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382
音樂出版號:ECL 026
演 出 者:

卡洛斯索拉
安東尼奧加德
克莉絲汀娜歐若絲

Title 
卡洛斯索拉之佛朗明哥三部曲
血婚、卡門、魔愛


英國金像獎最佳外語片
全區
中英文字幕

摘自 博客來DVD館網站

電影、音樂、舞蹈與戲劇的完美結合!

根據比才歌劇「卡門」、羅卡舞台劇「血婚」、法雅芭蕾舞劇「愛情魔法師」三大西班牙名劇改編而成!

西班牙電影大師卡洛斯索拉、佛朗明哥舞之王安東尼奧加德的夢幻合作!

奧斯卡、金球獎、英國金像獎、坎城影展、卡羅維瓦利影展爭相肯定!

卡洛斯索拉(Carlos Saura)是在阿莫多瓦之前,西班牙最重要的電影導演。安東尼奧加德(Antonio Gades)則是西班牙國家舞團的首任總監,更有「佛朗明哥舞之王」的稱譽。兩人在80年代合作的【血婚】、【卡門】、【魔愛】,不僅是電影、音樂、戲劇與舞蹈完美結合的典範,更把西班牙的民族激情化為奔放的藝術。

根據西班牙戲劇詩人羅卡的名劇改編的【血婚】,描寫準新娘在婚禮當天與情夫私奔,而釀成兩個男人決鬥身亡,新娘同日成為寡婦的悲劇。影片不僅呈現了舞者血脈賁張、連呼吸都引人入勝的魅力,最後攝影機運動彷彿也如舞神附身的神乎其技,更為三部曲揭開一鳴驚人的序幕。

世人耳熟能詳的【卡門】,明明是西班牙故事,卻以法文歌劇流傳於世。因此這個佛朗明哥舞的版本頗有奪回發言權、互別苗頭的意味。有趣的是台上在排練【卡門】,台下的舞王也對飾演卡門的女主角意亂情迷,最後真幻難分的情殺事件,創造了三部曲當中最強烈的電影感,也在坎城創下同獲兩項大獎的佳績。

【魔愛】改編自20世紀最傑出的西班牙作曲家法雅的代表作,描寫美麗的寡婦生命有了第二春,但亡夫的幽魂卻纏繞不休,佛朗明哥誘惑的身軀與強烈的節拍,完美詮釋了情慾的細膩風情,而這回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為三部曲劃上浪漫的句點。

這套三部曲並非舞蹈演出的實況紀錄,而是把電影語言與舞蹈藝術有機結合的跨界經典。因此不僅擁有佛朗明哥聖經的地位,也是西班牙電影的經典之作。(知名影評人聞天祥)

【血婚】BLOOD WEDDING
電影刻畫一個即將成為別人新娘的女孩,和有婦之夫的不倫之戀。被痛苦煎熬的兩人,在婚禮當天終於下定決心私奔,男主角嫉妒的妻子揭發了真相,憤怒而沒面子的新郎隨後追趕,擋下了私奔的兩人,最後兩個男人決鬥,卻雙雙死於對方刀刃之下,只剩下成為寡婦的新娘,悲痛欲絕地撫著白紗上的鮮血。

根據西班牙詩人羅卡1933年寫就的劇作所改編的【血婚】,剛開始這部電影有點像是一部紀錄片,攝影機看似隨意地在化妝間遊走,安東尼奧加德還一邊上妝一邊敘述自己學舞的動機。隨著彩排開始,攝影機也正經起來,它會隨著新娘的舞步搖到排練室的盡頭,也會配合構圖與光線,做出靜止的時刻。最後兩男決鬥的戲堪為經典,當舞者以慢動作表演時,攝影機卻做起劇烈華麗的運動,彷彿跳舞的是攝影機!索拉的詮釋不僅發揚了佛朗明哥舞熾烈的熱情和修長的線條美,也完全掌握了電影感,在光禿禿的背景前,創造了炫目而自覺的電影語言,在極簡中建立視覺的奇蹟,也奠下三部曲的模式。

【卡門】CARMEN
安東尼奧加德飾演一位編舞家,卻苦惱於尋找不到最新作品「卡門」的女主角人選,最後他中意的是個舞藝並非絕佳、卻能散發卡門般致命吸引力的女子(Laura del Sol飾),當他找到了心目中完美的卡門時,卻發現生活竟然模仿著藝術,他也瘋狂地愛上了舞臺下的卡門。但是卡門同時也心繫著正在服獄的男人,於是現實裡的情敵也化為舞台上的死對頭。加德最後殺了不專一的卡門,但這是舞台上的演出?還是現實中的情殺呢?

