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 藏 編 號 :DV03409
音樂出版號:
演 出 者:

Nurgul Yesilcay
Hanna Schgulla
Tuncel Kurtiz
Nursel Kose

Title 
The Edge of Heaven
天堂邊緣


德國電影最佳影片
土耳其金橙獎最佳導演獎
中英文字幕

摘自 天堂邊緣官方中文網站

你可曾留意過,在你身邊的朋友?看似毫不相干的人,彼此的命運卻會緊緊地纏繞在一起,共同經歷、共同體驗,屬於生命中的歡笑與淚水…。柏林影展金熊獎導演法提阿金(Fatih Akin)的最新力作《天堂邊緣》(The Edge of Heaven),將帶你體驗一段關於德國人與土耳第二代移民對生命的感嘆,被「歐洲電影網」評為超越了《衝擊效應》( Crash )與《火線交錯》( Babel )的年度鉅作!

《天堂邊緣》是一部關於寬容與諒解的感人電影,它不但已連續奪下「坎城影展」和「歐洲電影獎」的最佳劇本獎,更代表德國問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天堂邊緣》的拍攝地點,則橫跨了德國 / 漢堡和土耳其 / 伊斯坦堡;片中的六個人,三個家庭,兩個文化相異的國家,彼此的生活在不知覺間影響、交錯,複雜精采程度遠超過真實的人生。導演法提阿金邀請了德國、土耳其兩地一流的影帝影后,在片中互飆演技,全片以一對「土耳其父子」和一對「德國母女」的命運際會為架構,交織出生死、愛恨與得失;更以極細膩、節奏明快的手法,巧妙融合了親情、愛情、異國文化,乃至國家與宗教…等主題,傳達出一種極為悲天憫人的氣息,格局廣闊又深入,在坎城首映時就讓不少觀眾為之動容。

精彩震撼的《天堂邊緣》更在片尾巧妙引用了聖經和可蘭經上關於「亞伯拉罕獻祭」的相同記載,神奇一筆竟化解了人們文化上的隔閡,以及親人之間的愛恨。許多國際媒體認為,《天堂邊緣》之於當今的世界局勢與社會狀態,有著既深刻又宏觀的啟示。

金熊獎導演 法提阿金
柏林影展金熊獎導演法提阿金( Fatih Akin ),是土耳其裔的德國移民,1973年出生於德國漢堡。大學就讀視覺傳播的他,在學生時代即開始編寫電影劇本,投入電影創作。2004年,他拍攝出轟動國際的《愛無止盡》( Head On ),在短短的時間裡迅速竄起,成為德國影壇當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愛無止盡》是法提阿金「愛情、死亡、魔鬼」三部曲的首部影片,是德國近年來少數影評一致讚賞,而票房又大獲成功的影片,成功開啟了新一波德國電影的盛況,也奪下年度的柏林影展金熊獎。2005年,法提阿金的紀錄片《戀戀伊斯坦堡》( Crossing the Bridge: The Sound of Istanbul ),介紹流瀉在伊斯坦堡當地美妙的美妙音樂,也呈現了當地人對身處歐亞文化交會陸衝的看法,法提阿金也在拍攝此片時得到許多創作上的靈感。例如《天堂邊緣》裡的政治基進份子艾妲,就是從伊斯坦堡的庫德族歌手所發想而來的角色。

私底下非常喜歡賈木許( Jim Jarmusch )的法提阿金,擅長在影片中處理錯縱的人際關係,運用平行剪接及時空重置的方式,呈現出如真實人生般複雜的劇情。也許將他與法斯賓達相提並論有些牽強,但在他影片的寫實風格、以及對社會及政治議題的關注,卻還是讓我們不禁視他為德國電影大師法斯賓達( Rainer Werner Fassbinder )的接班人;事實上,從《愛無止盡》開始,德國電影工業逐漸擺脫先前低迷不振的氣氛,開始在票房上重新獲得觀眾的支持,並且在影片的質感上也大大提升,諸如《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 )與《縱慾》( The Free Will )等都是這段時期所製作出來的影片。而在這波百花齊放德國電影的新新浪潮中,法提阿金則被視為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劇情大網
在大學任教的奈賈,對年邁父親包下紅燈區妓女葉塔的作為無法認同,直到發現葉塔總將辛苦錢,寄回伊斯坦堡供女兒艾妲求學,這才有所改觀。不料父親因意外殺死葉塔而遭判刑,愧疚的奈賈為幫葉塔完成遺願,決定遠赴伊斯坦堡尋找她的女兒艾妲;卻不知激進的艾妲為了逃避警方追緝,早已悄然來到了德國…。

