樂節擔任指揮,也因為他一貫熱愛民主自由、痛恨極權的個性,庫貝利克拒絕返回捷克,開始了他長達四十多年的流亡生涯。一直到西元1989年捷克發生了「天鵝絨革命」之後,共產黨政權垮台,反對極權運動的領導人之一詩人瓦茲拉夫•哈維爾( Vaclav Havel )被推選為捷克共和國總統,領導捷克人民再次走向獨立自由民主的社會。拉菲爾•庫貝利克終於得以在有生之年返回他所摯愛的祖國,並且指揮闊別四十餘年的捷克愛樂子弟兵們,共同演出這一場劃時代的1990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開幕音樂會。

這一場1990年「布拉格之春音樂節」是在布拉格市政廳的「史麥塔納演奏廳」堜畛|行的,這座演奏廳也是為了紀念史麥塔納對於捷克音樂文化的貢獻而以他所命名的,布拉格市政廳內所佈滿的各型壁畫則是由捷克近代的著名畫家慕夏所繪製的民族史詩。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想必所有參予者都會被周圍的景物所感染而對捷克文化發出無比的讚嘆與敬仰。

樂團首先演奏了史麥塔納歌劇《李布謝》的序曲,伴隨著全場起立的聽眾,一齊鼓掌歡迎詩人總統哈維爾夫婦進入舞台左上方的包廂內。緊接著響起了由法朗謝克所寫作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國歌(我的家在那),此時全場聽眾們的臉上莫不展露著被音樂所感動而激發出來的民族自信心。每一次觀賞到這段畫面,總是能令人思緒澎湃、熱淚盈眶,也為我們的捷克友人們感到無比的驕傲與歡欣。因為當時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還沒有因為1993年斯洛伐克人民的獨立公投而分開成為兩個政體,所以當時的國歌是兩段式的,後半段曲風迥異而且充滿了斯拉夫舞曲風格的樂章就是後來的斯洛伐克共和國國歌。現在這首曲子已經不再屬於捷克共和國的一部分了,而這也是為何這場演奏會處處充滿了歷史見證,值得人人收藏的原因之一。

《我的祖國》交響詩六段樂章的內容
《我的祖國》交響詩的第一樂章標題為《高堡》,高堡是位於布拉格市南方緊鄰著伏拉塔瓦河的一個大岩石區,傳說中的李布謝公主就是偕同夫婿普列米索在這堳堨葥_捷克這個國家。樂曲一開始以豎琴象徵著遊唱詩人的詩歌吟唱來拉開序幕,遊唱詩人逐一述說出種種在高堡發生過的故事,接著由法國號和木管吹奏出象徵高堡光榮的主題。而充滿張力的弦樂和緊湊的小號則描述著騎士們在這奡尬C比武的場景。然後出現抒情又略帶感傷的主題,似乎是在緬懷著波希米亞光榮的過去,最後如同指揮庫貝利克所一再強調的,樂曲必須是在很溫柔、緩慢的嘆息聲中結束的。而史麥塔納逝世之後,捷克人民也將他葬在高堡的墓園區內,今日史麥塔納也和許多對捷克文化具有貢獻的名人們一齊匯聚在這堥悗嶀H瞻仰。

第二樂章標題為《伏拉塔瓦河》( Vltava, 德語稱此河為莫爾道河 Moldau ),這也是整首交響詩中最常被挑選出來單獨演奏的樂章,不僅僅是因為它的優美旋律,更因為它那明顯的標題音樂風格,很容易就能夠引起聽眾們的共鳴,因此這個樂章甚至也被稱為所謂的「地型學音樂」。史麥塔納在一開始以長笛伴隨著弦樂器的撥弦,似乎讓我們聽到伏拉塔瓦河源頭的涓滴之聲,然後象徵著伏拉塔瓦河上游的兩條支流匯合,流過了森林和原野,也見證了鄉間正在舉行的歡喜婚禮;後來水精靈也出現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伴隨著月光起舞;接著緊湊的音符象徵著河道轉折並且通過了聖約翰急流的漩渦;隨後伏拉塔瓦河又恢復成了寬闊的河面,流經布拉格市區並且向一旁歷史悠久的高堡致敬,最後寂靜的樂音則引導聽眾們的視覺,隨著伏拉塔瓦河消失在無垠的地平線上。