【卡門】是三部曲中的第二部。這也是索拉與「佛朗明哥舞之王」安東尼奧加德的再度合作。索拉在【卡門】顯露的企圖心更大,他想把這個發生在西班牙、卻被比才歌劇給發揚光大的故事,搬回西班牙。我們看到頂尖的西班牙吉他家Paco de Lucia即興地把歌劇音樂改成佛朗明哥音樂;安東尼奧加德的編舞更融合了帕索多伯(pasodoble)、沙維連納(sevillanas)、佛朗明哥芭蕾(flamenco ballet)和法魯卡舞曲(farruca),大力展現西班牙的舞蹈之美。所有努力都指向一個「西班牙」的卡門。索拉的改編也把時空交迭、舞台人生、改編創意等命題,安排得出神入化。既展示了他聞名遐邇的真幻交錯手法,又多添了後設的意義,使一個原本很單純的尋角、排舞過程,衍生為形式與媒介的論述,以及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糾葛,而且一點都未減低舞劇本身的情調,十分高明。【卡門】在坎城得了藝術貢獻獎和高等技術大獎,並且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魔愛】EL AMOR BRUJO
坎黛拉與荷塞看似婚姻美滿,事實上荷塞風流成性,甚至因此引來殺身之禍。可憐的坎黛拉,一方面飽受亡夫的幽魂糾纏,另方面又發現丈夫生前拈花惹草,因此身心俱疲。一直對坎黛拉隱藏愛意的卡梅洛,終於在荷塞身亡後,鼓起勇氣追求她,為了讓坎黛拉擺脫丈夫的鬼魂,他尋求巫師幫助,用吉普賽人召喚亡靈的儀式,以「火祭之舞」讓荷塞的靈魂得到解放,也讓坎黛拉擺脫束縛。直到最後,原來愛情才是最有力的魔法。

三部曲的尾聲【魔愛】,改編自20世紀最傑出的西班牙作曲家法雅的代表作,描寫美麗的寡婦生命有了第二春,但亡夫的幽魂卻纏繞不休,原作中用芭蕾展現的舞姿,則改成了佛朗明哥誘惑的身軀與強烈的節拍,完美詮釋了情慾的細膩風情,索拉則在不違背電影感的前提下,去捕捉其中優美的姿態,也提供了更開明的觀點,來辯證愛情的忠誠與背叛,以及情慾自主的可能性。

導演的話:
早在我正式拍攝「佛朗明哥三部曲」之前,就曾有人請我拍「血婚」的電影版,我想了很久,還是拒絕了。因為羅卡的「血婚」是一齣美麗的舞台劇劇本,如果這已是它最好的表現形式,為什麼要拍成電影呢?這也是我拒絕改編任何文學或戲劇的原因。因為我覺得那像是背叛,某種程度上,一種方便行事。顯然安東尼奧加德也遇過同樣的問題,但卻解決得非常好,就用他最擅長的語言:舞蹈。身為導演,我確信他在改編上做得很棒。而身為舞者,大家都知道他的感性和大師般的技巧。當我看到安東尼奧加德編導的佛朗明哥舞「血婚」的彩排時,不禁深深地著迷。製片Emiliano看我有這麼大的興趣,就問我這次要不要把它拍成電影,我同意了,而且我想拍出當初我看著那些舞步時,難以言喻的魔力。因此,電影【血婚】想要做的是忠實記錄創造的過程。我希望跟隨這些舞者的移動,而讓觀眾看到他們的努力,他們詮釋的能力,他們的能耐與完美。