非法入境的艾妲,結識了德國女孩洛蝶、進而同居,卻和洛蝶母親蘇珊娜產生了嚴重衝突。艾妲遭到了逮捕,並遭遣返土耳其入監服刑。忿恨的洛蝶違背母命,獨自跟隨到伊斯坦堡,不料竟意外命喪黃泉…。傷心的母親蘇珊娜接獲噩耗趕到了伊斯坦堡;意外認識了在此經營德文書店、千里尋找艾妲的奈賈…。

在歷經暴烈的人生風雨後,即將出獄的艾妲,能不負死去母親葉塔的心願,開始追尋她的新人生嗎?痛失女兒的蘇珊娜,又能將艾妲視如己出,寬恕並重新接納她嗎?之於曾經獨自扶養他長大、卻不慎鑄下大錯的孤老父親,愛恨俱烈的奈賈,此時又將如何去面對呢?

演員介紹
娜古兒葉絲卡( Nurgul Yesilcay ) 挑戰政治底線

娜古兒葉絲卡( Nurgul Yesilcay )於1976年出生在土耳其的阿菲永省( Afyon ),大學時就讀於埃斯基謝希爾( Eskisehir )的安那托利亞州立藝術大學( Anatolia University State Conservatoire)的戲劇系。畢業後,參與了許多舞台劇的演出,並幾乎都擔綱主要的角色,如《哈姆雷特》裡的奧菲莉亞,以及《慾望街車》的布蘭琪。此外,她也參與電視的演出,並在土耳其當地創下收視率的新高。她的銀幕處女秀是1998年的《Her sey cok guzel ak》。

娜古兒葉絲卡是在演出阿提夫伊梅茲( Atif Yilmaz )的《借用新娘》( Borrowed Bride )一片時,吸引了法提阿金的注意。雖然製片認為她太漂亮以致於不像個政治份子,但法提阿金卻堅持要娜古兒參與演出。而事實也證明法提阿金的堅持是正確的,娜古兒葉絲卡不但具有專業的演員訓練背景,也有著認真的工作態度,得到片場所有工作人員的一致好評。

娜古兒葉絲卡在《天堂邊緣》飾演反抗土耳其政府的基進主義份子艾妲( Ayten ),為了躲避警方追緝而到德國尋求政治庇護,並尋找在德國工作的母親。娜古兒略帶有些中性色彩的外表,以及其成熟的演技,飾演起這位憤世嫉俗又略帶滄桑的艾妲可說是栩栩如生,令人為之驚艷!

漢娜蘇古拉( Hanna Schgulla ) 再創影史經典
被譽為「法斯賓達謬斯女神」的漢娜蘇古拉( Hanna Schgulla ),是德國新電影時期的重要人物,也曾先後與高達( Jean-Luc Godard )、艾陀列•史寇拉( Ettore Scola )及馬可•菲萊利( Marco Ferreri )等法國新浪潮大師合作,在德國影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漢娜蘇古拉於1943年出生於波蘭,並於慕尼黑就讀語言與文學。20歲時,她決定轉向戲劇發展,多次參與慕尼黑行動劇場( Munich Action Theater )的戲劇演出,並因此而結識了德國電影鬼才雷納•韋納•法斯賓達( Rainer Werner Fassbinder )。自1968年起,兩人先後合作了20部的影片,其中,1979年的《瑪莉布朗的婚約》( The Marriage of Maria Braun ),更使漢娜蘇古拉一舉榮登柏林影后!

漢娜蘇古拉表示,她很早就想跟一名土耳其的導演合作。當法提阿金在2004年以《愛無止盡》( Head On )奪得柏林影展金熊獎後,她就注意到這位年輕人。漢娜蘇古拉回憶:法提阿金對電影的熱情以及充沛的創作力,讓她想起了年輕時期的法斯賓達,那樣的充滿自信,睥睨一切。也因此,當法提阿金將《天堂邊緣》的劇本送給她看時,她馬上就被這個獨一無二,跨越文化隔閡的故事吸引了。

漢娜蘇古拉在《天堂邊緣》中飾演一位年邁的德國母親蘇珊娜( Susanne ),為了找尋女兒洛蝶( Lotte )而入境土耳其。她一反過去擅長的戲劇性表演手法,改以更為內斂深層的平實演技來呈現主角內心的焦慮與煎熬,栩栩如生,刻劃入微。其精湛的演技,成功並貼切地呈現了一個年邁母親的孤獨與寂寞,不但使觀者為之動容,更不禁佩服漢娜蘇古拉作為一個德國影壇代表性人物,可說是當之無愧!