第三樂章標題為《夏爾卡》,這也是根據一段捷克的傳說故事所寫成的樂曲。故事提到李布謝去世之後,一位名叫夏爾卡的女人率領了其他的女性同胞反抗男性的高壓統治,她們躲入峽谷中並且以酒色為計,迷昏了來犯的敵軍,而最後這群娘子軍們就在兵馬倥傯之際將敵人予以悉數殲滅。一如指揮庫貝利克對團員所強調的,在這個樂章的後段必須讓豎笛的獨奏充分表現出夏爾卡的複雜心境,而弦樂器群則必須將琴弓拉到底,以製造出娘子軍們準備從樹林中衝出時的樹葉沙沙作響聲。隨後要以短暫而且猛烈的樂音,表現出夏爾卡率眾在慌亂中盡殲敵軍的場景。

第四樂章標題為《捷克的森林和原野》,史麥塔納說道這一段樂章是描述當一個人凝視著捷克的森林和原野時,心靈深處被這美麗的自然風景所勾起無限的感動,此時彷彿四周也充滿了歡樂與哀傷的樂章。豎笛和雙簧管吹奏出代表村姑的純樸歌聲,而溫暖的法國號和聲則代表波希米亞的蓊鬱森林,最後以輕快的波卡舞曲伴隨著原野的牧歌,描繪出一幅動人的田園景致。

第五和第六樂章在架構上則是有連貫性的,標題分別是第五段的《塔布》(Tabor)和第六段的《布拉尼克山》(Blanik),兩個標題都是地名,也都以「胡斯戰爭」的歷史故事為主軸。塔布在布拉格南方約75公里處,胡斯黨人以塔布這個城為據點,多次擊退了外敵而贏得光榮的勝利。胡斯黨人當時的軍歌《眾人都是上帝的戰士》,也因此被史麥塔納援用到歌劇《李布謝》的壯麗結尾和《塔布》、《布拉尼克山》這兩個樂章的主題當中。史麥塔納解釋道第五樂章《塔布》意旨在表現出胡斯黨人奮戰不懈的精神,也因此整個樂章是以一首莊嚴的合唱為基調來加以發展的。

史麥塔納對於《布拉尼克山》這個終樂章詮釋道:「胡斯黨人在戰況失利之後退入了布拉尼克山中,這群英勇的愛國戰士們最後長眠在此。但是每當祖國需要他們效力的時候,他們的不朽精神就會隨時醒過來為祖國奮戰,直到再一次獲得光榮的勝利。」因此第五樂章和終樂章只有短暫地休息一個小節,樂團隨即再度強力地演奏出戰歌,再以樂曲張力的漸漸轉弱來表現出愛國戰士們退入了勃拉尼克山,然後雙簧管和法國號吹出詳和的牧歌藉以勾勒出布拉尼克山的寧靜景色。緊接著一小段狂暴的風格顯示出祖國捷克再度遭受到侵擾,最後胡斯黨人的軍歌再度以雄壯的進行曲風格出現,而樂曲也伴隨著第一樂章《高堡》的光榮主題,邁向了光輝燦爛的結束。

行文至此,相信大家對於捷克的歷史背景和地理景觀也都有了初步的認識,而且對於捷克民族音樂家史麥塔納及其不朽的傳世之作《我的祖國》交響詩,也一定能夠更加體會其中的創作精神與內涵。再加上欣賞了由這位離鄉四十多年的指揮大師庫貝利克帶領著捷克愛樂子弟兵們的真摯演出,內心所獲得的感動和對於捷克文化的崇敬之心也必定會油然而生。指揮大師庫貝利克因為捷克共產黨的垮台,總算能夠如願回到魂牽夢繫的祖國,並且再度擔綱演出布拉格之春音樂節。當他接受訪談時,一向溫文儒雅的他此時卻神情激動地談到:「為什麼捷克─這麼一顆純真的心靈,卻竟然要委曲地為別人所編造的謊言去賣命呢?從1948年共產黨開始掌權以來就一直是如此,而且捷克民族過去的命運也十分地悲慘坎坷啊!但是從現在開始,請大家要相信,捷克的未來將會充滿了和諧、倫理、道德和力量!」細心的觀眾們也可以從這場劃時代音樂會快要接近尾聲時的畫面發現,一直都全神貫注於指揮樂團的大師庫貝利克,此時突然將目光瞥向了總統哈維爾所坐的包廂方向,想必他對於捷克的新生代是十分地寄予厚望的,也正如他一生傳承與發揚捷克文化所抱持的堅定信念,布拉格之春將會帶領著捷克,走出悲情、邁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