至於【卡門】,當我還是個孩子時,這個名字就對我有著特殊的涵意,她意味著黑髮,厚唇,而眼睛像是鹿般深邃黝黑的安達魯西亞美女。既代表了一種獨立的女性形象,也是一個令男性趨之若鶩的謎團。讓她廣被世人所知,則是梅里美(Prosper Merimee) 與比才(Georges Bizet)的功勞,他們如同她的父親,一個創造、一個養育了她。但我的電影【卡門】卻是另一個合作的成果,它和【血婚】不同,因為在拍【血婚】時,我到最後還是得被充滿細節、架構精密的劇作所限制。在這裡,我們從零開始。首先,我問自己要怎麼拍「我們」的卡門,而什麼又是最好的方法。想要從歷史理出頭緒是徒勞無功的,卡門的故事,就是個著魔的故事、被熱情吞噬的故事,是愛與嫉妒的永恆爭鬥。我認為我們找到了最好的呈現方法,不論就舞蹈、音樂、還是卡門的故事而言。

從攝影師到導演,也許因為我是個具有特權的觀眾,可以隨意的遊走於幕前幕後,而舞者就在我身旁表演,我幾乎能夠碰到他們,也因此能夠注意到他們的力量、汗水、疲倦、喘息……而這些東西幾乎無法在最終的舞台表演中被察覺。因為觀眾與舞台是有距離的。所以,我想在三部曲中嘗試的是將那些在排練中使我深深迷戀的東西放進來。而且我會試著用鏡頭接觸這些舞者,就像是用我自己的手。

導演介紹
卡洛斯索拉是在布紐爾之後、阿莫多瓦之前,西班牙最重要的電影導演。1932年出生於烏艾斯卡,青少年時期就精於攝影,19歲舉辦個展,1953年進入電影研究實驗中心就讀,之後成為「西班牙新電影」的健將。早期作品深受義大利新寫實主義與法國新浪潮影響,60年代後期與女演員裘拉汀卓別林開始事業與個人的關係,電影也轉往心理的細膩刻劃,並融合柏格曼與超現實主義的影響。80年代與「佛朗明哥之王」安東尼奧加德合作【血婚】、【卡門】、【魔愛】三部曲,再掀高潮。他曾多次獲得坎城、柏林等國際影展的獎項肯定,並多次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作品風格之豐富,也成為檢視西班牙近半世紀政治、歷史與社會變化的重要註腳。

演員介紹
安東尼奧加德Antonio Gades(演員、編舞)
曾任西班牙國家舞團藝術總監與首席舞者,知名編舞家
1936年11月14日生於Elda。1952年就展開他的舞者生涯。他曾在恩師Pilar Lopez的舞團擔任舞者,並在義大利打開江山,除了成為羅馬歌劇院的編舞家,受邀至各藝術節演出外,更被譽為「米蘭的韻律」。之後,他轉往巴黎發展,再度大放異彩,編舞作品與舞蹈演出皆獲頒各項大獎,堪稱全能。然後回到故鄉,成立自己的舞團,並在紐約等地獲得盛大成功。1978年他成為西班牙國家舞團的首任藝術總監。因為和電影導演索拉合作的「佛朗明哥三部曲」叫好叫座,更讓他成為西班牙舞蹈與佛朗明哥舞的代名詞,影響力無遠弗屆。2004年7月20日因癌症病逝於馬德里,舉國哀悼,宛如國喪的葬禮,可謂備極哀榮。

克莉絲汀娜歐若絲Cristina Hoyos
1946年6月13日生於塞維亞,12歲開始表演,16歲就成為職業舞者,她傑出的舞技讓安東尼奧加德印象深刻,不僅邀她入團,並成為他的舞伴。1974年「血婚」首演時,她就是當中的女主角,新娘。她的演出足跡遍及世界,甚至一度在日本發展,成為日本最受尊敬的佛朗明哥舞者。當安東尼奧加德出任西班牙國家舞團總監時,她也加入成為首席舞者。兩人合作無間,除了擔任電影版【血婚】、【魔愛】的女主角,她也在【卡門】退居次線、扮演自己,協助片中的安東尼奧加德排練並訓練飾演卡門的女主角,沒想到近乎本色的演出竟獲得西班牙影評人獎的最佳女配角。她也是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開幕表演的獨舞者,這場成功的演出也讓她聲名大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