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402
音樂出版號:WD-0103
演 出 者:


Title 
畫舫璇宮

1985年佩歷沙獎
1984年東尼獎
1984年格林美獎


百禾文化資訊網


【畫舫璇宮】於’85年榮獲普立茲獎音樂製作類最佳獎項:音樂製作人史蒂芬桑坦曾以【西城故事】、【楊朵】等片揚名好萊塢,並在百老匯舞台有其崇高的地位。

故事以一位名為喬治的大畫家,與島上居民相處,企圖從居民的生活,或愛情、或親情、或藝術中找尋探索屬於最原點的描繪,創造出不朽的鉅作;整部戲的內容,服裝,背景,皆以法國新印象派畫家「喬治秀拉」的點畫為其藍本,營造出別於一般的質感與美感。音樂與藝術的結合,融合出【畫舫璇宮】的超脫。

資料摘自 http://www.geocities.com/mymusicalsworld/sundayinthepark.htm

簡介
當作曲作詞家Stephen Sondheim與名導演Harold Prince於1981年推出二人最後一次合作的音樂劇"那些開心的日子"(Merrily We Roll Along)遭到票房及輿論一致的失敗之後便分道揚鑣。Harold Prince轉而跟Andrew Lloyd Webber合作音樂劇"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開始了另一個階段;而Stephen Sondheim也找到了一位年青而有野心的導演James Lapine。二人在思想上有許多相像的地方,而他們第一套推出的音樂劇便是這套音樂劇。因為這套音樂劇的成功,二人繼續合作了兩套亦非常成功的音樂劇"拜訪森林"(Into the Woods)和"激情"(Passion)。此劇的音樂處理上已經是作曲作詞家最典型的例子,極小型的管弦編制,不協調的和弦和複雜的合唱,以及那一兩首和弦突然變的協調的主題歌曲。

劇本也非常值得再次細味,此劇的內容是講藝術家追求藝術的一個過程,他得到了甚麼,犧牲了甚麼;在他身邊的人又在他心裡佔甚麼樣的位置。就是這種捉摸不定的藝術家心理,讓此劇帶有一種不變的激情與魅力。在百老匯首演的時候,此劇得到了佩歷沙獎,成為了第六套獲上殊榮的音樂劇。曾經演出過此劇的名演員有如: Mandy Patinkin、Bernadette Peters、Babara Bryne、Danielle Ferland、Maria Friedman、Philip Quast、Dana Ivey、Robert Westenberg、Bruce Adler、Howard McGillin、Daniel Evans、Jenna Russell等等。有一點頗值玩味的是下一套奪佩歷沙獎的音樂劇"吉屋出租"(Rent)的作曲作詞編劇Jonathan Larson本身也是Stephen Sondheim迷,在其外百老匯音樂劇"倒數時刻"(Tick, Tick, ...Boom!)亦有一曲"Sunday",很明顯跟這裡的是有模仿成份的喔。

故事
第一幕
一八八四年的法國巴黎,佐治來到一片白色背景的舞台前,開始細語:"設計、製作、張力、平衡、光感、和諧...",一幅畫便即浮現在觀眾眼前,正是George Seurat名畫"A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 Jatte"。("Opening")佐治正在為其女友多特掃描,而她則不斷抱怨著佐治的行為。("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場景來到一個畫展,老畫家祖斯和妻子伊芳批評著佐治的作品,("No Life")另一邊廂佐治為平息多特怒氣答應帶她去看滑稽表演。之不過到時他又固執的決定要先完成畫作才去。("Color and Light")此舉於多特大為惱火,憤而離開。佐治繼續他的畫,他開始畫她的母親、她身邊的護士、船夫、在公園裡兩個都叫絲麗絲特的女孩與兩位軍官等等。("Gossip")

在此時多特跟面包師傅路易開始了交往,但佐治卻平淡的只留意著船夫的兩隻狗。("The Day Off")多特回來時跟佐治說路易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好先生,("Everybody Loves Louis")另一邊廂,兩位絲麗絲特都喜歡健全那位軍官,而兩位軍官都喜歡左邊那位絲麗絲特。("The One on the Left")佐治一再對自己重申對藝術的執著與理念,("Finishing the Hat")在遭遇到祖斯批評挫折的佐治又再次因多特要與他分手而受到打擊。("We Do Not Belong Together")回到公園,佐治和其母對話,("Beautiful")多特亦帶了二人的女兒瑪麗來要拿回她的畫。佐治拒絕,多特狂怒並指他以後都甭想看瑪麗一眼,佐治說路易現在是她的父親,他不能盡此責任。正當公園越來越吵的時候("Chaos"),佐治一聲"紀律!"便把他們靜下來,眾人回到自己在畫中的位置,那幅名作就這樣重現眼前。("Sunday")

第二幕
眾人還在抱怨陽光太猛的同時,("It's Hot Up Here")時光已經飛逝到一九八四年美國芝加哥。藝術家佐治(第一幕佐治之曾孫)製作了幻燈藝術品把曾祖父的畫作以新方法重現眼前。("Chromolume #7)九十八歲的瑪麗亦是坐上客,而佐治則在贊助、藝評、觀眾、朋友、同行之中尋找平衡點。("Putting it Together")瑪麗憑那幅畫回憶起多特,又為她的孫兒擔心。("Children and Art")不久瑪麗病逝,佐治來到巴黎,他閱讀著多特的文法練習簿,心裡有一股迷失的感覺。("Lesson #8")突然多特再次出現在佐治眼前,佐治穿插於一百年前與現在,他問她自己要如何下去。多特卻道:繼續走下去便是。("Move On")終於佐治的心裡又想起了那幅畫,畫中的人們一個個出來,再次回到位置上,之後一逐一向佐治敬禮離開,只剩下一個白色的背景。("Sunday - Fin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