唐傑科提斯( Tuncel Kurtiz ) 狂飆影帝演技
唐傑科提斯( Tuncel Kurtiz )是土耳其電影與戲劇界的奇才,演藝精湛的他,不僅參與過如古登堡、斯德哥爾摩劇院演出,更曾踏上法蘭克福市立劇院、漢堡市立劇場以及英國的莎士比亞皇家戲劇院等國際上顯赫的舞台。才思敏捷的唐傑科提斯,同時也是位能編善導的創作者。1980年與瑞士的團隊合作所執導的舞台劇《Lyckliga vi》,使他受到評論家大為讚賞;其次,1981年的劇本《Gul Hasan》為唐傑科提斯奪下了土耳其「安塔利亞影展」 ( Antalya Film Festival )的最佳劇本獎;而他於1986年所參與的以色列電影《羔羊的微笑》( The Smile of A Lamb ),更是受到柏林影展的肯定,榮獲最佳男主角大獎!

唐傑科提斯是土耳其名導伊梅茲•古尼( Yilmaz Guney )影片的重要主角之一。1936年出生的他,在就讀大學期間結識了伊梅茲•古尼,並結為莫逆之交,甚至連服役時都在同一部隊,開啟了兩人後來合作的契機。1970年,兩人合作的影片《Umut》因披露土耳其政府統治下人民生活的困苦,引起了高層的不悅,被土耳其官方明令禁止影片出口到其他國家放映。然而這樣的舉動並沒有對兩人造成任何的打擊,事實上,由於《Umut》偷流出的拷貝在坎城影展大放光彩,唐傑科提斯在片中精湛的演出也使眾人眼睛為之一亮,國際片約接踵而來,至今也演出超過70部電影作品,數量驚人!

唐傑科提斯在《天堂邊緣》飾演居住於德國的土耳其移民阿里。早年喪偶的他,在邁入老年的時期,逐漸體認到孩子長大離家,而自己一人獨居異鄉的孤苦。唐傑科提斯隱藏在平實無華外表下的眼神,精準地透露出角色內心的惆悵與悲哀;其?盡滄桑的容顏,更適切地呈現了早期移民所承受的辛勞,微妙微肖,令人讚嘆!

努莎柯塞( Nursel Kose ) 挑戰神女光環
努莎柯塞( Nursel Kose )於1970年出生於土耳其。舞台背景出身的她,參與過無數戲劇的演出,並也曾在夜總會表演。戲劇、歌唱皆拿手的努莎柯塞,更是個文采豐富的創作者,曾出版過多本暢銷的詩集,可說是影壇不可多得的才女。

有著一副艷麗的外表的努莎柯塞,在土耳其傳統保守的社會風氣影響下,常常只能戴上頭巾,飾演中年的母親角色。但她在《我的母親》( My Mother )的演出,卻吸引了法提阿金的注意,法提阿金認為不應該浪費努莎柯塞獨特的性感特質,因此力邀努莎柯塞參與《天堂邊緣》的演出。

努莎柯塞在《天堂邊緣》中飾演在德國從事賣淫工作的葉塔,為了供養在土耳其的女兒艾妲唸大學的學費,不惜出賣自己了肉體,只求自己的下一代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努莎柯塞的演出,創造了土耳其女性在德國電影裡的新形象,她不可思議地為妓女這種處於社會邊緣與低層階級的角色,注入了某種的神聖特質,使觀眾在觀看時能感同身受地體驗角色所承受的心理活動。努莎柯塞也因為在《天堂邊緣》出色的演出而獲得了有「土耳其奧斯卡」之稱的金橘獎( Golden Orange )最佳女配角大獎!

