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171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王金櫻
小咪
石惠君
河洛歌子戲團

Title  東寧王國


中文字幕



摘自 河洛歌子戲團網站


明朝遺臣延平郡王鄭成功揮軍東渡台灣,驅逐荷蘭後,正籌經略台灣并揮軍呂宋,護僑保民。卻傳來老父(鄭芝龍)與全家被清朝誅殺、全族祖墳被堀之噩耗,一時悲憤病逝。時,成功子鄭經守廈門。聞叔父鄭泰(守金門)有降清之虞,另一叔鄭世襲在台擬登王位。乃誘斬鄭泰,驅兵台灣。(不久,金、廈亦為清朝所奪。若當時能以和為貴,則金廈可保)

鄭經渡台後,以今台南為東都,建東寧王國,用陳永華屯田之策:寓兵於農,通商外洋,並設學堂化育人民。十年間,台灣一片欣欣向榮。唯,部份將士,以馮錫範、劉國軒為首。指為延誤反攻大計,每藉故與陳永華作對。(馮錫範、劉國軒為「西征派」,想念家鄉,思歸唐山。永華則為「建台派」,力行經略台灣)

吳三桂等『三藩之變』,使人來請鄭經發兵合作,馮錫範等大力讚成,陳永華則以「十年生聚、十年教養、十年成長、三十年反攻」而反對,兩派激辯。結果,鄭經決定親率將士挺進中土,留長子克臧監國,由陳永華為東寧總制輔佐之。為平息兩派紛爭,臨行並訂下兒女親事,以克臧聘陳永華之女,以次子克塽聘馮錫範之女。克臧治國嚴明,其叔(鄭經弟)鄭聰、鄭明剝削番民,亦為斥責,其叔因而憤恨。永華說當年事金廈事,勸叔侄「以和為貴」,聰、明仍不釋懷。

數年後,因與三藩間互相頃軋,終於兵敗返台。鄭經失意之餘,終日宴樂,乃將國事全盤托付予克臧、永華。錫範、諸叔等見大權旁落,凜然於心。錫範乃生一計,偽勸永華一同告老,永華深以為然。由劉國軒共同在鄭經面前挑撥謂:因渠等反攻敗回,永華乃生輕視不肯共事。鄭經一怒,醉中斥逐永華,又將其兵權交予國軒,錫範見計僅售其半,徒呼負負。從此與劉國軒相忌。(馮劉共斥陳永華,唯永華去後,二人卻轉為不和、馮劉分裂。比之鄭經與三藩生隙,同為自私、權謀之害也)

永華歸田後,克臧來訴國是己非,頗有無力之感,求祈復出。永華云:己齋戒沐浴,願以一身以代民命。永華臨終,慨陳強國之道在於「和」,盼錫範、國軒齊心合力,堅守台澎,但二人顢頇如故。永華知反清大業己由朝廷貴人絕望,乃指示弟子,今後唯一冀望--轉入民間。

鄭經殂,錫範與聰、明上告董太夫人,以「克臧乃私通婢女所出,當年國姓爺並不認為是鄭家子孫」為由,請董國太廢克臧改立克塽。

馮錫範密諭刀斧手埋伏,克臧奔喪至宮門口,便遭馮錫範、聰、明、等,所伏擊斃命。永華女悲痛萬分,雖已懷克臧骨肉,但念鄭家不以克臧為正統,腹中骨肉來日亦難逃伏誅命運,仍自盡,董太夫人趕到,只呼後悔莫及。

錫範因國軒未參予事變,心頗不悅,佯語國軒:吾婿登位,願馮劉共治,同沾利益。國軒卻云願引兵堅守澎湖、作台灣屏障。表面答應,實則心想脫出金鉤釣也。清朝知台灣有變,即令水師都督施琅起兵攻台。劉國軒在澎湖投降,錫範則為地位與利益,拒不降清。

國軒奉密令回台,脅逼錫範,以降則達到返鄉、返國之初衷說之。錫範亦知難挽回,轉求國軒向施琅美言,國軒冷笑以對。施琅不費吹灰之力,登台受降。劉國軒、馮錫範爭相諂媚(求活命、更求官貴),施琅不屑一顧,云:在主上(清朝)目中,爾等皆『台民』也,投降上國,活命猶可,其餘奢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