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405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Bruno Ganz
Isabelle Renauld
Fabrizio Bentivoglio
Theo Angelopoulos

Title 
Eternity and a Day
永遠的一天


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中文字幕

摘自 Star Boulevard網站

明天,星期一,亞歷山大將去醫院。醫生告訴他,當痛苦無法忍受時一定要記得來找他。他已經決定離開這棟濱海的房子了,這棟他長久居住的老房子,離開之時,他發現了一封塵封已久的信,發信人是他死去已久的太太,於是他發現了他太太安娜曾是那麼的愛他,而以往的點滴慢慢湧現,他沈浸在過去的時光中…。

雨中,他遇到了小孩,亞歷山大幫助非法移民通過邊界,於是他告訴他一個住在義大利的希臘詩人的故事,說他希望能用母語寫詩及賣詩給希臘的人民,於是,小孩子幫他賣詩,也因為訃些文字,安娜回來,而所有的一切雖然只有一天,但卻是永遠。

最近我跟世界唯一的聯繫,就是這個以同樣的音樂回答我的陌生人。他是誰?有一天早上,我決定去找他,但是又改變心意。還是不知道的好....好保留想像空間。像我這樣獨來獨往,有時我喜歡想像,也許是一個小女孩在上學前與未知遊戲。

一切都發生得好快!令人懷疑的痛楚…醫生突然的沉默…我堅持想找出真相…想知道…然後就是黑暗…不再聽我使喚的身體…這身體的輪廓逐漸消失在鏡中,直到變成陰影…

一切都指向一個事實:在冬天結束前,雲間突然出現的陽光,映出船隻迷濛的剪影,戀人們在日落時漫步水邊,春天將臨的虛假承諾....一切都指出,在冬天結束前…

安娜,我唯一後悔的事,就是我沒有完成過任何事。我的計畫原封不動,東一句西一句的話,沒有意義。

母親,我來道別。我將離去。為什麼,母親?

為什麼事情不如預料?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一定要腐臭在寂靜之中,徘徊在痛苦與慾望之間?為什麼我一生都在自我放逐?為什麼我回來的短暫時刻,都是在我還有幸能講我的語言…我自己的語言…我還能在寂靜中恢愎說話的能力,或找回遺忘的話語…為什麼只有在這些時候,我才能聽到我的腳步聲迴盪在我的房子裡?

關於電影
第51屆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在22部來自全球出色作品的奮力競逐中產生了,希臘大師級導演以【永遠的一日】得到了最高榮譽,而這也是他在五度參賽坎城後第一次獲得金棕櫚大獎。

安哲羅普的電影,是一場又一場的生命之旅,追逐著生命,盼望著理想,影片中依然維持著他獨樹一幟的風格,悠悠的長鏡頭,陰冷灰暗的色調,大量的推拉鏡頭取代剪輯,多霧又多雨的希臘冬景中,佇立著蕭條的人影…感性而富詩意。簡潔的台詞,時空疆界的淡化,飽滿的憂 感傷,讓觀眾無比感動…

1974年安哲羅普洛斯以近4小時描述世局動盪中的一個賣藝家庭血淚的【流浪藝人】首度入圍坎城,得到了國際影評人獎。77年再以「希臘現代史三部曲」最後一部【獵人】角逐金棕櫚,卻得到冷淡的反應。84年「沉默三部曲」第一部【賽瑟島之旅】參賽贏得劇本獎。在95年紀念電影百年的【尤里西斯生命之旅】金棕櫚呼聲極高,但敗給同樣來自希臘半島的南斯拉夫導演伊瑪庫托力卡的【地下主會】,贏得了第二的評審團大獎。五度赴坎城,大會特別將本片安置於競賽片的壓軸,而敬重大師的評審團主席史柯西斯一句「這是他第五次進軍競賽了」,讓這位64歲的電影大師,如願以償地以他第11部作品拿下金棕櫚大獎。

他的作品總有著沉重的政治意識與悲觀的人文情懷,緩慢的節奏,擅用長拍與遠景構圖,整部片像是首感傷的長篇詩作。他自己是這麼描述這部電影:這是一個關於將死的老人,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孩子,兩個人的生命所激盪出來的故事,而故事中的童年代表著希望。

導演介紹
狄奧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

1935年四月生於雅典,在雅典拿到法律學位後,進入巴黎的高等電影學院就讀。1964到1967年間曾為日報寫影評。1965年開始拍第一部長片,由一個流行者樂團體擔網,但這部影片並沒有完成。安哲羅普洛斯是〞希臘新電影〞最具代表性的導演,曾在各大影展中得過許多大獎,作品細膩富有人性,始終維持獨樹一幟的風格,在醞釀的長鏡頭中表現多霧又多雨的希臘冬景,以及景物中佇立的人影,感性而詩意的劇情,簡潔的台詞,超越時空的溫柔情緒,讓氣氛沉默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