巴基達瓦克( Baki Davrak ) 跨越文化界線
以演出廣告起家的巴基達瓦克( Baki Davrak ),是土耳其中生代最被看好的男星之一。1999年,巴基達瓦克因演出庫特魯阿塔曼( Kutlu Ataman )執導的《羅拉與比利迪》( Lola and Bilidkid ),吸引了法提阿金的注意。法提阿金表示,當他看到巴基達瓦克在《羅拉與比利迪》一片的演出時,他就開始密切地注意這個演員。「我有預感之後一定會跟他合作」法提阿金說,「有時候你就是知道。」

巴基達瓦克在《天堂邊緣》裡飾演在德國大學任教的土耳其二代移民內奈賈,由於葉塔意外的死亡而至德國尋找艾妲,以完成葉塔希望女兒唸完大學的願望。巴基達瓦克冷列的演技,詮釋起沉默寡言的奈賈可說是恰到好處,不需多說一言一語,就能傳達角色對文化衝突的矛盾,以及對於故鄉與父親的思念,刻劃入木三分,感動人心。

派翠西亞琉克斯 ( Patrycia Ziolkowska ) 綻放同志情
派翠西亞琉克斯( Patrycia Ziolkowska )是《天堂邊緣》所有主角裡,唯一有與法提阿金合作經驗的演員。早在2001年的短片《Solino》,派翠西亞琉克斯精湛的演出即讓法提阿金驚艷不已,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因此當法提阿金構思《天堂邊緣》的角色時,派翠西亞琉克斯早已成為他口袋名單的一員。

派翠西亞琉克斯在《天堂邊緣》中飾演德國大學生洛蝶,為了解救入獄的艾妲而隻身前往土耳其,尋找能幫助的方法。派翠西亞琉克斯波蘭長大的背景,以及相符合的年紀,讓她飾演起洛蝶可說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精準到位。她的眼神,透露了德國新一代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所存在的遲疑與猶豫,以及面對理想的未來所抱持的熱情與冒險精神。

聞天祥影評
天堂邊緣】的苦與樂、笑與淚,透過六個角色的交集,逐步織出一張密實卻柔軟的網…

2004年,法提阿金(Fatih Akin)導演的【愛無止盡】(Head On)透過一個土耳其裔德國籍女子先後經歷「血統」與「成長」兩種迥異身份的洗禮、摧殘,震撼了影迷,也一舉贏得柏林影展與歐洲電影獎雙料最佳影片,聲名大噪。之後他以紀錄片形式拍了【戀戀伊斯坦堡】(Crossing the Bridge: The Sound of Istanbul),表面在呈現土耳其豐富的音樂傳統,卻碰觸到當地複雜的種族歷史背景,也讓新作【天堂邊緣】更能抽絲剝繭進入到他擅長的命題裡。

【天堂邊緣】光在結構上就比【愛無止盡】複雜許多。如果說【愛無止盡】是一個女人的旅程,【天堂邊緣】就是兩個民族的碰撞,這裡面包括了所謂正統德國人、正統土耳其人、以及土耳其裔德國人,但別以為人就如此簡單地被三等分,因為即使在同一塊土地生長的人,也因為各種原因而產生不同的信念,人類的愛與憎往往皆因此而起。跨出界線者,明明最包容,卻反而招致更多的質疑。

這是【天堂邊緣】厲害的地方。一個大學教授,也可能歧視自己父親的情慾出口;同樣的,一個母親表面上再開明,看到女兒和來歷不明的異族女子卿卿我我,也很難視若無睹。偏見,很多時候其實來自於愛;但愛,也成為我們得以跨越的力量。否則,片中人沒必要走這麼一遭,從德國到土耳其,既帶著自己養成的文化過去,也謙卑地理解對方內涵。只不過並非每個人的際遇結果都相同,這當中的苦與樂、笑與淚,透過三個家庭、六個主要角色的交集,逐步織出一張密實卻柔軟的網。

密實,展現在它環環相扣的人物關係上。但要柔軟,更不容易,因為你必須包容地看待橫亙在眼前的羞辱、歧視、以及自以為是的優越感。但編導試圖從「愛的需求」來開始這個故事,再伸出種族、政治、性別、歷史的觸角,不生吞活剝,也不強做解人,卻自有其豐厚與敏銳,然後結束在一個令人動容的固定長鏡頭,鏡頭裡的謙卑、等待,又再回歸愛的原點。

身為一個在德國漢堡長大的土耳其裔人,法提阿金不僅成功地用電影表達了自己,也帶給我們面對衝擊、融合的新視野。